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SA】プレゼント 1-END

【SA】プレゼント   1-END

 

 

 

四个互相独立的超甜小段子

 

 

 

 

 

 

 

 

 

(1)

 

夏天的蝉鸣声和蚊子一样的烦人。

 

相叶雅纪把切好的西瓜塞给樱井翔,穿着的小白背心头被汗给湿透了。

 

“一点也不冰Q3Q”

 

家里停电了,本想着一早买来在冰箱里的镇着的西瓜可以解解暑,可是水汽都已经让西瓜的表面变得软哒哒的了。

 

甜还是甜的,但是一点也不冰。

 

“要不去游泳吧?”

 

相叶雅纪提出了个主意。

 

樱井翔默默把身上工字背心给扒掉:“我要去晒一下我的田字格吗?”

 

“……小翔,要不你就说被猫抓的呗?”

 

动了下手指,指甲有些长了,该修剪了。

 

不过猫爪板手感还挺不错。

 

 

 

 

 

 

 

 

 

 

 

 

 

 

 

 

 

 

 

 

(2)

 

 

写情书告白,唱情歌告白,在他宿舍楼底下点个心形大蜡烛告白。

 

怎么告白都透着一股奇怪的尴尬和狗血粉红。

 

樱井翔瞅着前排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同学感觉万分苦恼。

 

怎么样向同性告白不会非常突兀呢?

 

很明智的放弃了上网求助这个选项,樱井翔光是思考怎么告白这一个问题就花费了半个学期。

 

然后,临近毕业。

 

帅气男孩们的第二颗纽扣在毕业典礼之后成了堪比暑假一样重要的存在。

 

樱井翔怎么也没有找到相叶雅纪在哪。

 

然后他在座位上发现了一颗糖果,是相叶雅纪最喜欢的草莓味。

 

他拧开了糖纸,然后看见一颗小小的纽扣躺在里面,还带着让空气都粘稠了的甜味。

 

“喂!雅纪!?”樱井翔立刻抬头,然后看见已经收拾好包准备回家的相叶雅纪朝自己伸手。

 

“小翔,一起回家吗?”

 

 

 

 

 

 

 

 

 

 

 

 

 

 

(3)

 

相叶雅纪是个奇妙的人,他天真又有着无人可以比拟的热情,和他待在一起樱井翔总感觉自己也变得年轻了。

 

和他在一起,大概是樱井翔一向按部就班人生中唯一一个由感情做出的选项。

 

“雅纪,你喜欢我哪里?”

 

在一起时间久了却意外地喜欢问这些问题。

 

“你好看。”

 

少年缩在自己的怀里玩手机,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喜欢你的长相,喜欢你的声音,喜欢你像是太阳一样。”樱井亲吻着少年的眉眼,“我喜欢你的全部。”

 

你就如同自由本身,带我走出禁锢。

 

你喜欢的,只是我的脸。

 

“小翔你啊,学历高工资高,虽然有些溜肩但是讨人喜欢,比我大好几岁。”相叶板着手指数,“不会做饭,品味不好。”

 

“Ummmm——缺点好多,优点也有好多。”

 

“你会教我写功课,会交我怎么待人处事,会陪我周六周日随便的玩。”

 

“小翔哪里都好。”

 

相叶雅纪笑着亲了一口他的嘴唇:“哪里都喜欢!”

 

 

 

 

 

 

 

 

 

 

(4)

 

 

吻他。

 

在看到樱井翔睡着的时候,相叶雅纪偷偷摸摸蹭到他的边上去看。

 

心里有个长着黑色小角的恶魔蛊惑他。

 

樱井翔的嘴唇看样子似乎很好亲吻。

 

之前私底下或者节目上玩闹的时候不是没有亲过。

 

也许就是那之后的后遗症吧……相叶雅纪想着,他似乎因为那几个不算什么的吻而对十几年的同事动心了。

 

牙白。

 

“看什么呢?”

 

“……小翔,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对上了不知何时睁开眼睛的樱井翔的视线,相叶雅纪后知后觉的整张脸爆红。

 

窘迫的呼喊消失在两人严丝合缝的唇间。

 

“いいよー”

 

樱井翔回答。

 

 

 

 

 

 

 

 

 

 

(5)

 

七年之痒原来真的存在。

 

在国外申请的结婚证在这个国家并没有法律效益。

 

相叶雅纪抽着鼻子把最后一件衣服艰难的塞进行李箱里,空荡荡的公寓看起来完全没有曾经的温馨。

 

“你骗我……”他哀泣。

 

“你又骗我……”

 

其实算一算日子并没有满七年。

 

【我们结婚吧?】

 

记忆蒙着一层暖黄色的滤镜,这是樱井翔折腾了一整晚弄得烛光晚餐的颜色。

 

一整片的黄中还夹杂着一点星星似的纯白。

 

那是他们的婚戒。

 

【是我对不起你。】

 

男人嘶哑的声音还在大脑里奔窜,神经都在抽痛。

 

是我,对不起我自己。

 

【你会变得更好的。】

 

你倒是告诉我,没有你我怎么会好。

 

“樱井财阀的大公子宣布与XX公司董事千金订婚……”

 

新闻里面,穿着西装立派的他笑得可真好看啊。

 

相叶想哭但是哭不出来,他接下来还有工作。

 

泣いちゃいけないなら仆がいけないなら

【既然不让我哭既然是我的过错】

涙腺などとうに切っといてよ

【那就把我泪腺切掉啊】

生まれた时にさへその绪の前にさ

【赶在我出生的时候剪掉脐带之前】

ついでに口横に裂いといてよ

【干脆顺便把我嘴巴扯烂嘛】

したら辛い时や悲しい时も

【这样我就不会在痛苦和悲伤的时候】

何事もないように笑えるよ

【若无其事地笑了】

 

“相叶君,您是樱井先生最好的朋友,对于他结婚这件事您有什么祝福吗?”

 

记者高举着话筒。

 

“订婚快乐。”

 

弯起来的眸子盛满了星光点点,有着水堆砌出来的波光潋滟。

 

相叶雅纪走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明明是人气正旺的偶像,却突然不见踪影。

 

【さよなら,翔ちゃん】

 

相叶雅纪不见的第三年,樱井翔终于点开了那个许久未曾动过的邮箱里面最后的一封邮件。

 

是告别的话语,附件的照片里相叶雅纪站在一片幽深树海之前对着虚无的前方笑得万分灿烂——一如他们初见时。

 

 

 

 

 

 

(歌词部分——Radwimps《狭心症》)

 

 

 

 

 

 

—END—

评论(10)
热度(78)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