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慎fo

禁转载


all雅

fmkn







我吃什么cp关你p事啊

【竹马/二相】薄荷糖 2

【竹马/二相】薄荷糖  2

 

 

养成(也许)

 

 

医生退出了病房带上了房门,不大的空间里只有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在沉默的对视着。

 

“你看看我,雅纪。”二宫和也用了自己这辈子最温柔的嗓音在对瑟瑟发抖的男人说,“你看看我——我是小和呀。”

 

他半眯着眼睛柔柔地说着。

 

“我长相一直没怎么变得,你仔细看看呀。”

 

相叶雅纪像个孩子一样,他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想去碰二宫的脸,二宫赶紧握住了他尚且冰凉的手掌直接贴上了自己的脸颊。

 

二宫望着相叶带着胆怯的脸上逐渐绽放了一抹不明显的笑,然后下一秒他的眼泪掉的更猛了。

 

“小和……”他叫着,眼泪掉在二宫和也的指头上,烫得他心慌。

 

相叶用手指细细的描着二宫的轮廓,他整个人都扑了过去努力把自己塞进了二宫和也的怀里:“呜呜、小和……我找你找了好久。”

 

“哪里都没有找到。”

 

“好冷、身上也好疼啊。”相叶的声音弱得似乎手一挥就能扑散,二宫没有说话脑子里却几乎已经能够想象得出相叶的无助。

 

相叶的家人都在千叶,他又是个怕生的人几乎有什么事都会来找二宫一起解决,而这次自己竟然没有能护得好他。

 

相叶抽着鼻子小心的收紧抱住二宫和也的手臂,他的脸埋在二宫的肩膀上,声音闷闷的:“我以为小和不要我了。”

 

不要你了?

 

他愣了下抿去嘴角的一抹苦涩。

 

雅纪,明明是你说绝交的,明明是你不要我的啊。

 

上一次听见相叶雅纪叫自己小和是什么时候?似乎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的他更多时候都是ニノニノ这样子叫自己的。

 

二宫叹气,却不想和现在的相叶雅纪再多说这些事情。心里难受于相叶记不得他们相处二十年时光的同时其实也是有点窃喜的——不记得了,是不是就代表绝交的话语就是没有说过了?

 

“怎么会呢,我们不是最最最好的朋友吗!?”二宫挑眉反问,这话是十多岁是他们刚认识那会儿相叶一直会说的话。

 

十几岁的相叶雅纪曾那么雀跃的说出这句话,那个时候的他会张开手臂抱住二宫嬉笑的说。

 

好朋友?

 

相叶雅纪的眼睛里面还含着泪,他稍微退出了一点二宫的怀里表情又一次变得小心翼翼的,他看着面上没有表露出什么心思的二宫和也张嘴。

 

二宫和也看着他的相叶雅纪怯生生的开口,落出他嘴唇的句子伴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声音敲在他的耳膜上。

 

一时间他感觉不到其他,只能看到相叶更加慌张的表情和不断开合的嘴唇。

 

【小和,那我们现在是有在一起了吗?】

 

像是懵懂少年一样,相叶带着期盼和惶惑对二宫说出了这句话。

 

二宫和也不知道相叶还记得他们之间的多少事情,只知道相叶现在表现的像是十几岁的相叶——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他看着相叶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那对刚有些亮光的眼睛逐渐又回归于死寂。

 

没有嘛?

 

相叶感觉自己肺部好像烧灼起来一样疼痛难忍,慌张感挤压着他的胸腔几乎让他无法呼吸。他不知道该怎么了——就好像自己刚发现原来是那么的喜欢着他的小和的时候一样。

 

他以为他们长大了还会在一起,但却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意思。

 

不是吗?

 

原来……不是吗?

 

他发现又有些想哭的感觉涌了上来。

 

——我该怎么办?

 

相比起之前身体的疼痛,现在他只感觉心脏处传来的窒息感更加难以忍受。

 

刚才的他甚至没有认出来小和,还说出了这种话。

 

会被讨厌的吧?

 

就是因为可能会被讨厌才会没有说出口过,相叶以为他们都长得这么大了自己也肯定说出来过了——比较小和这么聪明,他从没想过自己能瞒过他这么久。

 

原来没有吗?

 

这一刻的相叶雅纪感觉自己还是永远的醒不来比较好,没什么比二宫和也的厌恶更能让他心碎的了。

 

“别哭了,雅纪。”

 

“我只是没想到雅纪还记得这个而已……”二宫轻声安慰着他,用指腹抹开了他眼角的泪水,“我们一直在一起的哦,只不过你忘了而已。”

 

他张开手臂又一次抱住了相叶的身体,二宫和也明显能感觉到他的放松下来的身体趋势。

 

“你得再休息会儿,雅纪我在这陪着你呢。”

 

维持着拥抱的姿势他落了一个吻在相叶的头顶,在他看不见的角度二宫和也神色复杂。

 

相叶乖乖听话睡了下来,他望着二宫笑得温柔的脸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手指却不愿松开二宫的衣角。

 

二宫把他的手握到自己的手里,等到他睡着了才放心把手塞回被子里。

 

相叶的睡颜很安静,二宫仔细的看着这张一周未见的脸开始发呆。

 

“原来是这样吗。”

 

因为你喜欢我,所以才会在我说有女友的时候接受不了而离开。

 

现在想想相叶雅纪的喜欢确实有迹可循,十多年前相叶就曾无数次的说着他们要一直在一起,他却只笑过相叶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幼稚。

 

想起来他和自己不再那么亲密就是自己和他说过有喜欢的女孩之后的事情了。

 

二宫发现他们认识的这么多年里面,相叶雅纪身边出现过的只有自己,而自己却不是这样。

 

“相叶雅纪,你该有多难过啊。”他动了下身子做到了病床边上,伸手捧住相叶带着点暖的脸颊,“告诉我……你得有多伤心啊。”

 

二宫和也不知道守着暗恋之人这么多年的感受,也不知道那个人喜欢的从来不是自己的感受,但是二宫和也知道相叶雅纪难过的样子。

 

他得有多难过才能狠得下心来和二宫绝交?相叶雅纪感情非常丰沛,二宫和也想象不到他是有多努力才能藏住自己刚刚才发现的滚烫爱恋。

 

“——对不起、对不起。”二宫和也喃喃念到。

 

你要是说出来的话,早点跟我说的话……

 

是啊……如果早一点的话。

 

二宫和也捂住脸苦笑了一丝,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友,刚交往没多久的女友——他们绝交的起因。

 

“对不起,雅纪。”

 

他走出了病房。


 
评论(5)
热度(106)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