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模特组/润雅】就算是宠物只要有爱也是可以的吧!?

【模特组/润雅】就算是宠物,只要有爱也是可以的吧!?

 

 

 

 

 

 

 

 

(1)

 

 

“唔————”

 

像是哭声的呜咽,黑色的卷发被雨水打成一缕一缕的,露出来的皮肤大部分都是挫伤,渗出来的血液不断被雨水冲刷已经有了发炎的迹象。

 

“佐藤,去把他带上。”

 

这天的雨很大,贵族坐在车内侧头去看司机把那个过大的纸箱往这边的方向拖动。

 

把弃犬般的少年弄上了车,雨水把车里铺着的毛毯弄得很潮,深浅不一的颜色看着脏兮兮的。

 

贵族皱眉望着侵入了自己私人空间的少年:“开车。”

 

“好的,大人。”

 

高傲的贵族大人在阴沉的雨天带回府邸了一只宠物。

 

 

 

 

 

 

 

 

 

 

 

 

 

 

 

 

 

(2)

 

汪!

 

 

斯皮格尔冲着他吠了两声。

 

“安静。”

 

在私人宅邸里喜静的贵族低喃,黑色的狗狗立刻俯下了身子,喉咙里发出了委屈的呼噜声。

 

管家的山本把被大人捡回来的未成年抱到了客房,女仆田中拎着医药箱跟着进去了。

 

“……狗狗一样。”

 

贵族走进了书房,巨大的落地窗外雨还在不断地下着,他想到了那个被捡回来的少年。

 

“真可怜。”

 

这是属于上位者的姿态,即便是怜悯也足够的高傲。

 

 

 

 

 

 

 

 

 

(3)

 

合田武志对于自己醒在一处超级豪华的卧室里这件事抱有了十二分的好奇。

 

身上的衣服从破破烂烂的衬衫换成了丝滑的袍子,布料摸着就很高档。他不是很害怕,因为就以他的眼光来看,自己大概比不上这件卧室的价值的。

 

离家出走都敢的他自然也是不怕对自己没有恶意的陌生存在的。

 

刚踏上拖鞋走出房间,下一秒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性就走至他的面前:“先生,大人正等你过去。”

 

她笑眯眯的看着这个一脸茫然拘谨的少年,然后转身替他引路。

 

 

 

 

 

 

 

 

 

(4)

 

“姐姐姐姐!这里是哪里啊?”

 

“姐姐姐姐!你说的大人是谁啊!?”

 

“姐姐姐姐!有没有吃的,我好饿!”

 

 

田中觉得贵族大人带回来的这位少年有些太过于活泼了,在这处常年安静的宅邸里面可以说是很难得的了。

 

总感觉是很讨人喜欢的孩子。

 

 

 

 

 

 

 

 

 

 

 

(5)

 

“哇哦。”

 

见到女仆姐姐说的大人的时候,合田武志愣住了。

 

 

 

 

 

 

 

 

 

(6)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这是合田武志说过的最老套最尴尬的搭讪了。

 

 

 

 

 

 

 

 

 

(7)

 

 

贵族垂眸望着面前还冒着盈盈热气的红茶,沉默了几秒然后说:“一起用餐吧,合田先生。”

 

“你们先下去。”他挥挥手,两旁的下人鞠躬退下。

 

餐厅里只留下了贵族与合田武志两人。

 

“坐下来吃饭。”

 

“嗯嗯嗯!”合田武志猛点头,忽视了长桌另一端的位子,而是直直跑到了贵族手边那个相邻的位子坐下,“吃早餐!”

 

 

 

 

 

 

 

 

(8)

 

那张位子上并没有布菜,合田武志也没有跑去另一头端过来,而是就这贵族收了的叉子吃了口蛋奶吐司:“好吃!”

 

“……礼仪。”贵族叹了口气,提醒这位过于失礼的少年。

 

合田眨了眨眼睛故作无辜,然后一头扎到贵族的边上:“好久不见了,先生。”

 

 

 

 

 

 

 

(9)

 

很久之前,不,其实也不算那么久。

 

那是一年多前的事情,对于贵族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还是十代少年的合田武志来说已经是很远之前的事情了。

 

合田武志是现代舞的舞者,再一次共演之中他和坐在最前排的贵族相遇了。

 

那是一次舞台事故,舞台的边缘不知为何突然塌陷,合田武志从上面摔落——虽然只是扭伤的程度,但也十分狼狈了。

 

那个时候贵族付了他一把。

 

“你的舞很好看。”那是合田武志那天听见的唯一一句夸奖,记忆犹新。

 

之后好一段时间里面他总是能在第一排的位子上看见这位男人的身影,持续了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合田武志被家里人带了回去参加一个全封闭式的舞蹈培训,然后再没见过他。

 

 

 

 

 

 

 

 

 

(10)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这个问题我想了一年多了!”

 

身上被绷带好好抱住的伤口因为没轻没重的拥抱变得疼痛,合田武志却没有在意,他好喜欢好喜欢这位先生。

 

一年多前那个心高气傲的自己如果没有收到那一句夸奖的话,那天估计会难受得要死。

 

“我是一名贵族。”贵族看着端着自己杯子喝茶的少年也不算恼怒,毕竟是自己欣赏的舞者而且少年心性,所以也是难得没有苛刻。

 

合田武志了解点头然后用盛满了星光的眸子去看他:“贵族大人!您准备收留我吗?”大部分人大概都拒绝这样的眼神攻势。

 

“我的府邸并不缺下人了。”然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11)

 

 

沉默了一会儿,他仰头看着这位贵族先生:“其实,您想的话……那个爱人也是可以的哦。”故意露出一个扭捏羞怯的笑容,然后后颈就被男人捏了一把。

 

“好吧。”

 

少年叹了口气,然后歪头看着这位任由自己扒着的贵族:“大人,您缺宠物嘛,我很乖的哦。”

 

 

 

 


 

 

 

(12)

 

我只是对于美丽事物抱有怜惜之心而已。

 

十分认真给出提议的合田武志确实可以用美丽来赞叹,贵族的手指像是平时揉斯皮格尔一样使劲揉了一把少年的头发。

 

“好啊。”

 

我竟然答应了——贵族对此也是十分的惊讶。

 

 

 

 




(13)

 

“名字的话,大人准备叫我什么呢?”

 

毛茸茸的脑袋蹭着贵族的肩窝,说不清自己这会儿属性究竟是汪还是喵,合田武志问。

 

“Momo,就叫momo吧。”

 

 

 

 

 



 

 

(14)

 

 

桌面上陪着吐司一起吃的桃子果酱是粉色的,甜香可口。

 

 

 

 

 



(15)

 

发觉自己名字是由一罐果酱决定下来的momo表示十分的,森气。

 

 






(后续)

斯皮格尔:府邸里不缺吓人难道就缺宠物!!??汪唔QAQ

 

 

 

 

 

—END—

 

 


深蓝有话说:

虽然很想继续用宠物情人

但是

如果用的话

我用宠物情人命名的文

就有三篇了所以换了个

这个长的有点换怀疑人森的

名字




评论(6)
热度(66)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