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SA】我又初恋了 (1-END)

【SA】我又初恋了  (1-END)

预警:SA,微量二相,我感觉很甜

 

当第一片纯白的花瓣从嘴唇间吐出的时候相叶雅纪就知道自己没救了。

 

无法表述的心迹在胸腔里不断堆积最终化为花瓣从口中吐露,相叶雅纪伸手捻住那篇柔嫩的花瓣攥进手心。

 

原来我喜欢他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他这样想着,然后默默将它扔进了垃圾桶里——只是一片花瓣而已。

 

“哟,相叶君下班了啊!”同事务所的前辈樱井翔冲他挥手,相叶雅纪咧开嘴点头。

 

“嗯,樱井君明天、咳咳、再见啊!”他像是以前一样元气满满的打着招呼,说话中途突然伸手捂住嘴咳嗽了两声勉强说完了一整句话。

 

樱井有些担心的看着捂着嘴巴满脸尴尬神色的相叶雅纪:“感冒了吗?”

 

相叶雅纪咬牙迟疑地点头:“嗯,最近换季了——”手还捂着自己的嘴巴说话声音都含糊不清了,只当这个后辈真的感冒有点严重也没在意。

 

拍了两下他的肩膀关照乐几句注意休息之后樱井翔就拿着手里的资料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望着樱井翔挺拔步履稳健的背影相叶雅纪撤下捂在嘴上的手,掌心里两片柔嫩的纯白花瓣安静地躺在那里。

 

“翔学长……”他狠狠摇了下头把花瓣收进口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算一下大概快七年了,樱井翔肯定不会记得自己这个毫不起眼的高中学弟的吧!?在公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完全陌生人的模样。

 

他肯定不记得七年前的夏天午后,曾经有过一个笨拙还有点土气的男孩把用心准备了很久的毕业礼物塞到他的怀里。

 

笨拙的学着怎么去做一个雪景球,把自己的心意放在了里面送给了他。

 

七年的时间,本来以为那份心意早就被时间给磨没了——但是命运却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给他,樱井翔又出现了,带着和高中时期截然不同的成熟气质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份爱也再次燃起。

 

堆叠了七年时间的情感无处宣发,最后凝成了片片花瓣。

 

会死的,相叶雅纪清楚。

 

花吐症这个病他本来以为只是传说中的东西,但是当他真的患上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真的啊。

 

相叶雅纪在便利店买了个口罩带上,好不容易从拥挤的地铁上挨到了家。相叶张嘴,白色的花瓣倾泄而出。

 

怎么可能会被时间磨灭呢!?

 

年少时期的单纯暗恋,持续了长达七年从未开始的单恋,相叶雅纪的初恋。

 

喜欢樱井翔的理由很简单,他长得好看成绩也好性格也好。这样子的天之骄子对于当时就好像杂草一样可有可无的相叶雅纪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说他痴心妄想也好其他的也罢,十几岁的相叶雅纪就是这么傻傻的喜欢了离自己不是一般遥远的樱井翔。

 

毕业了,单恋本来很自然的就应该结束了……但是它却成了埋在相叶雅纪心底的种子默默发芽,七年过去在又一次见面的那天开始绽放,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学长——”相叶雅纪手臂一挥,掌心的花瓣缓缓飘落——零零散散的白色飘在地板上,很好看。

 

喜欢樱井翔,喜欢到无法抑制。

 

这片心意终将铺满这个屋子,让昏暗无比的房间盈满花香。

 

“咳咳——”又一声咳嗽,白色的花瓣落下了嘴角。相叶雅纪歪头看了下掏出手机,躺倒在地上自拍了一张。

 

边咳嗽边吐出花瓣,相叶雅纪扯着笑戳着手机屏幕。

 

MASAKI_RABBIT:

 

花吐き病

 

推特,点击发送。

 

花吐症对于大多数寻常过着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极其遥远甚至还有些浪漫的病症,倒也不乏一些人会把这个病当初一种题材进行各种创作。

 

相叶雅纪长得也很帅气,在推特上也有着不多但也不算很少的粉丝。很快底下就有些留言来说他拍得太过敷衍之类的评论吐槽。

 

他没有去看这些回复,而是盯着手机屏幕上突来亮起的来电通知有些犹豫。

 

“……喂?”手机还在持续不懈的响着,然后暗掉,然后继续亮起。第三次的时候相叶雅纪才接起来这个电话。

 

“花吐症——真的吗,雅君?”

 

“果然有在关注我呢小和~”相叶笑道,“咳咳,花吐症而已不用担心啊。”

 

咳嗽声让电话那一头的二宫和也止不住皱眉:“谁!?那个人是谁!”

 

身为相叶雅纪唯一一个至交好友,即便是这样……他也不知道相叶雅纪喜欢的是谁。就算小时候一起长大,二宫也在约定好一起高考一起念大学那年就被家里人带去了国外进修。

 

虽然还保持着联系但是对于相叶雅纪缄口不提的事情也是没有途径知道的,不过就算许久未见二宫和也也是知道相叶是不可能开这种玩笑的人——他这个竹马从小就笨得单纯善良的要命,怎么可能会拿病症来开玩笑呢?

 

“……没有谁哦。”说了也没用,小和你不是在美国吗?我说了你还能回来陪我嘛?

 

“那我回去找你!”二宫和也捏着手机的力道加了又减,最后只能放缓了语气喃喃说道,“该死的——相叶雅纪你知不知道这是会要命的!”

 

有过的记载报道里花吐症治愈了和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有,但是也有很多患者离开了人世啊,这个笨蛋究竟知不知道他面临的是什么情况!?

 

二宫和也感觉自己非常愤怒,却只能在大洋彼岸压抑着怒气去问他的竹马。

 

相叶雅纪玩着那些花瓣,语气却极为平淡:“碰到花瓣你会传染的哦,小和……我一个人可以的。”

 

指尖捻起一片花瓣对着灯光看着,相叶叹了口气。

 

“我不想吻不爱我的人。”

 

得知自己患上花吐症之后相叶雅纪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了,他不会腆着张脸去跟樱井翔说——我喜欢你到开始吐花了,但是我不想死,你能亲我下吗?

 

亲吻就可以治愈,但是樱井翔不爱我啊——治好了之后他还会再陷入求而不得的循环。

 

那会比死还要难受。

 

就好像七年多前樱井翔毕业了,而他也失去了仰望的目标一样。

 

身边只有无尽的黑暗在环绕。

 

活下去固然重要,相叶雅纪也清楚得很,如果是为了救他一命的话樱井翔肯定会愿意送出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亲吻的。

 

问题是之后呢?

 

亲吻完之后,已经尝到那个滋味的相叶雅纪又该怎么办!?

 

恍惚间相叶雅纪想起了前段时间的再次相遇,樱井翔无名指上银色的指环闪耀的刺目。

 

他不会是自己的,所以相叶雅纪就当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刚入公司的员工,每天能够看看他也就够了。

 

就算是可以带走他性命的花吐症……也没有关系的。

 

“那你想过我吗!你是我的朋友啊!”二宫和也恶狠狠的冲着手机喊出了这句话。

 

相叶感觉自己鼻头开始泛酸:“……小和,对不起啊。”带着满腔对樱井翔的爱意死去,对他来说好幸福了,所以就这一次就好——一生仅此一次的任性。

 

通话被挂断,相叶雅纪关掉手机去看地上零散的花瓣。

 

真好看啊,他对樱井翔无法表述借由花瓣倾泻而出的暗恋。

 

远在美国的二宫和也看着手机半晌发不出其他生意,再次顺着这个号码拨过去耳边传来的就是关机的提示音了。

 

相叶雅纪!!

 

无声的怒吼着竹马的名字,二宫和也咬牙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对自己的助理要求道:“帮我定最快的飞到日本的机票,快点!”

 

谁他妈值得你不要命的去喜欢!?

 

我知道你是孤儿对活着没什么执念,但是你多想想我会怎样!?

 

你有想过你不在了我会多难过吗!?

 

相叶雅纪把自己吐出的花瓣收好在一个塑封袋里放进柜子里,他叹了口气浅色的花瓣随着飘出。

 

才一天而已,颜色就已经加深了吗?

 

苦笑着接通人事部的电话,相叶雅纪缓慢并且坚定的表述自己想要辞职的想法。被问及原因的时候他愣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花吐き病。”

 

辞职事宜办的出乎意料的顺利,也许是因为他还只是个新人职员也许是因为他这个无药可救的病症,得到了同意批复的相叶雅纪拜托人事部门不要把自己辞职的原因说出去之后就把自己扔进不算舒适的床中闭上眼睛。

 

咳咳

 

每说一句话没咳嗽一声就会有花瓣飘出,相叶雅纪粗略的算了一下着花瓣变深的速度——三天吗?

 

三天后,是周六。

 

第二天醒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相叶雅纪摸出手机,不去看多出来的一堆来自二宫和也的未接来电而是冒昧的拨通了心中之人的电话。

 

“樱井君……两天后你有时间来一趟千叶的海边吗?”

 

“当然可以——相叶君,你突然辞职是?”樱井翔的声音顺着手机传来多了一份失真感,小心的询问停在他耳朵里就好像最温柔的乐曲。

 

相叶没有回答,他只是把时间和地点清晰的告诉了他。

 

压抑着想要咳嗽和胸腔撕裂疼痛的感觉,相叶雅纪看着从口中掉落飘在手背上的浅粉色花瓣。

 

他看起来又苍白了些,两只眼睛却亮的吓人——就好像全部的生命力都集中在了那里,一但暗下去便是终结。

 

第一次知道原来两天时间可以过得那么快,相叶雅纪套上一件白色的衬衫和牛仔长裤带好口罩就要准备出门——将一封发往二宫和也手机的邮件设置好定时发送之后,相叶才终于安下心来关好了门窗。

 

 

他约的是一处基本不会有人到的空旷海滩,金色的沙子和蓝到透明的海水和相叶小时候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咳咳。”相叶仰头张开双臂感觉到了海风的拥抱,眼中所看到的景色都是无比的温柔。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相叶雅纪猜也许樱井翔会为了礼貌而早上个十几分钟就到,他四处看了看把手里拿着的一张纸藏在了这边唯一一个高高的树下,沙粒卡在指甲里面有些难受。

 

“这么美得景色真想让你看看啊,翔学长。”相叶喃喃自语,红色的花瓣随着风卷到了海面之上。

 

他缓步向前走去。

 

樱井翔看着空无一人的海边皱眉,距离他到这里已经过了二十分钟,而距离他和相叶雅纪约好的时间也过了五分钟了。

 

迟到了?

 

他突然有些担心那个突然约他过来的青年。

 

【那边的海滩景色很好哦!】沙滩和海洋,樱井翔想起那天青年约他来这里的时候说过的话,既然来了反正是要等人那不如就走走吧。

 

他伸了个懒腰,脱下鞋子赤脚走在干净的沙子上面。

 

海浪扑过来轻柔扫过他的脚面,樱井翔看见有几片深红到近乎黑色的花瓣随着海浪一起过来然后被带到更深的海底。

 

“真棒的景色啊。”他不由感叹。

 

后来他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相叶雅纪的到来——出事了吗?

 

试着去拨打他的电话却是已经关机了,樱井翔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太阳就快要落下还是没等到那个青年过来只能无奈的转身回去。

 

等到公司之后去找人事部要一下相叶君的地址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樱井翔迈着步子准备离开这片海滩。一个小个子的男人匆匆忙忙冲着这边跑过来,甚至撞到了他的肩膀。

 

有点好奇男人的神色慌张,他不由停下了步子。

 

樱井翔看见男人在沙滩上四处张望了一下就跑去沙滩正中的一棵树下,他似乎从沙子里面挖出了什么东西。

 

他看见那个小个子男人跪倒在哪里,随着风的呼声传进樱井翔耳朵里的还有压抑到极致乐的呜咽。

 

“你还好吗?”他走过去好心的问。

 

男人猛地抬头,充血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樱井翔,像兽般凶狠的眼睛里毫无温度。

 

“——我知道你。”男人的视线下移,看到了樱井翔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无预警的——眼泪从眼角流下。

 

“原来是这样吗……就是因为这样吗——”他说。

 

这幅模样看着就像魔怔了,樱井翔突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我叫二宫和也。”男人说,他的声音和表情截然不同——听起来冷静极了。

 

二宫伸手指了指这片无垠的海对樱井翔扯出了一个笑:“这里,是他的千叶。”他另一只手攥紧了一张纸。

 

“而他……却不是我的相叶了。”

 

“你知道花吐症吗,樱井先生?”

 

“你记得相叶雅纪吗,樱井先生?”

 

后来那张纸被二宫和也收了起来。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时间,生命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洛丽塔》

 

相叶雅纪又一次的初恋,持续了七年多的初恋结束了。

 

樱井翔回到家里手指僵硬的打开了自己的柜子,摆在中间看起来有些简陋的雪景球和放满奖状奖杯的柜子有些违和。

 

他取过那个雪景球,把方形的底座取下。

 

中间有个夹层。

 

打开。

 

里面的有一张小小的大头贴一样的照片,照片后面写了一行字——学长,我喜欢你。

 

樱井翔呼吸滞住了,刚才在海边二宫和也紧紧揪住了他的衣领对他怒吼。

 

“你把我的相叶还给我!!”

 

“翔君?”

 

他身后,女性温婉的声音在问。

 

 

—END—

 

 

 

深蓝有话说:

来个简单粗暴的群宣:132136035

欢迎来找深蓝玩~~~本群用作催更。。。。我怕我一直拖下去坑始终填补上了www

欢迎要催更的直接进群死命敲我!

这篇文很温和吧!玻璃渣都没有!我真的感觉挺甜的QAQ

再来宣一发爱情万岁的预售~~~~

评论(46)
热度(110)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