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天然/智雅】知足

【天然/智雅】知足

 

 

“大野老师,你最想画什么样的画呢?”相叶雅纪问。

 

大野智那双沾了颜料的手垂在身侧,没有表情波动的脸看着黯淡不少。

 

“……不知道。”

 

“啊,是吗。”

 

 

 

相叶雅纪和大野智最后一次的谈话结束在画室之中,四处随意摆放的画布上随意挥洒着大片的色彩。

 

斑斓的颜色落在相叶雅纪的眼里成为了最后的光彩。

 

他和大野智分手了。

 

大野智是画家是艺术家,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平面模特平时也回来大野这里当人体模特。办公室恋情不能长久,现在想来也是对的。

 

他们在交往了半年之后分手了。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突然以某一天为起点,关系突然就淡了。

 

内心怅然却并没有多少悲伤,相叶雅纪在出门时回头望着这间画室——站立在画具之间的大野智背着夕阳的红光只剩下一道孤独的剪影,看着直叫人心疼。

 

大野智有着许多天才艺术家都有的通病,他高冷孤僻,即便是恋人的相叶雅纪也鲜少能看见他表露出过多的情绪,如今这一眼所能见到的孤独让人忍不住怀疑只是光影制造出来的幻象。

 

相叶雅纪喜欢大野智,热切的喜欢。

 

他爱那双修长的手握住画笔的模样,柔软的沾上颜料的笔尖与画布接触,大野智醉心于画作的专注是相叶雅纪动心的初始。

 

交往的半年时间相叶雅纪看过大野智画过很多画,有山河有草原有星辰有大海,却从没有他的出现。

 

他问大野智愿不愿意为他画一张画。

 

大野智说。

 

我画不出来。

 

回到自己公寓的相叶雅纪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倒在冰凉的床上,其实他只是想撒撒娇而已,结果那天之后的大野智突然发疯了一样的把自己关在画室不出来,直到今天他突然把自己叫了过去。

 

相叶君,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想着你,我画不出来了。

 

就连分手都说的云淡风轻,相叶雅纪也不知怎么的就这么答应了。

 

除去工作时间相叶雅纪其实很少有机会进大野智的画室,这一次进去却是分手的结局,难过又不甘心,相叶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自从和那个人再一次之后相叶发现自己越发的不知道满足了。

 

一开始和大野智的初遇是在他的画展上,相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第一次遇见大野智。那个时候大野智笑呵呵的看着自己最得意的画作,笑容好看得几乎让人尖叫。

 

想要看见他对我笑,这是相叶雅纪最开始的贪恋,

 

等他的公司和大野智的工作室有合作的时候相叶雅纪才发现原来大野智不爱笑,日常生活中的大野智喜欢钓鱼喜欢吃蛋糕喜欢宅在一处一动也不动,经常性的面无表情越发地让相叶想看他笑。

 

但高岭之花又怎么是人类可随意采撷的。

 

现提出交往的也是相叶雅纪,大野智虽然一惊但是也很寻常的答应了下来。那个时候大野智依旧没笑。

 

对于相叶雅纪来说,大野智的笑是彩虹是月光,无法收藏无法拥有。

 

不知足如他想着至少自己也许可以让大野智为自己画幅画?相叶雅纪只是想撒撒娇而已,他和仿若月光无法抓获的大野智一起,过于的不安了。

 

连这个他也没法拥有。

 

“是我太贪心了吗?”相叶雅纪蜷缩着身子睡在床上,他早该知道是这个结果的,心痛极了。

 

我只是喜欢他而已,我只是想要他同等的喜欢而已。

 

这又是哪里有错?

 

错在人类不可妄想皎月吗?

 

他们分手的那天夜晚很晴朗,没有多余的云的遮挡,相叶雅纪睡在床上眼角残余着冰凉的泪痕。

 

透过窗户钻进来的月光柔和披在他的身上。

 

清冷。

 

孤独。

 

第一个月,相叶雅纪和大野智没有联系。

 

第二个月,相叶雅纪和大野智没有联系。

 

第三个月,相叶雅纪和大野智没有联系。

 

第四个月,相叶雅纪感觉自己可以走出失恋的阴影,然后他在刷完牙漱口的时候发现随着嘴巴里吐出的清水,两片濡湿的白色花瓣贴在了洗手池底下。

 

原本他以为他和大野智之间不过是普通的爱情,虽然求而不得但也远不是撕心裂肺的程度,现在这两片花瓣就好像是在嘲笑他一样。

 

它们说,相叶雅纪你就是一个胆小鬼。

 

它们说,相叶雅纪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它们说,相叶雅纪你远没有那么平静。

 

它们说,相叶雅纪……你为什么不去找大野智?

 

相叶雅纪说,我不敢。

 

花吐症说来梦幻,关于这个病症的事例无一不是套着一层凄惨色彩的爱情童话,如果是大野智知道的话会是什么反应?

 

触碰到花瓣的人也会被传染,相叶找了个打火机把那两片洁白的花瓣灼成焦灰。

 

他想活着,他想要吻大野智。

 

相叶雅纪想天上那轮皎洁明月愿意将月光倾散于他的身上。

 

相叶雅纪渴望他从没得到过的吻,两情相悦的来自于大野智的吻。

 

因为得不到所以他感到胆怯。

 

这么想着,他望着镜子里脸颊有些凹陷的自己便套上衣服想去找那个男人——如果这是绝症,相叶雅纪想在死前再看他的明月一眼。

 

戴上口罩,四个月以来第一次的,相叶雅纪来到了大野智的画室。

 

门扉紧闭但是他知道他就在里面。

 

叩叩叩

 

他敲门,没有回应。

 

“大野老师,是我——相叶雅纪。”忍着喉口反射性地收缩,相叶雅纪提高声音。过了几秒里面传来一声请进,冷淡地一如当初。

 

画室内的一切和几个月前几乎没变,除却散在地上的画布又多了不少。

 

那些画布上用着各种色彩勾勒出相叶雅纪不能理解的世界,大野智坐在中间用心地画着另外一幅。

 

“好久不见了大野老师。”

 

面对大野智,相叶雅纪习惯了尊称,即便交往的时候也没有纠正得过来。

 

“相叶君——”大野智和四个月前比起来没有变化,他放下了画笔漂亮的眉头蹙在一块望着相叶。

 

也许他在怨我打扰到了他。

 

相叶雅纪猜测,他感觉有些委屈却没有表现出来。

 

两人在这画室里安静地对视了几秒,相叶先移开了视线:“我只是路过这里想和你打声招呼,大野老师。”

 

“打扰到你的话,我先告辞了。”

 

声线在抖,相叶雅纪感觉到有什么随着他声带的震动挤出喉咙填入了口腔,幸亏有口罩的遮挡不然他的苦恋将暴露无遗。

 

“戴着口罩,你感冒了?”大野智问。

 

“啊,是的。”

 

“相叶君你先坐一下吧。”

 

大野智指了一下角落的椅子,然后又坐了回去重新拿起画笔。

 

专注认真的眉眼让相叶雅纪喜爱非常。

 

因为角度的问题和画布的遮挡,相叶雅纪知道大野智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他摘下口罩把嘴里变成粉白色的花瓣吐出。

 

真是漂亮的颜色啊。

 

我这般贪心的恋爱和它不太相配呢。

 

相叶雅纪心里调侃着自己。

 

他重新把口罩戴好低下头,大野智画画通常要很久的时间,等候的时间内他眯起眼睛逐渐感到了困倦。

 

画室里十分安静。

 

他闭上了眼睛,耳边听着画室里两人的呼吸声,内心一时间万分宁静。

 

再度醒来已经时至傍晚,画室里面没有开灯,橙黄色的光钻入窗户散满室内。相叶雅纪刚睁眼就看见大野智不知何时坐在了自己的边上。

 

“大野老师……”他一愣,讪讪开口。

 

视线移到了大野智伸出来的手说,那是他的口罩还有几片花瓣。

 

相叶雅纪脸色霎时变得苍白:“大野智!?”

 

“相叶雅纪,解释。”

 

大野智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平淡,相叶感觉捉住他的手把那几片花瓣扑到地上:“你疯了,这会传染的!”

 

“……”大野智眉皱得更紧了,“你病了。”

 

“因为我。”

 

直白不留情面的叙述适合极了他的风格,却让相叶感到一阵地想哭。

 

“相叶君,你张嘴。”大野智半垂下眼帘,他口中发出一声轻巧的叹息。相叶雅纪张嘴,他是个模特,平日里习惯于挺他或摄影师的指示,仰头张嘴的模样看起来乖巧得很。

 

细长的手指轻轻压过柔软的唇瓣探入,划过舌尖和口腔再撤出,带出的一点津液落在了相叶的下巴上,凉凉的。

 

这太暧昧了。

 

心急的同时,相叶雅纪耳尖染上了些许绯红。

 

大野智咳了两声,一片花瓣掉了出来:“花吐症啊,相叶君你爱我。”他的语气是那么肯定,说得相叶雅纪心脏都在疼痛。

 

“别哭啊。”

 

常年握笔而磨出茧子的指尖揩去相叶眼角掉出的眼泪,大野智对他说。

 

“每一次都是,你看着我都是一副快要哭的表情。”

 

很抱歉。

 

我让你哭了。

 

很抱歉。

 

我让你不安了。

 

双唇贴合,这是相叶雅纪和大野智之间第一个吻。

 

大野智吻得专心,相叶雅纪忘记了挣扎。

 

这个吻里有花的甜味,有泪的苦。

 

“相叶君,很抱歉。”大野智捧着相叶的脸低语,“没有你,我更没办法画出来了。”

 

“我画不出来……”

 

他指着地上那些画布:“与你相配的画作。”

 

对于大野智来说,相叶雅纪是春天,是温暖的阳光,是茵茵绿草,永远有着盎然的春意让自己无法真正安宁下来不去关注他。

 

所以大野智提出想要他离开。

 

但是今天大野智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因为相叶雅纪来了,带着一个可能永远带走生命的病症来找他了。

 

停下画笔的时候大野智看见相叶雅纪以一个绝对不舒适的姿势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想着戴了口罩可能会呼吸不太顺畅所以他才走上前替他取下。

 

天知道当相叶雅纪没了口罩之后随着呼吸从口中吐出的花瓣有多让大野智心慌。

 

他想吻他,现在,立刻。

 

相叶雅纪的睡颜很好看,粉白的花瓣很适合他但是那却代表了死亡。

 

大野智望着被夕阳镀上一圈金边的相叶雅纪的脸沉默,他选择等待他的行李,大野智想告诉相叶雅纪自己想吻他。

 

这四个月他试过用金黄色的阳光和翠绿的青草来描绘相叶雅纪的元气满满,试过用漫天的星辰和清澈的喝水来绘出相叶雅纪望着自己时那对永远是含着爱的眸子,但是那些大野智都不满意。

 

没有一副能够媲美相叶雅纪本身的存在。

 

他太美好,自己无法匹敌。

 

大野智吻着他,不断深入:“相叶雅纪,我不想你哭。”

 

“大野老师……”相叶回应着这个吻,眼泪却再次决堤。

 

他没办法不哭。

 

相叶雅纪努力拥抱住这个男人的肩背。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知足。

 

相叶雅纪伸出了手,月光落于掌上。

—END—


深蓝有话说:

四篇花吐症全都写完啦啦啦啦啦~~~

这篇最甜了,嘿嘿嘿

评论(10)
热度(91)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