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SA】让我照顾你

【SA】让我照顾你

 

建议:搭配五月天-让我照顾你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公园内的长椅上坐在樱井翔的身旁,相叶雅纪低着头手里还拿着一根不断融化的冰棍,液体滴在土地上晕开了一小块深色的印记。

 

看着这样的他樱井翔有些不解。

 

哭了吗?

 

细长的刘海垂着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表情,樱井翔不懂也不是很想了解他这会儿的悲伤,他手里还拿着一杯奶茶——杯壁上凝着水珠,樱井翔把他塞进了相叶雅纪的手里。

 

“喝吧。”他说。

 

只不过失恋而已啊,有这么难过吗?

 

好友交往了一年的女友在今天正式跟相叶雅纪分手了,对感情一直都非常认真相叶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来求助他的好友樱井翔了。

 

我真的想说些什么安慰的好话的——

 

樱井翔叹气,什么‘她说不定只是有苦衷她还是喜欢你的’这种句子怎么都出不了口,一想到前两天那个女孩还没和相叶雅纪分手的时候就红着脸对自己提出邀约——内心的厌恶就不由自主升腾起来。

 

他把相叶手里那根快要化掉的差不多的冰棍扔掉转而拉住他有些冰冷的手掌:“走吧,我请你吃晚饭。”

 

相叶雅纪这么好,为什么她会想要分手!?

 

回去的路上相叶雅纪红着眼眶任由自己被这样拉着,偶尔听见一声声抽噎的声音樱井翔的心口也跟着像是被勒住了在疼。

 

两人的影子被夕阳拉长映在地上,手牢牢的牵在一起。

 

“周六有祭典,要一起去吗?”樱井翔问。

 

“……嗯。”他点头,声音都闷闷的,“小翔不用这么安慰我的,我没那么脆弱的!”他认真的对自己的好友说。

 

樱井翔愣了下随即回答:“你伤不伤心是你的事,我想对你好一点是我的事情。”他凑过去叼住相叶手里的奶茶吸管喝了一大口,“你自己说过的,因为笑了才会开心,我只不过是为了让你笑而努力罢了。”

 

“嗯。”相叶点头,还很难过的他对上樱井翔万分认真的视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祭典肯定会很开心的吧……把那些都忘掉吧!”他给了相叶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会努力让雅纪开心起来的。”

 

祭典真的很开心。

 

浴衣,水球,金鱼,巧克力香蕉。

 

还有盛大的烟火大会。

 

把甜甜的丸子送到相叶嘴边,自己也顺势咬了一口他手里的章鱼小丸子。

 

浅绿色上面还有兔子头像的浴衣是樱井翔去年送给相叶的生日礼物,少年把自己最灿烂的笑容呈现给了樱井翔。

 

“小翔,谢谢你!”

 

有这么一句话,就算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得到也足够了。

 

樱井翔这样想着。

 

他的眼泪一落下就好像刀子下在自己的心脏上面,他的笑容一出现就好像百花盛开在自己的心脏上面。

 

“小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相叶问,手腕还拿着一个漂亮的水球,里面红色的金鱼悠哉游着。

 

烟火在相叶侧脸上投下斑斓梦幻的色块,看起来好看极了。

 

不该是这样的——

 

樱井翔喉咙里发出不怎么清洗的咕噜声,他抓住了相叶有些单薄的肩头向前倾身。

 

这也许是一个拥抱?

 

看着好友越来越近的脸相叶这么认为,但是心底隐隐也感觉到了哪里不对——这个角度不对?这个眼神不对?这个气氛不对?

 

直到两个少年柔软的嘴唇相贴,章鱼烧和巧克力香蕉的味道混杂在一块儿又因为对方本身的味道而变得无比美味。

 

“雅纪……”樱井翔没有太过深入,只是最轻柔的含着他的嘴唇。

 

相叶红着脸,眼睛也变得十分水润。

 

额头抵着好友的肩膀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相叶无措的喊着他的名字:“……小翔?”腰被他抱着,手掌心隔着单薄的浴袍似乎可以烫伤他的皮肤——樱井翔的目光如火让他无处可躲。

 

“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知道你喜欢的游戏是什么,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你知道我喜欢的游戏是什么,你知道我的很多事情——我也想更多的了解你。”

 

“你知道的……我肯定不会离开你!”

 

“呐,雅纪!”

 

“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少年问。

 

烟火之下温柔如斯。

 

 


评论(15)
热度(106)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