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深蓝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拉黑我

【二相 杀老师(人形)&仓田健太】STK 12

【二相  杀老师(人形)&仓田健太】STK

 

简介:世界第一的杀手为了男朋友大战STK。

 

暗杀教室&欢迎来我家




第十二章

 

和健太他们制订的引出STK的计划是在周六的晚上,事先支开了仓田父母家里只有健太,七菜还有杀老师三人了。

 

“せんせい,你说那个STK真的会来吗?”蹲在楼梯拐角的阴影里面,健太胳膊夹住一根棒球棍,手里拿着亮度调到最暗的手机在编辑着邮件。

 

侧卧在沙发里面隐蔽的杀手悠哉悠哉地掏出震动的手机回复了一句:“放心,回来的。”今天仓田一家终于不堪其扰所以决定全员出去旅游的大好日子,如果不来搞个大破坏简直对不起STK的名头了。

 

“来了——”

 

杀老师出声提醒,细微的拧动门把手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极为明显。

 

健太赶紧关掉手机握紧了手里的球棍。

 

门被推开了,黑洞洞的身影背着月光看起来十分可怖。

 

一米七左右的身形,穿这个大斗篷根本看不清面貌,健太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嗡——嗡——

 

也许是巧合吧,健太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疯狂震动起来,亮起了的屏幕上大大的ママ亮在那边,微弱的光刚好的印出来健太的轮廓。

 

STK显然没想到家里有人,脚步顿了一下立刻从她刚刚打开的后门冲了出去。

 

“可恶!”健太扔下了球棍越过了楼梯想从前门堵住那个黑衣人。

 

杀老师皱起眉头:“女人?”

 

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他可以从对方最细微的一个动作上来做出最基本的判断。

 

也许是听见了楼下急促的脚步声,七菜从房间里钻了出来探头看了眼只剩下杀老师一个人的客厅:“尼桑呢?”

 

“小七菜先回房间吧~”杀老师没有多说,紧跟着健太青年的脚步追了出去。

 

急匆匆的闯出玄关,仓田健太和那人刚好面对面撞到了一起去了,拽的极低的兜帽被撞到的力量给带得飘起来了些。

 

健太瞪大了眼睛:“万里江——”隐藏在昏暗阴影之下的赫然是她妹妹的好友保原万里江的脸。

 

那个看起来开朗可爱的女孩直直看进了他的眼里,女孩扯出了一个诡异的笑脸。

 

“让开健太!”仓田健太听见了他的恋人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子就已经被杀老师往后拽去。

 

但是,与此同时的

 

一股从未有过的剧痛从腹部传来。

 

带着红的银色刀刃从皮肉之间生生抽出,保原万里江站立在原地看向屋子里面赶出来的男人还有她的‘好友’。

 

她咧开嘴在笑着,似乎是在因为对方眼里的惊惧而感觉到开心。

 

“保原……万里江?”杀老师也是见过这个女孩的,不过因为她只是七菜的朋友和他没有关系而从没有在意过。

 

她倒也是天才,能把自己的恶意给隐藏的那么好。

 

“哥!”七菜看着健太被杀老师扶着靠在门框上,手掌捂住右侧的腰腹,掌下的白色衬衫被一抹深色的红迅速的侵占。“哥,没事的,我去叫医生,没事的。”女孩可爱的脸上血色褪尽,颤抖的拿着手机去拨打那个急救的电话。

 

似乎是被这抹血红给刺激到了,杀老师直视着那个手里还拿着小刀的女孩:“你伤了健太?”依他刚才从里面的出来的角度实际上是看不见她拿刀的动作的,但是作为杀手的本能让他嗅到了空气中那股令人不适的仿佛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恶意。

 

赶紧伸手拽住了恋人的衣领将他往后拉却还是让他受了伤——

 

杀手先生向前踏出了一步:“亲爱的保原同学~”他的语尾翘了起来,听起来有一种他其实心情愉悦的错觉。

 

“好孩子可不能拿刀哦——”

 

他这样子说到,又走了一步。

 

在他身后的七菜和半昏迷的健太也许感觉不到,但是直面了世界第一杀手的小女孩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股几乎要把她给压折了的恐怖气势。

 

男人一步一步的逼近,而自己就好像完全无法动弹了。

 

她这会儿就是被毒蛇绞紧了的猎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毒牙在靠近自己的命门。

 

“我自认为我已经可以算是普通人了。”死神眯起眼睛微笑到,“今天我们用一个比较温和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吧。”

 

“为师……其实并不太喜欢这种虚张声势的技巧的。”

 

男人的笑容比四月份的樱花还要艳丽好看,保原万里江却由衷的感觉一阵冰寒。

 

她看见男人抬起了手臂向自己伸过来,她绷紧了神经。

 

白皙的指尖距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有一瞬间她认为自己忘记了呼吸。

 

啪、

 

清脆的击掌声音猛地在耳边响起。

 

一瞬间眼睛睁到最大,整个大脑就好像被人猛地揉碎一样一片花白,余下的只有本能惊恐的喘息。

 

看着她直愣愣的跪倒在地上,杀老师毫不留情的转过身看向地上的恋人。

 

“健太?”他帮着捂住受伤的地方,“还好吗?”低声跟着,比起刚才和保原说话的声音还有低沉一些,但是也更真实一些。

 

模模糊糊的听见了恋人的声音,仓田健太捏住了杀老师的衣角:“せんせい、痛い……”从小到大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被撕裂皮肉的痛苦让他只能低声对着恋人诉苦。

 

杀老师亲了一口他的额头:“没事的健太,救护车快来了哦。”他冷冰冰的看了眼那个入侵者,“有我在的,会没事的。”

 

“嗯——”

 

整个人被杀老师给抱在了怀里,健太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太多多余的力气去思考什么,只能任由自己坠入黑暗。

 

仓田七菜颤抖着问向她的‘嫂子’:“我哥哥会没事吧?还有,还有万里江……她怎么了?她怎么会是,会是那个STK——”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似乎有些超出预期了,还没长大的女孩这会儿完全没办法独立处理现在这个状况,她只能询问家里此刻唯一一个大人。

 

杀老师想了下开口回答:“健太君肯定是不会有事的,至于STK……”他说出了一个令人打从心底发冷的句子,“我想,根本不止一个人。”

 

之前家里失窃什么的或许可能是眼前这个女孩做的,因为她有足够的机会去复制一把家里的钥匙来做这些事情。

 

而门锁被撬开还有信箱里受伤的猫这些的,估计是一名男性——凭一个女人的力气怕是根本没办法强行撬开榎本径特别保证过的门锁的。

 

 

—TBC—

 

深蓝有话说:

我有错QAQ

大过年的我在写些什么QAQ

评论 ( 11 )
热度 ( 57 )

© 相叶深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