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模特组/润雅】放学之后 R

【模特组/润雅】放学之后 R

预警:

一篇年下师生

一篇舞驾骨科

R ! R ! R ! 

1)年下师生

为什么师生恋会被称为不伦呢?

 

那明明只是在正常不过的相恋罢了,一定要说的话也就只是年龄的差距可能不会被很多人接受罢了。

 

那么相爱的人,难道就只能因为‘不伦’而分开吗?

 

十七岁的松本润看着讲台上二十七岁的相叶雅纪在想——我们那么相爱,也会分开吗?

 

会在一起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松本润的告白,一年前情人节的时候作为老师的相叶雅纪带了一大包的巧克力来班级说‘看在义理巧克力的面上下次考试稍微努力一下吧’。

 

时隔一个月的白色情人节到了,松本润是唯一一个准备了回礼的。

 

亲手做的巧克力用嫩绿色的包装纸裹好再扎上蝴蝶结,少年把自己那一点全都包了进去试图找个不被注意的空档塞到相叶雅纪的办公桌里。

 

可是眼看着一天时间即将要过去了他愣是没找到机会,放学的时候相叶雅纪站在教室门口问留下来值日的松本润:“松本同学,你今天一天看了我这么多次,是有什么事想说吗?”

 

依靠着门框的成年男人面容温和身材修长,生得是松本润最爱的模样。

 

现在回想起来松本润竟然也是不知道自己那时候究竟是怎么生出来的胆量,把手里的扫除用具一扔就快布走去了相叶的身边,巧克力就在校服的口袋里但是他却赶不上拿,只是仰起头揪住相叶衬衫的领口。

 

他强吻了相叶雅纪,用少年的无畏。

 

十七岁少年的文有些青涩,但是学生的好学让他很快就摸到了诀窍。

 

松本润两手捧着相叶雅纪的脸颊深深的吻着,二十七岁的老师本该拒绝的,可是却被吓得忘记了动作。

 

“老师,我好喜欢你……”

 

大概是一见钟情的,他喜欢相叶雅纪。

 

“……嗯?”

 

被吻得迷糊了,相叶雅纪眨了眨眼睛脸上表情实在是太无辜了,松本润感觉喜欢他这件事真的不只是自己的原因。

 

不知自身魅力而随意散发魅力的相叶雅纪大概也是有错的。

 

自那日说了交往到现在也有很久了,虽然松本润确信也确实感觉到了相叶雅纪从一开始稀里糊涂的交往变成了真心实意的喜爱,但是还是有些不安的。

 

今天又是白色情人节,他们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

 

也许在二十七岁的大人眼里他们是这正常不过的恋爱而已,而在十七岁的少年这里却成了一种不确定的惶惑。

 

明明一周年的纪念日是该愉快度过的,结果心情却糟透了,真是难受。

 

放学的时候相叶雅纪拖到最后才走,教室里面松本润还在等着:“雅纪,走吧?”师长先前就说过今天放学之后可以约会的。

 

“……小润,走吧。”因为学校里没有人了所以相叶雅纪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牵起少年的手。

下方刷卡区域

久违的,找链接





2)舞驾骨科

舞驾三郎知道自家末子在情人节这天一定不会缺少巧克力的,长得本就帅气的五郎自身也很会做甜品,他感觉自己弄得歪歪扭扭一点也不好看的巧克力根本给不出手。

 

这只是回礼而已。

 

情人节没有送出去的巧克力变成了白色情人节给五郎的回礼,

 

放学之后的学校没有其他的人,舞架三郎把五郎拽到了更不可能被人打扰到的天台——至少巧克力要给出去。

 

心思没办法诉说的话,至少巧克力想要给出去。

 

“三郎?”

 

舞驾五郎看着手里被兄长强硬塞进来的盒子不解,打开了才发现是几颗歪歪扭扭的巧克力。

 

这个卖相实在是不怎么好看,也许三郎自己没有发觉,在五郎眼里却是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歪掉的心型。

 

毕竟是擅长于做甜品的,可以说是眼光毒辣了。

 

“我就做成功了这一份,算是之前的回礼吧。”三郎故作轻松,昏黄的霞光遮掉了他脸上的羞赧粉红。

 

舞驾五郎生为三郎的弟弟十七年,他对他的了解又怎么回事霞光能够遮掩过去的,心中原本平静的海面顿时掀起一阵狂澜。

 

“义理巧克力的回礼吗?”

 

他问。

 

舞驾三郎理所应当的点头:“当然,给五郎的嘛!”背在身手的手紧张地揪住了衣角,“怎么可能会是本命巧克力呀!”

 

说谎——五郎心里说道。

 

手里的巧克力不知怎么的变得烫人无法握住,舞驾五郎认为自己此刻应该装傻顺着三郎的话说下去。

 

他不该有其他举动了。

 

因为他们是兄弟,血缘的。

 

“咳……回家吧。”本来就是为了找一处不会被打扰的地方把心意交出去,舞驾三郎松了一口气,语气轻快。

 

五郎愣了,他不太了解舞驾三郎的思路——这种和直接告白没有两样的动作之后,就这么随意的说回家吧?

 

本来感觉就这么顺着说下去的五郎顿时不乐意了:“三郎,等一下。”话音刚出口对方就停了脚步,舞驾五郎这才恍惚的记起来似乎每次自己说什么这个哥哥都会答应下来。

 

——这只是报复而已。

 

舞驾五郎不断对自己说——只是报复?

下方刷卡区域

再来一次找链接

其实不是车

只是有敏感词的滑板而已

©

§






评论(9)
热度(179)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