相叶深蓝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拉黑我

【二相 杀老师(人形)&仓田健太】STK 8

【二相  杀老师(人形)&仓田健太】STK

 

简介:世界第一的杀手为了男朋友大战STK。

 

暗杀教室&欢迎来我家


(8)

 

周日,清晨,六点。

 

杀老师率先从两人腻在一起的温暖被窝中醒来,刚入秋没多久的天气室内还是很热的,被子仅仅搭在两人的腰处……因此他一睁眼就看见了亲亲恋人胸口上昨夜自己留下了的红印。

 

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嘴唇,微微闭眼昨天晚上缠着健太折腾了许久的画面就浮在脑袋里面的——还没真的吃到嘴就那么美味,真的完全抱了他的话自己绝对幸福死了。

 

他凑过去又在青年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啊啦啊啦,这种惬意的日子简直就是毒药根本戒不掉啊——杀手贴着青年的嘴唇想着。

 

今天的世界第一杀手依旧在虚度时光。

 

健太在甜腻的亲吻中醒了。

 

“——せんせい?”健太模糊的念叨了一句,挣扎着睁开眼睛就看见杀老师笑得和狐狸一样却依旧好看到犯规。“もう……せんせい,你起得太早了啊!!!”带着鼻音的嘟囔就好像撒娇一眼,头发都睡得翘起来的,可爱极了。

 

“健太君,早上好~”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青年的唇角,杀手笑得是那么人畜无害。

 

揉了几下还有些酸涩的眼睛看了下床头的闹钟:“才六点啊……”休息日想多睡一点结果现在也睡不着了呢。

 

起床吧。

 

揉了一把头发健太就掀开了被子要下床,瞥到下移的视线略过了吻痕重灾区的胸口喉咙里就发出了一声懊恼的哼哼声。

 

杀老师伸出手指碰了一下自己辛辛苦苦啃出来的痕迹看起来是十分满意的:“为师我可是教过美术课呢,分布地多有艺术感啊fufufu~~~”

 

说着就又一把抱住了青年的腰亲了一口后颈,黏糊糊的劲儿就好像新婚夫夫那样子。

 

顺着脊骨一路下滑的亲吻在周末的清晨显得有些激烈了,健太挣扎了两下想着自己肯定能挣开比自己还看起来小了一个尺码男人的臂膀,结果对方就好像被粘在了自己身上一样他也只好安静下来。

 

拉了杀老师的手不让他在自己的身上再多作乱,健太送出去了今天的第一个由他主动的亲吻。

 

计划通!

 

等黏糊劲儿过了之后已经都七点多了,两人这才磨蹭着起身。

 

浴室在楼下是共用的这一点真心不太好——杀老师不合时宜地想着。

 

七菜已经起床了:“早!”她今天穿得很漂亮,全身上下都是粉嫩少女系的装扮让健太一下子就回想到了几年前自家妹子初高中时期的软妹样子。

 

“七菜,你今天……有约会吗?”嘴里还咬了一把牙刷,健太问。

 

七菜帮着妈妈把早餐的面包鸡蛋还有牛奶给端到了桌上:“不是哦,今天我又两个同学要来。”潮田同学和赤羽同学向来形影不离的,今天也是说要一起来呢。

 

“诶?万里江吗?”健太一下就想到了自家妹子的好友,但是如果是她的话七菜根本不需要特别再打扮一下啊。

 

“不是啦哥!”七菜笑着摆摆手,“是男生,你应该没见过的,他来的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下啊!”

 

“……男朋友!?”

 

一下子拔高的声音有些嘶哑。

 

“咳咳咳咳!!!”健太被牙膏给呛着了。杀老师也已经洗漱完毕了,他一手把健太嘴里的牙刷给拿下来另一只手就把他往洗手间推过去:“给我刷完牙再说话啦!!”

 

“诶?七菜的男朋友要来吗?”仓田麻麻问,“妈妈我可要做些好吃的招待他呢!”

 

“妈!!别听哥胡说啦!”七菜脸上本来甜美的笑有些窘迫了,“是普通同学而已!”她的男朋友……不知道倒是还好,听了潮田君的解释之后,七菜认为自己有时间可以和辻本再好好谈谈——相当护花使者白马王子就好好当,默不作声跟在女孩子身后面真是活该被认为是STK啦!

 

“只是普通同学吗?”仓田妈妈的表情看起来可是很失望的,“不过既然是七菜的同学肯定也是要好好招待的呀!!”一句话时间又变得活力满满。

 

总感觉妈妈太热情的话会吓到潮田君他们啊……

 

七菜叹了口气。

 

而洗手间里面,杀老师还在给呛着的健太拍背顺气。

 

“呛到喉咙了,难受QAQ”

 

“……”撒娇吗?好萌!

 

……

 

“是这家吧,业,到了哦!”潮田看了眼门牌确定了一下就对身边看起来懒洋洋没有干劲的男生说。

 

赤羽打了个哈欠:“所以说休息日为什么还要出来啊——”

 

“毕竟是辻本君拜托了嘛!”“还是这么老好人,切。”

 

赤羽业按下了潮田想按门铃的手,自己先抬头看了看有走了两圈最后在一个视觉死角的地方发现了监控摄像头,手按了下门的把手看了下门框。

 

“诶~~~~”他的声音稍微高了那么一点,“防盗是专业人士做的啊……渚,这个仓田家也还是蛮厉害的嘛!”虽说从暗杀教室毕业可是该做的训练什么的赤羽业可是一天都没落下来过,极具暗杀天赋的少年一下子就发现了这明显是专业人士的手法。

 

无论是退役隐藏起身份的好手还是现役的高手,能请到内行人员做这样子的防盗,无论是怎样的人都很了不得呢!

 

“业……”潮田笑了一下招呼同伴赶紧过来站好,然后按下了门铃。

 

没几秒钟他俩就听见了里面的脚步声,是成年的男子。

 

“来——了。”拖长了声音的招呼声像是一下子就被堵在了喉咙口,杀老师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门口的两位男生。

 

断不可能是两天时间亲爱的学生们就发现了自己的踪迹,所以眼前的两人只可能是七菜之前说的那要来拜访的同学。

 

“你们就是七菜的同学是吧?欢迎,进来吧~”不到一秒时间他就接着说了下去,那诡异停顿之后他是立刻就打了个哈欠装作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你是?”乍听到有些耳熟的声音潮田一下子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听过的了,只好冒昧地问了一句。

 

杀老师抓了一把头发眯着眼睛:“我是七菜酱的家属啦!快进来吧!”

 

感谢那天的几十秒小视频太黑太糊,也感谢‘死神’并没有照片存在于世,杀老师暂时还没有暴露的可能性。

 

“那就……打扰了。”潮田拘谨地笑了,换了架子上的一次性塑料拖鞋。

 

盯——

 

赤羽业看着眼前这位穿着不合身休闲衫的男人。

 

太协调了

 

所以……

 

违和感,太重了啊。

 

“せんせい你在门口干嘛啊,一起进来啊?”客厅里面,健太探头出来问。

 

……

……

……

……

……

……

……

 

“诶!!!!?????”已经进屋的潮田渚和赤羽业猛地回头,幅度大到杀老师都替他们的脖子担心,“せんせい!?”杀老师!?

 

“我知道我看起来挺年轻的啦!”杀老师神色不变,“可是我确实是当老师没错的哦!嘛~别堵在这了啊,进屋啦!!!”

 

年轻!?

我从来没将如此厚颜无耻之章鱼。

——TBC——

杀老师:为师我还只是一名柔弱的少年www

评论 ( 4 )
热度 ( 64 )

© 相叶深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