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SA】シザースタンド 1-END

【SA】シザースタンド   1-END

 








对于樱井翔的第一印象,相叶握着笔在想着。

 

——温柔的长辈。

 

虽然不是真的长辈但是长自己十一岁的樱井翔刚好是用兄长可以称呼,胡闹之时用声‘叔叔’称呼也不为过的年纪。

 

十六岁的相叶雅纪最近突然对于邻居的樱井家突然感兴趣了。

 

原因始于两天前樱井翔下班回家到家门口的路上捡到没带钥匙在爬围墙的相叶雅纪开始。刚社团活动结束的相叶雅纪一身宽大的衬衫和运动短裤,两手扒着墙头一条腿也跨了上去,还有一条腿抵着墙面哆嗦着要往上跨。

 

夕阳红彤彤的像是路口新开的那家点的招牌鸡蛋拌饭的红色蛋黄,相叶看了眼太阳又看了眼拿着钥匙准备开门的樱井翔感觉没吃晚饭的自己有些饿了。

 

两人在红色的霞光下面非常不浪漫的对视了很久,在相叶回过神来继续努力蹬着腿往上翻的时候樱井开口:“相叶君……你要不要来我家阳台上翻?”

 

樱井翔穿这身西装望着这堵也就年轻人才有精力爬的墙头,又看了眼自己家的院子和门口:“你翻进了院子也没钥匙开家门啊?”

 

“……”好不容易把另一条腿挪上墙的相叶雅纪坐在上面愣着看向那个一脸平淡如水的大人,“!!??”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表情充分表现出了什么叫做‘吃惊’的少年眨巴着眼睛:“牙白,忘了。”

 

“……下来吧,相叶君。”樱井·成熟的大人·翔忍住脸上忍不住向上牵动的肌肉对那个还呆坐在墙头上的少年说。

 

不知道究竟是夕阳的原因还是少年本身,樱井把这个小少年招呼进家门的时候看见了他通红的耳尖。

 

两家唯一靠的近到可以爬过去的就是二楼的小阳台,相叶把自己的书包先放在了樱井家里活动了下手脚就开始攀人家的阳台:“麻烦你了樱井先生!”

 

樱井翔望了眼也就大人一步可以跨过去的距离也没担心,只是让他进屋之后别忘了书包还在自己这。

 

相叶小心翼翼的翻进自己家的阳台立刻举双手说自己这就过去拿,少年乐呵呵的把窗户关好就蹬蹬蹬的下楼出门跑去了先一步开了门的樱井家门口。

 

“下次记得带钥匙啊,小朋友。”樱井翔笑着顺嘴关照了一句这个看着有些冒失的少年,然后……这个少年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白了下去。

 

相叶眨巴着眼睛望着这个温柔的大人:“钥匙……忘拿了。”阳台的窗户刚才还被自己顺手给关了。

 

“……小朋友你要不现在我家把作业给做了?你父母是九点下班到家?”

 

“嗯……”

 

第一次的正经的交谈怎么想都是二十四分的尴尬,相叶雅纪在樱井翔家里还蹭到了一顿十分丰富的外卖晚餐,做完作业之后还得以在人家的客卧里小睡了一会儿。

 

总感觉怪怪的。

 

悄咪咪从阳台后面观察了樱井翔两天的相叶雅纪想着。

 

他还记得之前那次小睡之后懵懵被樱井翔喊醒的事情,相叶的右手握住了自己的左腕想着:“……好奇怪啊。”

 

大概是喊不醒睡得太熟的自己,迷迷糊糊的相叶雅纪是全程被樱井翔牵着手腕给领回自己家的。

 

太亲密了。

 

十六年人生中只有作业和棒球的小少年对此刻似乎还残留在手腕上的温度十分在意,于是开始观察樱井翔日记。

 

 



《樱井翔观察日记》节选

 

 

XX年XX月XX日   晴

 

樱井翔七点钟准时出的门,灰色西装。

 

樱井翔今天叫的是披萨外卖,六点半准时到家。

 

 

 

 

 

 

 

 

 

XX年XX月XX日   多云转雨

 

樱井翔七点钟准时出的门,黑色条纹西装。

 

预报有雨没有带伞。

 

要不要提醒一声呢?

 

 

樱井翔七点二十七分到家,遭到雨了。

 

没有外卖。

 

 



 

 

观察樱井翔第二个月又是二十五天的相叶雅纪注意到因为一场大雨樱井翔第一次打破了个把多月都没破坏的行程表时间。

 

这么大雨都上新闻了估计也没有外卖了吧?

 

相叶仰着脑袋望着外面噼里啪啦下着的雨。

 

因为工作需要出差的原因,同一家公司的父母今天一整晚都在九州那里暂时回不来,早就做好的丰盛饭菜和自己昨天买的一大盒没有拆的蛋糕还藏在冰箱最下层。

 

“就当是谢礼。”相叶对自己说。

 

他又一次从阳台探出头去看隔壁的樱井翔——就这一次哦。

 

舍不得小蛋糕的相叶雅纪皱着鼻子不去想这是自己花了小半个零花钱买的高级甜品,他只是怕那个只会叫外卖的大人饿晕在家而已。

 

相叶套了个外套又找了大袋子把食盒和蛋糕都装好就冲出了家门——他记得带钥匙了。

 

雨是真的很大,十几秒的路程就把相叶给浇得透透的了。

 

手指刚挨上樱井家大门才敲响一声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樱井翔皱着眉把这个一身湿的小少年给拽紧了家里,像是一点也不在意干净的玄关都是雨水。

 

“小朋友?你来干什么?”他问,屋子里的暖气打得很足,突然到了暖和的地方相叶反倒是因为这个反差而不断哆嗦着。

 

被雨水弄得一绺一绺的头发还在把冰冷的水滴往相叶的脸上送着,小少年把大袋子给提起来送到樱井翔面前:“樱井先生,这个是谢礼……那个上次谢谢你了。”

 

时隔两个月的谢礼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相叶小少年没想那么多只是举着大袋子希望这个大人赶紧接过去,很重的。

 

樱井翔确实接过去了,脸色却看起来很不好的把小少年直接拽进了屋子里面:“你是笨蛋吗,小男孩?”

 

“这么大的雨——”他把湿漉漉的相叶雅纪往沙发上一放就转身进了浴室找了一条干净的大毛巾给他,“秋天了,会感冒的。”

 

相叶雅纪闭着嘴没有说话任由大人拿着毛巾给自己擦头发,他沉默了几秒还是开口了:“那个我先回去了,樱井先生……”

 

擦了也是白擦啊。

 

“回去!?”

 

“这么大的雨你还想回去?”

 

樱井翔的声音一下就冷了下来,他转头看着窗外隔壁没光的房子:“今晚就呆我这了听到没有?”

 

“……诶!?”小少年呆了。

 

“刚好你有带吃的过来,明天还是大雨已经停课停班了,有什么事雨停了再说。”樱井翔蹲在沙发前面继续给这个已经半干的小少年擦头发,“你爸妈今天不在家对吧?”

 

“唔嗯。”

 

相叶回答的有些懵,似乎反应不过来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结果,他抽了抽有些痒的鼻子打了个喷嚏。从樱井手里接过毛巾继续擦。

 

樱井翔翻箱倒柜地找了一件自己的衬衫和以前买回来却被人嘲讽过品位的迷彩五分裤出来给相叶雅纪:“浴室里面我给你放了水,先洗个澡,我去热菜。”

 

语气可以说是十分温柔了。

 

那我头发不是白擦干了吗?

 

相叶雅纪抽着鼻子这样想到,然后乖乖进了浴室。

 

望着小少年通红的脸颊樱井忍不住笑了。

 

他把窗口的帘子给拉好就去厨房忙活去了,樱井翔表示这个小少年真的十分有趣了,动不动就红脸红耳朵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天天躲阳台后面偷看自己的小痴/汉样子。

 

像只兔子。

 

挺好逗的。

 

二十七岁的樱井翔从两个月前突然迷上了反观察相叶雅纪的活动。

 

每天自己出门的时候都可以看见穿着身小兔子睡意的相叶雅纪蹲在毫无着眼效果可言的阳台上看自己,下班的时候也能看见一身运动装蹲在阳台上的相叶雅纪。

 

认认真真‘偷看’自己的小少年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

 

宁愿冒着雨给自己送吃的的相叶雅纪也可爱的不得了。

 

樱井翔好不容易正经进一次厨房热好的饭菜相叶雅纪还是没有吃到,等樱井忙活好了之后发现这少年还没从浴室出来。

 

喊了两声还没人回应他就推门进去,发现这个少年早就睡着在一片热水里面了。

 

脸颊还是通红的,额头也是滚烫的。

 

赶忙拿了块浴巾把湿漉漉光溜溜的少年裹起来送进卧室床上,樱井翔又开始翻箱倒柜的找退烧药。

 

“我真是欠你的。”他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个睡得不安稳的少年,“小朋友,你说你暗恋我就正经告个白又能怎么样?”

 

搞个送饭吃什么的,还把自己弄病了。

 

“笨蛋啊。”樱井翔把被子给少年盖好了就坐在一旁看这个小朋友的睡脸。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了,两个月前少年迷迷糊糊在他家睡着的那次樱井翔也这么看过顺手还拍了百来张的睡颜照。

 

平心而论,这个小少年长得是真的好看。

 

清秀没有这个年纪大部分少年会有的粗糙感,可爱得紧。

 

是让人第一眼见着就会喜欢上的类型。

 

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

 

真的,很可爱。

 

“樱井……先生?”也许是因为感冒的原因,少年的声音沙哑异常,他迷迷糊糊的叫着坐在边上的男人,“又麻烦你了。”

 

“说什么呢,吃药。”樱井把手里的感冒药送到相叶的嘴边,小小的胶囊没入少年粉白的唇中紧接着一杯温热的清水也送到了。

 

相叶张口喝了大半杯才感觉干涩的喉咙舒服一点,他难受地翻了个身,嘴巴里还发出不适的哼声。

 

屋外雨声越来越大,樱井翔也没办法带他去医院只能希望退烧药有用。

 

樱井先生……

 

樱井先生……

 

樱井先生……

 

相叶雅纪睡得很不舒服,心里还记着这是樱井翔的家也没做出太失礼的举动,只是不断念着这个大人的名字,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病着的少年以为自己只是普通的在想,却不知那一声声梦呓全都落进了因为不安心而一直陪伴着床边的樱井翔耳朵里。

 

“这么喜欢我啊,小朋友。”

 

大人非常想笑,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掀开被子的一角也钻了进去。

 

感觉到了身边都了一个热源,浑身滚烫的小少年翻了个身就往大人怀里钻了进去。

 

“……你啊。”

 

因为樱井·在本家其实是个大少爷·翔实在没有照顾人的经验,先前把相叶雅纪从浴缸捞起来到现在都还没给他穿上衣服。

 

一个全身泛着粉的漂亮小少年一个劲往自己怀里钻实在是个不得了的冲击。

 

借着自己还是有几分的力气,樱井翔箍住了相叶乱动的手脚把他禁在自己的怀里:“乖乖睡觉听到没有,小朋友?”

 

也不知道听没听见,相叶也确实没有在动了。

 

乖。

 

“也没见你少吃蛋糕,怎么还这么瘦。”

 

小上自己整整一圈的相叶雅纪刚刚好的嵌在自己怀里,软软的还有着刚洗完澡的沐浴香气。

 

“果然是天使吧,我也很喜欢你哦,小朋友。”

 

樱井稍微拉低了一点被子亲吻了一下相叶肩膀上的胎记,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相叶雅纪扭了一下身体又在樱井翔的安抚下睡得更沉了。

 

这一觉樱井翔是完全没有睡好的。

 

后半夜的是相叶雅纪就退了烧,恢复了些活力的他睡觉更不安稳了。

 

“樱井……翔?”

 

少年的脸就在自己的面前,嘴唇中吐出的暖热气息轻柔地打在自己的脸上,樱井温柔地望进那对尚且懵懂的眼里。

 

相叶雅纪没有回答,只是借着还没有挥散的睡意一遍一遍叫着樱井的名字。

 

“我在。”

 

而樱井翔也不厌其烦的回应。

 

天是非常暗沉的灰色,雨还在不断地下着。

 

“还困。”相叶雅纪枕着大人的胸口嘟囔着,樱井翔知道他其实已经睡够了,现在大概就是一天没吃饭饿的没精神了。

 

“我去给你弄吃的。”

 

前夜热好的饭菜早就又一次变得冷硬,樱井翔看来看去感觉这怎么也不像是给刚发完烧的人吃得,只能把饭盒里面的米饭全都倒进了自家还没怎么进过东西的小砂锅里,倒上水就放上了电磁炉上。

 

出于对自己厨艺的不自信他只敢开最低档的小火慢慢的把小半锅米和水煮成了一种介于茶泡饭和粥中间某一个微妙界限的存在。

 

总的来说,还行。

 

樱井翔捏了一点点的盐撒了进去尝了口,感觉着味道不错就端去卧室给少年吃了。

 

相叶雅纪完全的清醒了,正红着张脸裹着被子看他:“樱井先生……”

 

“早餐,来吃吧。”

 

少年伸着胳膊接过小口小口的吃着,露在被子外面的皮肤泛出淡淡的粉色,看样子是害羞了。

 

想来也是,清醒了发现自己光着睡在别人家床上肯定会这样吧。

 

超可爱的。

 

一碗很快就被饿极了的少年给吃光,恢复了点力气的相叶雅纪转头就四处找可以穿的衣服想要下床了。

 

他自己的衣服早被樱井翔泡进了洗衣机里还没洗,湿漉漉的也不能穿,身上就套了樱井翔之前拿给过他的那套。

 

没有内裤只能真空套上了那条蜜汁品位的迷彩五分裤,相叶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他湿漉漉的小兔眼瞪着一边的樱井翔,惹来他一阵轻笑。

 

樱井分外亲昵的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小朋友,等下有想要做什么吗?”

 

“……没有。”相叶摇头,他努力地再把袖口给卷上去,穿着过大的衬衫显得他好像更小了一点。

 

“陪我看看DVD,刚好你昨天带来的蛋糕还在。”

 

大雨天的,看看电影吃吃蛋糕确实是个好的选择。

 

但是……太亲密了啊。

 

相叶雅纪整个人都是粉嫩的颜色,脸通红的望着电视屏幕里讲述关于爱情的故事,嘴巴里的蛋糕更甜了。

 

他靠在樱井翔的手臂上又一次感觉昏昏欲睡。

 

在樱井翔身边就会变得很放松,所以困倦就会这样子并不突兀的涌上来。

 

“又困了?”

 

透过雨声和电影的声音,相叶雅纪听见樱井翔问。

 

这么安心,真的只是因为他长自己十多岁是个成熟的大人的原因吗?

 

小少年抬头望着樱井翔乖巧点头:“有点。”

 

分掉最后一点的蛋糕,电影也放映到了尾声,在男女主角嘴唇贴合的时候樱井翔关掉了电视。

 

他带着小少年又一次进了卧室。

 

相叶钻进被子里,视线不经意间掠过樱井的嘴唇。

 

Kiss啊……

 

“想试试吗?”

 

怎么说呢?

 

其实有点想。

 

对象如果是樱井先生的话,就是非常想了。

 

“……可以吗?”小少年问。

 

当然可以。

 

大人是这样回答的。

 

相叶的嘴里还有淡淡的奶油味,很甜。

 

樱井吻得认真,相叶因为没有经验就只能轻哼着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

 

“果然是小朋友……”樱井翔松开被自己亲得七荤八素的小少年笑着调侃道,感觉自己似乎是被小看了的相叶雅纪不服气的又一次撞过去。

 

因为接吻发出的细微响动实在是暧昧,却好好地藏在了雨幕之下。

 

厚厚的被子藏住了羞极了的小少年,隔着被子大人也能轻松的用怀抱圈住他。

 

挣扎了两秒,红着眼睛和嘴唇的相叶雅纪从被子探出头小心翼翼的望着樱井翔:“樱井先生……接吻的话,下次还可以吗?”

 

“小朋友,现在——就算成下一次可以吗?”

 

微笑着取得了主人的同意,樱井再次的侵入那片实在柔软的唇间。

 

下次,还可以接吻。

 

或者说下次,你还可以要求更多的。

 

毕竟我这么喜欢你你也这么喜欢我啊,小朋友。

 

 

 

 

 

—END—

 

 

 

 

 

 

深蓝有话说:

深蓝是个正经写甜文【和车】的

虐什么的,才不会写啦~~

我发现我这个起名废真的是

越来越直白到把写的时候听的歌当文名了诶


评论(12)
热度(165)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