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深蓝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拉黑我

【SA】会傲娇的猫系和打直球的犬系

【SA】会傲娇的猫系和打直球的犬系

 

(校长 X 保健室老师?)

 

听说学校医务室的绫野老师去度假了,来替班的是一位大帅哥哦!

 

作为校长目前只被当成管理者的鸣海凉介并没有权利来决定人员的去留选择,所以他是在那位替班的保健室老师来的时候才真正见到这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端正的坐在客座沙发上,说不定这个姿势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有种很乖乖的味道。

 

“你就是新来的保健室的老师,我是这间学校的校长鸣海凉介。”校长先生像他伸出了手,医生挑眉伸手和他轻轻握了一下就立刻分开。

 

总感觉被嫌弃了。

 

不过他好像是在职医生,可能有洁癖吧?

 

鸣海校长想到,虽然感觉有点不开心但还是把这个情绪藏得很好。

 

“毕竟是绫野老师亲自来拜托的……叫波多野卓己,本职工作是帝都大学附属尖端医疗中心的门诊医师。”

 

医生站起身子冲他微笑:“校长先生这段时间还请多关照了!”医生长得真的非常帅气,黑发修剪的很整齐,白色的医生袍似乎是被修过的,很衬他细瘦的身形。

 

“请多关照。”

 

很好相处啊,波多野老师。

 

鸣海松了口气——虽然这样子很不礼貌,但是这所学校里面老师才更像问题儿童,唯一一个可以治愈人心的大姐姐走了,但是现在看来新来的这位医生也是治愈系的啊。

 

所以说白衣天使真的是天使啊。

 

日常胃痛的校长先生感到很感动。

 

不过

 

……

 

……

 

没两天校长就发现这位波多野医生也不是很让人放心的啊!

 

照常下午的时候敲开保健室的门他就看见波多野医生在桌上已经摆上了一份三层的甜品塔和两杯冒着热腾腾烟气的红茶。

 

上品的红茶香味让鸣海感觉心情舒畅。

 

“校长先生要一起来下午茶吗?”医生动作优雅地端起手里的杯子向校长举了一下。

 

要!

 

毫不犹豫的落座,鸣海凉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桌面上的那些甜品。

 

用小叉子戳起蛋糕的样子就好像猫儿一样,往嘴里一塞嘴巴翘起来,喉咙里还发出了类似于幼猫吃饱时会有的咕噜咕噜声。

 

这些都给鸣海对医生的印象加了不少分,随后一件事情才是问题的所在。

 

有个男同学跑进来,好像是因为跑操的时候没保持好平衡胳膊肘在地上擦开了出了血,波多野医生从柜子里去了瓶双氧水和创可贴递给他。

 

“这些小事情还要别人来帮忙吗,快要成年的人可不要太依赖大人比较好哦!”

 

没什么问题对不对?鸣海自己也主张不要再把高中生当初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看的,所以对这个情况也没有多说什么。

 

随后又是两个女孩子相携走进来:“波多野老师,春酱有点头疼想休息一下。”

 

“诶?头疼吗?”医生帮着扶住那个女孩躺在保健室的床上,温声问道,“很难受吗?需要我给你开张病假单先回去休息吗?”

 

女孩摇摇头表示自己就歇一下就好。

 

“那可不行,女孩子还是对自己的身体更上心一点才行!”

 

他竖起手指一本正经的说,毫不犹豫的拿了比开了张病假单塞给一旁还在喝茶的鸣海手里:“校长老师已经收了病假单了哦!”

 

“春酱是吧,快回家休息吧,嗯?”

 

“……谢谢。”

 

女孩脸红着走了。

 

眨巴了两下眼睛,鸣海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波多野老师!!??你这是公然帮人逃学吧,绝对是吧?”

 

医生摇头坐回原位:“女孩子是需要绅士的好好照顾的!”

 

鸣海校长突然相信波多野医生是看在绫野老师的美貌的份上才来替班一个月的。

 

心里无奈,鸣海认真的对一脸无辜的医生说道:“波多野老师!!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一定一定不可以这么做了啊!”

 

“嘛……如果是校长先生你的要求的话。”医生好脾气的点头,黑漆漆的眼睛看着鸣海看不出情绪。

 

每周一次快变成例行的从总公司被专务训话回来之后,鸣海凉介瘫在校长室的沙发里面不想动弹——专务果然是非常讨厌我吧!?他都快被骂习惯了!

 

“校长先生~”没有经办公室主人的允许,医生先生就这么从门缝里钻进来顺手把门关好。

 

他歪头看着脸上大写着‘丧’的鸣海凉介问:“还好吧?”

 

鸣海挣扎的点点头:“啊——”有气无力的。

 

宝宝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精英宝宝了,宝宝已经是只废掉的猫咪了。

 

一脸等着顺毛的样子,医生笑眯眯的蹲在沙发前面毫不犹豫的上手揉着他的头发,顺势低头在他的腮帮子是亲了口。

 

“打起点精神来吧,校长先生?”

 

鸣海·女朋友刚和自己分手·凉介呆了。

 

医生拉着他的手把他给拽起来,声音哑哑的带着活力:“下课之后我们一起去逛逛吗,校长先生最近心情很糟糕呐。”

 

他看着还僵硬着的鸣海凉介:“还是说……这样你会比较喜欢一点?”

 

不是脸颊了,这次他精准的亲在了鸣海因为过于吃惊而微张的嘴唇上面。

 

啾~

 

啾啾!

 

一开始只是普通的贴着,也不知道谁先开始的,单纯的亲亲开始深入。

 

“波多野老师!!”然后,他被推开了。

 

“校长医生有变得稍微好一点了吗?”医生问。

 

“……”

 

鸣海·突然感觉自己其实不是那么直·凉介用沉默来代替回答。

 

医生有些不开心的嘟起嘴:“明明校长先生也是喜欢我的吧?”

 

他理好两人身上有点褶皱的衣服对还处在怀疑自我当中的鸣海凉介说:“还有两天我就要走了,呐,校长先生如果想我的话可以找绫野老师哦。”

 

“我才不喜欢你!”校长脸有些红,他怒吼着道。

 

最后两天鸣海凉介明显在躲医生了。

 

对此医生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表情看起来可没有刚来的那几天温和。

 

失恋了吗?

 

不明所以的学生们传着压根没有可信度的流言。

 

好不容易盼着绫野老师回来了,鸣海校长苦哈哈的去保健室蹭了被暖烘烘的甘草茶。

 

绫野老师撑着下巴颇有兴趣的问:“校长你和他怎么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知道我和他怎么了的!?

 

鸣海摸了摸脸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喜怒形于色的人。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那副样子呢——”绫野老师在想怎么措辞比较恰当,“那个失败了的灰暗表情。”

 

“我、我……他突然亲过来我也没有反应过来啊!”鸣海委屈,说出来求安慰。

 

“所以说是他先主动的然后你拒绝了!?”女老师拍了两下手,“他看样子是真的喜欢你啊,校长先生,你可以先仔细考虑一下。”

 

“能被他真心喜欢,你是第一个。”

 

她说。

 

几天后,被医生的高级甜品和红茶养刁了嘴巴的鸣海校长又一次苦哈哈的跑来了保健室:“绫野医生Q3Q”

 

早有预料的女性笑着招呼着他坐下来,然后自己拨了个电话出去。

 

【田中桑嘛,麻烦跟他说一下可以来接人了。】

 

绫野医生给鸣海泡了杯红茶让他稍微等一会儿。

 

Kya~~~~~~~~~~

 

保健室外的走廊传来女孩子们已经尖锐的尖叫声。

 

门被‘唰’的一下拉开,穿着高筒靴的长腿跨了进来。

 

和几天之前刚分别的样子不同,眼前的男人似乎将优雅高贵这个词给表现的淋漓尽致了。绫野医生微笑着在男人有些锋利的目光中退出房间。

 

男人走到校长的面前弯下腰,嘴唇弯出漂亮的弧度:“小鸣海要答应我了吗?”他的语气里带着愉悦的笑意。

 

软软的嘴唇在眼前开合,鸣海凉介没有思考什么就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吻住了他的嘴唇。

 

上瘾的不是他带来的那些小蛋糕啊。

 

鸣海想着,睁着眼去看闭眸认真和自己接吻的男人,他坐到了自己的腿上手臂绕着自己的脖子,身上的味道令人着迷。

 

吻技再娴熟也无法抵抗对方的仿佛要把自己吞掉一样的吻法。

 

“校长先生——”男人轻喘着倚在了鸣海凉介的肩膀上。

 

他眯起眼睛:“对了!校长先生我有和你说过波多野卓己是我的假名吗?”

 

咧开嘴,粉色的舌尖滑过。

 

鸣海凉介心脏猛地一颤、、、

 

真是的,本来就是为了还切子桑的人情,这下又欠了啊——还要帮她照顾徒弟,好麻烦哦。自己来卧底还要拉上我一起!虽然她有帮我们牵线,但是敢拿贵族当仆人使唤也实在太大胆了啊!

 

所以

 

小鸣海你也一起来帮我吧?


当我的执事怎么样?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43 )

© 相叶深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