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植物组/SA/模特】人形 下

【植物组/SA/模特】人形   下

 

  @ダメmirror 给太太的人偶下也写好了!

私设结局,,,我很喜欢hhhh

 

 

(1)

 

相叶雅纪发现自从自己的手臂断掉过一次之后松本润就特别在意自己的行动了,太高的不能去太陡的不能去,樱井翔对此竟然还保持赞成的态度。

 

“小翔!我才是你的主人!”相叶拄着他的小手杖不满的说。

 

樱井翔单膝跪在他的面前,握着贵族人偶的手:“在下也只不过是过于担心您的一个小小执事而已。”

 

“……我知道啦。”相叶叹了口气,他动了动自己的手看着连接指节的部分闪烁着莹莹的光亮。

 

看了半天,相叶突然问:“小翔,你说我们是什么做的啊?”

 

“陶瓷而已。”樱井翔语气平淡的回答。

 

 

 

 

 

 

 

(2)

 

人偶对于时间的流逝没有什么感觉,相叶和樱井只能看着松本润日渐疲惫沧桑的脸上看出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

 

松本的手指已经有些颤抖了,他把自己雕刻好的饰品戴到了相叶的胸口。

 

“雅纪……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杰作啊。”他说——弯起的眼睛笑意满满,相叶调整了一下胸口宝石胸针的角度歪头看向人类。

 

他笑道:“那是因为你就只做过我和小翔两个人偶而已。”他握住了松本润的指尖。

 

“润,你要死了吗?”

 

 

 

 

 

 

(3)

 

人偶的生命是永恒的,所以松本润并不意外相叶问出这句话。

 

但是他还是很难过。

 

“我猜是的。”他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似乎死亡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很难过的事情一样。

 

“是嘛。”

 

人偶用手杖戳了下他的掌心,相叶雅纪仰头看着松本润:“人类活得真短。”

 

松本润闭上眼睛:“谁说不是呢。”

 

 

 

 

 

 

 

 

(4)

后来,松本润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出现。

 

 

 

 

 

 

 

 

(5)

樱井翔取了一件黑色的外套帮相叶换上。

 

今天大雨

 

手里拿上雨伞,他先一步打开了‘城堡’的大门。

 

“……真是令人厌烦的天气。”相叶头上带了一顶宽檐的礼帽,上面有鸟儿漂亮的尾翎作为装饰。

 

他和影山站在阴影处看着人类们在属于松本润的屋子里走来走去。

 

今天是他的葬礼。

 

 

 

 

 

 

 

(6)

 

“我开始讨厌人类了。”相叶雅纪转身离开,他没有兴趣知道松本润的亲戚有谁友人又有谁——他只知道他的制造者彻底的离开了。

 

琉璃的眼珠子转了转。

 

“小翔……我很难过。”雨滴在地面上砸开,相叶雅纪的声音沉闷一点也没有瓷器的清脆感觉了。

 

他和他的执事相伴走到了松本润为他们做出的华丽城堡中。

 

相叶雅纪看着人类做出来的这一切感觉空荡荡的胸腔里面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可是他的制造者不在了,没人帮他黏上。

 

 

 

 

 

 

 

(7)

当天晚上相叶雅纪依旧像个人类一样让樱井翔帮忙把衣服脱掉躺在了床上睡觉。

 

迷迷糊糊的,相叶雅纪有一种自己真的睡着了的错觉,明明没有想去思考什么脑袋里面却多出了很多自己以前不曾经历过的画面。

 

他在做梦——相叶雅纪是这么认为的。

 

【雅纪~】

 

他恍惚间听见他的制造者在喊自己的名字。

 

梦境里面他似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但是却已经伸出了手去握住了制造者伸出的手。属于人类的手掌握在了一起,掌心传递着温暖。

 

【小翔!!】

 

他在梦境里尖锐的叫出了声,利剑从穿着执事服的男人胸口拔了出来,温热的鲜血喷溅在他的脸上。

 

不对!

 

他是人偶根本感觉不到温度的啊!

 

他抱着逐渐失了温度的人呆立在那边,看着有什么液体从脸上滑了下来混在这血液染上了执事的衣襟。

 

彻骨的疼痛从身后传来,他隐约能感觉到有什么从背后渗透出来把衣服和皮肤黏在了一起,难受也很疼——相叶雅纪不知道那种感觉究竟是不是疼痛,他才也许是的。

 

【大人……】

 

视线逐渐模糊,相叶雅纪猜也许自己快醒了。

 

【别走……】

 

他听见他的制造者哭了的声音。

 

 

 

 

 

 

 

 

 

(8)

 

相叶雅纪醒了

 

他伸着手臂让樱井翔给自己换上衣服之后就望着自己的手臂发呆。

 

“小翔——”他拖长了声音,两只手交握在了一起碰撞出了清脆的响声,“我知道我是什么做的了!”相叶的语气有些天真,又透着些顽劣。

 

骨灰

 

我是骨灰做成的人偶哦!

 

润犯了好大的错误,他玩弄了死人的生命——他把你和我的骨灰烧成了人偶,把我们的灵魂永远禁锢起来了。

 

这是大罪

 

他犯了罪。

 

“大人……”樱井没有说其他什么,只是立在相叶背后半步之远。

 

相叶愣了:“你知道?”也对,我的小翔这么聪明,肯定早就猜到了吧?

 

 

 

 

 

 

 

(9)

 

他开始不断做梦了。

 

有时候是自己在书房读书的时候,执事立在一遍陪伴,雕刻师笑着会询问自己喜欢什么花样的木雕。

 

有时候是草地上三人毫无形象的躺下晒着太阳。

 

有时候是卧室

 

和他现在住的一模一样的卧室。

 

深红色的床上,三个人纠缠在一起。

 

相叶雅纪失神的盯着天花板,绿色琉璃的眼珠子颤动着,他有些想哭但是哭不出来——他的身体是骨灰做的,无法流泪。

 

他不再像是人偶了。

 

他以前曾经是货真价实的人类,死于意外的属于松本润和樱井翔的人类。

 

 

 

 

 

 

 

(10)

 

咚咚咚

 

城堡的门被敲响。

 

吱呀——

 

门外带着眼罩的年轻人偶放下啦手里过大的工具箱笑眯眯的看着开门的执事。

 

“我叫松本润,你好。”

 

 

 

 

 

 

 

(11)

 

既然人类无法陪伴你们到永久,那就当人偶吧。

 

弥留之际,我把自己做成人偶,送给你。

锯下手臂挖下眼睛,把拥有我灵魂封存进去的人偶,送给你。

 

 玩弄了生命的我本就无法轮回,那就让我和你们一起永恒吧!

我们

一起。

 

 

 

—END—

 

 

 

评论(12)
热度(118)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