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模特组/润雅】告白 1-END

【模特组/润雅】告白   1-END

 

 

 

今天松本润准备向他的前辈告白了。

 

这是相叶雅纪毕业之前最后一次见面了,作为社团后辈的松本润带着精心准备好的礼物来给他送别。

 

地点是相叶的家,参与人物是社团的几位关系好的前后辈。

 

一轮算不上特别热闹的小聚结束,松本润借着要帮相叶收拾一下桌面的残局留下来。他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告白的机会。

 

“小润很难过吗?”松本润才二十岁,还没成年还没能合法的饮酒和抽烟,他端着乌龙茶看边上已经喝酒喝到微醺凑过来的相叶没有说话。

 

前辈已经喝醉了。

 

松本润看着近在咫尺的相叶雅纪的脸一时失语,他万分肯定相叶喝醉了——因为这是前辈第一次和他这么近的接触。

 

在他认知里相叶雅纪是什么样的呢?

 

松本润在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相叶雅纪的时候想了许久,后来才确定了一个答案。

 

相叶雅纪像是个春风一样的男人。

 

温润和煦,但是怎么也没办法抓拢在手心。

 

他在棒球社里和相叶雅纪认识至今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大多数时候相叶前辈都是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松本润见过太多次相叶一个人在天台上叼着盒装果汁的吸管睡着的样子,不算灿烂的阳光投射在相叶的身上,白色的衬衫近乎透明,纯黑的头发折射出一圈光晕——他整个人就好像远在天边的天使。

 

他离自己太遥远了。

 

无数次的,松本润怯于与相叶接触。

 

在离相叶雅纪那么远的认识之后,这一天在他想要鼓起勇气和相叶雅纪告白的时候,相叶的靠近打碎了松本润好不容易鼓起来的那么丢丢的勇气。

 

原来相叶是长这么好看的吗?

 

因为社团是运动类的原因,相叶雅纪皮肤并不是那么白皙,眸子因为喝醉有了些水光,嘴唇是一种很可爱的像是菱形的形状——它带着笑意弯着,松本润顿时有种想凑过去亲一口的想法。

 

“小润,你因为我要毕业难过吗?”

 

相叶伸手戳了下松本润的脸颊,他笑着在问,呼吸喷在松本润的脸上有着清淡甜酒味道。

 

“你都没有笑呢……小润,你在难过吗?”

 

他又问了一遍,笑意盈盈的模样让松本润的心跳不已。

 

松本润扭头专注于收拾桌子,把啤酒罐和果汁瓶子扫进连个大袋子里,叫的披萨外卖还剩不少他把它们都放到干净的盘子里收进冰箱里。

 

他没敢回答相叶的问题,他在逃避。

 

相叶雅纪看着学弟收拾东西的背影嘟起了嘴巴,他感觉这个不理人的学弟一点也不可爱。

 

“小润,不喜欢我吗?”他又问。

 

相叶前辈果然喝醉了,平时的他哪里会用润ちゃん这么甜的昵称叫自己呢?实际上他们连话都没说过多少。

 

松本润无声的叹了口气,把垃圾袋放到玄关那里准备等下自己走的时候顺路待出去扔掉,然后转身。

 

他看见相叶雅纪用一种极其悠闲的动作坐在桌边,腿叠在一起手也撑在桌沿上。他正用一种很难说清楚的眼神在看自己,松本润总感觉前辈那对漂亮极了的眸子认真盯人的模样像极了某一种邀请。

 

“前辈,早点休息吧。”松本润说,“毕业,恭喜。”他给相叶准备的毕业礼物是一条领带,深色的适合相叶惯常会穿的白色衬衫的领带。

 

礼物送完,恭喜说完,虽然告白没有说出口但是松本润认为自己并没有再多的理由留下来了。

 

他退缩了,松本润不敢因为自己原因让相叶雅纪那对黑眸里多少一丝一毫的厌恶或者其他什么,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感觉自己和相叶这一份前后辈的关系就很美好了——也许不作出任何的改变才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相叶不喜欢别人回避自己的问题,或者说——他特别不喜欢松本润回避自己的问题。

 

他向前大跨步,把已经在玄关换鞋子的松本润给又拽回了屋子里。

 

“我想要听见回答,小润。”他的呼吸都带着酒精的味道,熏得松本润头都快晕晕的了。

 

也许我不太适合喝酒——松本润这么想着,他感觉自己也有些醉了。

 

“我喜欢你哦,前辈。”

 

“我也真的很难过的……你就要毕业。”

 

松本润伸手扶着相叶雅纪的肩膀把他推到一个安全距离之内,他认真的看着露出愉快笑容的相叶雅纪感觉嗓子有点发干。

 

“……现在我要回家了哦。”

 

 

相叶咂了下嘴巴,五官都皱了起来。

 

“我讨厌敷衍啊。”他嘟囔着,整个人都扑到松本润的身上,“但是——我不讨厌小润。”相叶发出fufufu的笑,他带着酒味的嘴唇甜兮兮的贴在松本润的脖子上。

 

砰!

 

一朵烟花炸开在松本润的心脏和大脑里面。

 

“相叶前辈?”他的声音都开始在颤抖了,松本润看着身上的前辈开始思考不能。

 

相叶闭着眼睛调整了个姿势,让手臂搂着松本润脖子的动作更加自然:“好歹我比你大好几岁,小润,有些事情还是迁就着学长点比较好哦。”

 

“你只要说出来就好,给学长一点面子好不好,嗯?”

 

松本润确定了,相叶雅纪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是有某一种邀请,一种甜蜜的引诱着自己的邀请。

 

“学长——”他的嗓子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一句好き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松本润感觉自己的心脏痒痒的,再不用点力抓一把就快要爆掉了。

 

“哦,好吧……”相叶好笑的看着慌了神的学弟一眼,他贴着松本润的身体软着声音来了一句,“学长也应该体贴一下学弟的。”

 

咳咳

 

相叶清了下嗓子,带着醉意的眼睛认真的看着松本润。

 

嘴唇微张。

 

“松本润,听好了哦——”

 

“我,,,唔?”

 

他眨眨眼睛,嘴唇被松本润用手捂住。

 

松本润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相叶前辈,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他飞快的说完,顿了一下才把底下的句子说掉,“可以吗?”

 

小心翼翼又特别甜蜜。

 

“当然可以,小润。”

 

酒似乎喝得有点多了,相叶把脑袋靠上松本润的肩膀,他声音黏糊糊的说道:“小润今天就陪我吧……我也喜欢你好久了哦你知道吗。”

 

他又在松本润心里放了一束烟花。

 

“小润怎么这么笨呢?”

 

“看不出我喜欢你,还傻傻的喜欢我这么久。”

 

像是棉花糖一样软甜的嗓音抓挠着松本润的心脏。

 

“我有时候会想啊,我不可以告白的。”相叶的腰被松本润用双手扶住。

 

相叶说着。

 

“小润说不定只是一时迷糊,你总会回到正确的轨道的。”

 

“但是我忍不住了,今天。”

 

“我喜欢你哦,小润!”

 

“超级喜欢,超级超级喜欢!”

 

“喜欢到……在小润喜欢我之前就好喜欢你了。”

 

不断张合的嘴唇被温柔的含住,相叶迷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学弟的眼睫。

 

他们在接吻。

 

“什么时候?”松本润在缠绵亲吻的间隙问。“学长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相叶搂着他回吻。

 

“你刚入学的时候,社团招新。”

 

那天,帅气的学弟拿着棒球社的传单在找他们的活动室。

 

那个学弟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肩膀。

 

【啊,对不起!】

 

学弟有点慌张的道歉。

 

【啊,对不起!】

 

相叶雅纪和他同时开始。

 

奇妙的,完全不同的声音完美重叠在一起,那是相叶雅纪第一次的心动。

 

“我那个时候就在想,刚开学那天那么多人,去棒球社部门的路那么多,偏偏就我和你撞到了一起。”

 

“道歉的话那么多,偏偏我和你说的节奏字句一模一样。”

 

“说不定是上天注定我和你相遇的呢?”

 

带着醉到有点迷糊的学长到了卧室,松本润一下一下啄吻着相叶的脸颊和嘴角。

 

“没错。”

 

“上天注定我和你相遇。”

 

你看,那天我有那么多社团可以选择,偏偏我进了不是那么擅长的棒球社。

 

你看,上天注定我们相遇,就连我们动心的时刻都一模一样。

 

松本润用手扶着相叶的脑袋,低哑着声音问:“学长,我可以亲你吗?”

 

“……你不是已经亲了吗?”

 

唔,说的也是。

 

 

 

 

—END—

 

 

 

 

 

 

深蓝有话说:

再次重申一下,深蓝是个甜文写手,为什么总会有人以为深蓝会虐呢【沉思】

评论(3)
热度(118)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