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慎fo

禁转载


all雅

fmkn







我吃什么cp关你p事啊

【SA】平时看着不起眼的人实际上可能非常的帅

SA】平时看着不起眼的人实际上可能非常的帅  上

 


补档



“我喜欢你。”女孩拿着粉红色的信封和小纸袋子装着的巧克力递给眼前的学长。

 

“抱歉,我暂时没有恋爱的想法。”樱井翔拒绝了今天第四次的告白——情人节就是这一点非常不好,他只是想从教室走去图书馆,五分钟要不了的事情却被硬生生的给拖到了十几分钟,他还没走完一半的路。

 

还维持着良好的风度,就连拒绝也是温声细语的,樱井翔看着那些女孩还是把手里的东西往他怀里一塞然后捂着红扑扑的脸跑走了。

 

下次是不是应该凶一点了?

 

樱井翔想着。

 

黑发黑眼的翩翩少年,校草,年级第一,全校女生爱慕的对象。

 

还真是令人羡慕和嫉妒。

 

抱着一堆巧克力和情书,艰难的走进图书馆把先前自己借的书给还掉,借了个大袋子把这堆巧克力扔进去然后就立刻拔腿飞奔回了自己的教师。

 

“那些女孩子——好可怕。”刚才眼看着路上又有几个女生拿着巧克力要往自己身边走,还好自己跑得快不然又得被拦下来了。樱井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靠着门框喘气。

 

“嘛~这可是只有翔君可以享受到的盛况啊!”有个男生起哄道,“那么多甜甜暖暖的女孩子等着成为你的女朋友!”

 

“……不,那真的噩梦!”过好的教养让他根本做不到直接将姑娘们做的巧克力直接扔掉,每年情人节之后他最起码得吃上一个月的巧克力,然后白色情人节又来了,又是一堆巧克力。

 

叩叩叩

 

由于门框被樱井翔倚着,刚走过来的女孩只能伸长了手臂敲了敲门板。

 

樱井翔被吓到了,赶紧的直起身子然后掉头看着这个女孩——哦,她手里的信封和礼物盒子看起来真眼熟。

一口气提了起来,今天已经说了十遍的的拒绝话语已经到了喉咙口了,那个女孩探头进了他的教室:“那个……请问相叶同学在吗?”

 

……

 

……

 

“咳咳,咳咳咳,咳!”岔了口气的樱井翔又一次扶上了门框拼命咳嗽,圆溜溜的眼睛睁得很大还带着些许吃惊。

 

不是他自恋到真的感觉所有女孩子都会喜欢自己,但是这位同学看都不朝自己看一眼实在也太伤人自尊心了吧!?

 

话说回来——相场(aiba),谁啊?

 

也不怪樱井翔不认识,他们今年高三都是新组成的班级,如今才开学一个月左右人没认全也是情有可原的。

樱井翔退了一步到门外,然后看见坐在教室角落里的一个男生慢慢站了起来。

 

很普通嘛。

 

黑色的头发有些长也厚厚的,刘海和有些俗气的黑色粗框眼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穿着的也是毫无亮点的校服。

 

太普通了啊。

 

樱井翔看见这个叫相场的男生走到了女孩的面前,他俩站在了走廊上,樱井腿一跨又踏回了教室里去然后……和其他看热闹的男孩子们一起扒着门框看着外面的情况。

 

“相叶同学,这,这个是情人节的礼物。”女孩的脸完全红了,带着点粉嫩娇羞的样子确实可爱。

 

男生似乎压根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一双手捧着对方塞过来的信封和浅绿色纸盒包装的巧克力:“这是……给我的?”

 

樱井翔听见了他的声音,有点哑哑的,他猜这或许是变声器还没过完的情况——班级里面好多人都还是个公鸭嗓子呢。

 

声音倒是不错。

 

他这样想着,门外也还在继续着。

 

“嗯!”女孩狠狠地点了下头,长长的头发都飘了两根起来,“前两年都送了,没理由分班了我就不给了嘛!”

相叶难办的挠了挠头发:“……嘛,谢谢了。”

 

“蓝酱,虽然说这一次我也没办法准备回礼。”男孩的语气很温柔,轻轻软软的还有些青春期的哑——好吧,他并不是那么的普通,他有一把好声音。樱井翔想着。

 

“相叶同学,女孩子青春期的单恋都是没有结果的,你能收下巧克力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被称呼为蓝的女孩欢快的说着,“我下面还有课,先走啦!”

 

女孩说,自然卷的发梢在肩膀上跳跃着。

 

转身离开之前,蓝笑眯眯的留下一句:“相叶同学真的是我见过最温柔最好看的人了呀!这份单恋,我很开心哦!”这个学期结束就毕业了,为期三年的单恋也结束了,甜丝丝的还有点酸,这滋味让女孩有点想哭。

 

“……”相叶看了会女孩身影消失的尽头思考着最后一年了是不是也该回一份礼物了,一个月之后的白色情人节,回一份义理巧克力吧。

 

最好看的人?樱井翔也听见了女孩的形容词,他挑眉表示自己真的没看出来那位相场君地味的模样哪里好看。

 

周围看完热闹的同学们极快的翻回了自己的位子,相叶从门口走了进来并没有注意到靠在墙上的樱井翔。

樱井翔眼睫低垂,看见了浅浅的绿色信封上女孩子娟秀的字体写着这个男生的全名——相叶雅纪。

 

相葉 雅紀

 

AIBA MASAKI

 

あいば まさき

 

名字很好听啊。

 

樱井翔想着。

 

开学的第一个月,高中的最后一个情人节,校草樱井翔比起一大堆向自己告白的女生更在意了一个被女孩告白的男生。

 

以后的樱井翔将这一刻称之为命运。

 

神说你是弯的,就算你直了十几年,你还是弯的。

 

似乎只要注意到了一个人,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也都会不自觉的被自己关注着。

 

樱井翔发现这个叫相叶雅纪的人真的是低调的可以,就算你仔细的盯着他好一会儿了再丢进人群里面估计也是难找到的。

 

他似乎没什么朋友,只看过和隔壁班级的二宫和也走的比较近,要不偶尔和上次告白的女孩一起出去吃饭——告白成功了吗?樱井翔会这样想,后来他听说相叶和那个女孩其实只是放学同路而已。

 

会这么关注相叶雅纪大概也就是那个女孩说的相叶是她见过做好看的人让他产生了好奇心。

 

这样子的观察和被观察的模式被打破是在某一次的体育课自由活动之时。

 

就好像青春期少女的幻想一样,樱井翔看见了天使。

 

教学楼后面是一片的树林和池塘,听说上代校长极其爱好园艺,这片树林和池塘被用心照料的特别漂亮也是不少情侣约会的好地方。

 

本来抱着偷懒想法钻进树林准备随便找颗树遮住太阳睡一觉的,樱井翔看见了他。

 

最靠近池塘的那棵树下已经有个人斜靠着睡着了,尚未入夏的阳光刚刚好的打在他的身上温暖舒适,眼镜被放在手边的草地上头发遮住了大半的脸庞。

 

一阵风吹过来,男生似有所觉樱井的视线,迷迷糊糊睁眼看向了他站的方向,过长的刘海被风掀起露出饱满的额头和水蒙的大眼睛。

 

噗通——

 

樱井捂住自己的胸口。

 

阳光照在池塘水面上折射出一道道波光投射在他的脸上,茫然的表情看起来纯良无害,嘴唇微张着:“嗯?”

 

樱井翔一开始并有认出来他是谁,直到这个男生用着他那有些哑但是软甜的声音念出了自己的名字:“櫻井 さん?”

 

不不不!我们是同学嘛直接叫櫻井くん就好了不然翔くん也行当然翔ちゃん更OK了!

 

一瞬间心里被刷了屏,比起大脑嘴巴更快的动了:“相叶……君?”他想他看见了天使。

 

这个人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樱井翔如此确信着。

 

“打扰到你了吗!?啊,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身为年级最优秀的学生,樱井翔这会儿手足无措的就好像个孩子,他有些慌乱的解释着。

 

好不容易睡清醒过来的相叶雅纪捂住嘴巴发出fufu的特别可爱的笑声:“樱井君好紧张的样子啊?我只是习惯在这里睡觉了。”他指了指头顶的树冠,“刚才我是自然醒的啦,所以说樱井君干嘛道歉啦!?”

 

“……啊,嗯。”樱井也感觉自己刚才那会儿是有点傻气了,他不再去想自己难得的犯傻而是走过去相叶边上坐下去。“介意我坐着吗?”

 

“不。”只是樱井君,我们没这么熟吧?有点怕生的相叶抓了两下自己的头发让长长的刘海重新贴在脑袋上遮住漂亮的眼睛和有点红的耳尖。

 

他伸手把手边的眼镜拿起来重新戴上,刚才天使般美好的少年一下子又变回了普通寻常的土气男孩。

 

樱井有些好奇的询问:“相叶君近视很深吗,带这么大的眼镜?”他两只手各比了个圈圈比在眼睛前面歪头看着相叶。

 

虽然好看的脸被遮去了,但是对方看起来可爱极了的菱形嘴嘴角还是翘的:“近视的话还好,只是小和说我比较适合带这种。”头发留这么长脸还看起来跟个女孩子似的。相叶把竹马对自己的另一半说法给藏起来了——明明两个人里面小和才是更漂亮的那一个嘛!

 

“Kazu——”重复了一遍樱井很快就想到了对应的人物,“隔壁班级的二宫和也?”小和什么的,这个称呼也太亲密了吧。

 

“相叶君和二宫君是很好的朋友吧,总感觉你们经常在一起玩呢。”他试探着开口。

 

相叶别开脸,手指揪着地面上嫩嫩的草叶:“是吗……小和和我从小就认识了,是我最重要最重要的朋友呢!”虽然他的竹马又是小恶魔了点有时候还会欺负自己但也是世界上最好的竹马了。

 

“是嘛。”樱井咧开嘴笑了,“那相叶君要不要也换一下对我的称呼,我们可是同学呢,而且……我也很想当你的朋友。”英俊的少年对另一个少年伸出了手,小心的问着。

 

“可以啊!”

 

对方毫不在意的回答。

 

“太好了呢,まさき!”得到对方首肯的樱井翔笑得露出了牙齿,亲密到不行的称呼脱口而出。

 

相叶雅纪似乎也没想到眼前这位好好学生原来是个自来熟,他感觉到有些紧张了,抿了下有些干燥的嘴唇相叶回握住对方的手:“翔……ちゃん。”有些犹豫的喊出了这个称呼,其实今天是开学快两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和樱井翔说话,一下子就到和对方互相叫名字的程度有点太快了呀。

 

“嗯。”樱井翔脸红了。

 

和想象中一样,不,甚至比想象的更甜的声音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噗通——

 

捂住自己的心口,在相叶有些疑惑的目光下樱井翔笑得有些尴尬。

 

牙白,太可爱了吧。

 

明明脸都没露,但是茫然的样子还是好可爱!

 

这个人真的好好看。

 

樱井翔深深吐了一口气。

 

神说,你是弯的,樱井翔回答——我知道了。

 

他又看了眼看不出丝毫闪光点被头发个眼镜给遮了个完全的相叶的脸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然绝对有情敌!

 

……

 

……

 

……

 

不对!是已经有了!

 

那个叫什么绿还是红还是黄的女生,还有隔壁班的那个二宫和也!!绝对是情敌没跑了!!那姑娘都直接告白了,还有那个二宫同学——你没事把雅纪藏那么好干什么,绝对有企图对吧!

 

樱井·名侦探·翔十七年的人生顺风顺水,却在这一天开始感觉自己的情路坎坷。

 

【二宫和也:人在家中玩游戏,锅从天上掉下来。谁有考虑到我名字出场这么多次该结多少出场费给我吗?】

 

 

 

 

 

 

 

 

SA】平时看着不起眼的人实际上可能非常的帅  中

 

他承认自己一开始对相叶雅纪的心跳加速感确实是因为对方长得真的很好看,所以他现在决定不让自己那么肤浅了!

 

樱井翔拿着前一天放学之后去特别排队买的巧克力蛋糕走去相叶的座位:“呐呐!Masaki!这家蛋糕你很喜欢吃的吧?我有排队买到哦!”他晃了晃手里的叉子问要不要一起吃。

 

“要!”午休时间昏昏沉沉只想睡觉的相叶雅纪立刻精神了,眼镜被樱井翔摘下来放到了一边,脑袋上还翘了两根呆毛出来。

 

少年张口叼住樱井翔送到嘴边的蛋糕,菱形嘴满足的弯了起来:“小翔好好哦~好吃!”小少年吃到了喜欢的甜食表情就会变得特别幸福,眼睛亮晶晶的,比他小时候养的垂耳兔还要可爱一百倍!

 

忍不住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樱井翔的笑也变得满足了——我的雅纪,好可爱啊!

 

单纯的沉迷于外表是真的肤浅,他可不是!樱井翔看着相叶小口小口的吃着自己给买的蛋糕,偶尔还会动手喂给他一块。

 

他喜欢相叶雅纪的一切!每一根头发丝都喜欢,他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喜欢!无论是笑着喊自己名字时的明媚,又或者是学习上有点小困难找自己帮忙时的拘谨……哪一点都是那么讨人喜欢。

 

“可爱——”他说。

 

“唔?”没有听清出的相叶歪头发出了疑惑的鼻音,嘴角还沾着巧克力色的奶油。

 

你看!就连沾上奶油的样子也这么可爱!

 

抽了张纸巾帮他擦了一下嘴角,樱井翔说:“看见雅纪喜欢吃,我也很开心啊!就像是女孩子说的那种,自己做的东西给喜欢的人吃心里会很开心的那种想法差不多。我排队买回来的蛋糕你喜欢吃,我可是超~~~开心的!”一连说了好多个开心成功把相叶给绕晕了。

 

反应过来的相叶对这句话中暗含的暧昧后知后觉,藏在头发里的耳朵有点发烫,他赶紧插了一块蛋糕塞进了樱井翔的嘴里:“……”

 

果然好可爱呀。

 

舌尖舔过被相叶匆忙抽走的塑料叉子,暧昧的可以。

 

  同学A:樱井对那个相叶雅纪好像很好啊。

  同学B:是啊,话说他俩很熟?

  同学C:不知道,突然有一天他们关系就变超级好的样子。

  同学D:真羡慕啊——能当樱井同学的朋友。

  同学蓝:相叶同学QAQ

  同学二宫:竹马被拐卖了,不爽。

 

相叶雅纪也不是个笨蛋,他自然是知道樱井翔对自己真的好多头了。心里隐隐有些猜想,但是每次看见对方一脸笑的对待自己的时候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询问。

 

等小翔自己开口说吧?

他等着,但是对方的态度行为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啊,マーくん真是的——”二宫和也抱着个游戏机靠在相叶身上懒洋洋的说,“樱井翔有那么好吗!”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问。

 

大大的winner出现在屏幕上,二宫放下了游戏机:“他有好到能让你这个感情笨蛋想要直接告白的程度吗?”

 

他了解自家的竹马,虽然和熟人在一起就是天然开朗的笨蛋,但是实际上超级认生,性格温柔似乎还挺好欺负的——这样子的相叶雅纪会喜欢上一个他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嘛,而且还是个男人!?

 

“小翔——真的很好啊!”相叶反驳。

 

“哪里好?”二宫挑眉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相叶皱眉开始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一次看见樱井翔是在两年多前高一开学典礼的时候,那个时候樱井翔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做演讲,那样子的樱井翔看起来可真的是光芒万丈,坐在底下的相叶雅纪是仰着头看他的。

 

后来樱井翔在高二的时候成了学生会长,校辩论队的成员,校草。

 

天之骄子似乎就是为他而生的词汇。

 

后来的高三开始分班,他第一次这么近的看见樱井翔——温柔有教养的,学习好又聪明。相叶雅纪有些自卑,坐在窗边的座位偶尔抬头看向外面的樱花树他感觉那被风吹的晃动的花很像樱井翔,明丽并且温和的。

 

第一次和樱井翔说话就是那次在池塘边上了。

 

因为下一节是他有些苦手的理科所以相叶想在体育课的时候补个眠,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有谁在看自己睁开眼就看见了站在有些远的地方的樱井翔。

 

【相叶……君?】

 

相叶注意到他喊自己名字的时候有些迟疑——樱井同学其实记不得自己的名字吧,毕竟他这么不起眼。

 

【masaki!】

 

也许正因为自己的自卑,所以在樱井翔用极为自然的语气喊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心脏才会突然加速。

 

心跳一旦失控,大脑也跟着忍不住乱想。

 

冷静下来后,相叶发现不是自己的错觉,樱井翔是真的对自己好的过分。

 

他会帮自己补习,会在体育课上主动拉着自己组队活动,他会专门排好久的队来为自己买一份只是之前聊天时随意提到的想吃的甜点。

 

他真的太好了。

 

相叶雅纪按住自己的胸口,心口暖烘烘的。

 

“小翔,他真的很好很好!”他的脸有些发热,“Kazu,他真的非常非常好!”伸手比划了一个很大的圈,相叶说的也特别认真。

 

看着表情和语气同样坚定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勉强扯出了一个笑:“是嘛?”养了这么多年的兔子被人拐走了,好心塞啊啊啊!

 

“雅君你放心好了!你也这么好,樱井翔肯定也非常喜欢你。”二宫保证。

 

我的竹马,有谁不喜欢?小尖嗓喊聋你哦!

 

抛开这个话题不谈,相叶雅纪问二宫:“呐呐!Kazu!润这几天有时间吗,我找他有事!”

 

“唔,有的吧,怎么?”松本润是二宫和也的远方表弟,超级受欢迎的全才。

 

“下周白色情人节,我要准备给蓝酱的回礼。”相叶雅纪很自然的回答,“润不是料理超级上手嘛!我去请教一下!”

 

对吼!还有一个小姑娘在傻傻追着我家这个笨竹马不放呢!

 

二宫和也勾起了一抹笑:“我帮你联系一下润,这周六周日他有时间的~”

 

有些疑惑的看着tension似乎变高了的二宫和也,相叶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和你帮我尝尝味道哦?”

 

“诶?不要!相叶雅纪我警告你,绝对不要在巧克力里面加麻婆酱!”

 

“……诶?”

 

“诶什么诶!?你还失望了是怎么样啦!”

 

 

 

 

 

 

 

 

SA】平时看着不起眼的人实际上可能非常的帅  下

 

 

周六,二宫和也抓着他竹马的手就跑去了理发店:“麻烦把这个家伙给我打理的好看点!”他伸手取下了相叶的眼镜这样说道。

 

“……小和!”视线突然模糊让相叶有些不适,少年眯着眼睛去找自家竹马在哪。因为看不清而蒙上了一层雾纱的眼睛可怜兮兮的,二宫对此却视而不见。

 

理发师手里拿着把小剪刀听着二宫说要剪什么发型,笑眯眯的就下了手。

 

习惯一大堆头发顶在脑袋上,突然剪去大半让相叶有些不自在。等剪完之后,理发小哥帮他把碎头发都洗干净,凉飕飕的脖子让相叶哆嗦了一下。

 

“小和……突然剪头发干嘛啦!”他抱怨嘟囔着,又被自家竹马给推去另一家眼镜店。

 

强行被摘掉戴习惯了的黑框眼镜改配上一对隐形眼镜,相叶叹了口气:“明明是你带我剪头发配眼镜的,等下我还不要给你钱啊小和!”

 

二宫看着就像是换了个人的竹马笑了:“这次钱就算了,呐!雅君记得等拿下樱井翔之后请我吃怀石料理就行了哈!”

 

高瘦少年推了把竹马的肩膀:“小和!!”

 

相叶脸红了。

 

我辛苦养大的竹马就被那只仓鼠叼走了,不给他整点幺蛾子出来我跟你姓啊混蛋樱井翔!!

 

二宫扭头去看相叶雅纪的脸:“啊啊~我家雅君长得可真好看呢~”

 

确实是好看,二宫又肯定的点点头。

 

“哪有啊!!”相叶撇过头不去看二宫调侃的表情,“小和你也很好看啊!”小时候走在路上经常被误认成女孩子,我和你不都差不多啦!?

 

害羞了害羞了~

 

暗暗憋笑,二宫眯起眼睛心里已经在想象着明天上学后的情景了:“嘛~先去我家吧,润应该来了——不是说学做巧克力嘛!”他轻松地岔开了话题。

 

“啊!!对哦!!”相叶抓住二宫和也的手就往他家那里跑去,“下周就是白色情人节了!!!”差点忘记了还要给蓝酱做回礼。

 

……

 

今天樱井翔刚踏进班级门的时候就察觉到了班级里面哪里和往常不太一样,但是似乎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大部分同学除了在超小声的闲谈着之外一切和平常一样。

 

目光随意的扫过一圈教室然后视线猛地停止在一脸不自在的相叶雅纪身上。

 

“……雅纪?”他愣愣的念了一声,没人听见。

 

视线中的男孩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相叶雅纪像是松了一口气脸上带上轻松的笑意超樱井翔摆了摆手:“早上好,小翔!”

 

唔!

 

樱井翔楞了一下,长腿一迈就往相叶那里走去。

 

他忍不住伸手按住自己的左胸口,心跳噗通噗通还在加速个不停,樱井翔停在相叶雅纪的座位前面,手掌撑在桌面上细细看着相叶雅纪今天特别好看的脸。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樱井翔脱口而出:“雅纪,早上好啊!”

 

。。。。。。

 

白痴啊樱井翔!!你不是要说这一句的啊!拿出点气势来!!质问!质问懂不懂!!拿出你的男友力来问相叶雅纪!!为!什!么!要!把!自!己!打!理!的!这!么!好!看!

 

樱井翔眼前一片灰暗,不用动脑子他就已经可以预见了那个情敌成堆涨的未来了。

 

“……噗!”相叶雅纪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小翔表情好呆哦!”

 

他一阵无奈,只能放软了声音回复了一句:“我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你不用在意。”注意到周围的同学视线似乎都聚集在这里了,樱井翔赶紧加快语速:“雅纪中午天台一起吃午饭吗?”

 

“诶——”

 

“我约了蓝酱,额,就是隔壁三班的一个同学了!”相叶拖长了声音,“抱歉!小翔!放学请你喝饮料好不好~我中午有约了!”

 

少年俏皮的笑着,让樱井翔心一下子就软掉了。

 

嗯?

 

不对——

 

“蓝酱!?”樱井翔重复了一遍。

 

相叶从桌肚里面拿出了一包绿色礼品袋扎的好好的东西:“是啊~明天白色情人节嘛——我这边有准备了回礼,想早点给她!”他晃了晃那个袋子,樱井翔隐隐闻到了一股巧克力的甜香。

 

诶?

 

等等!?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大学志愿填了庆应大学头脑是众人公认的好的樱井翔整个呆住了,此刻的他完全无法进行思考。

 

白色情人节,帅气的少年,巧克力的回礼,一个女孩。

 

大脑开始活动,樱井翔的脑袋自发自动的将这几个关键词给串联起来,反应过来之后就是一个两情相悦清新单纯的校园恋爱故事。

 

嘘だろ!?

 

也没理会相叶雅纪看向自己有些担心的视线,樱井翔僵硬着身子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把包放好取出了第一节课要用的课本。

 

糟糕——小翔,好像误会了诶!?

 

相叶雅纪也不笨,一下就猜出了樱井这幅失神模样是因为什么——他感觉好笑的同时也有点窃喜,也许还掺杂一点不满。

 

樱井翔,你喜欢我的话请直接告白啊!你就算真的以为我和蓝酱要在一起的话,你向我确认一下总归是要的吧!?你还真的准备我先说嘛!!

 

所以说明明是你先来找上我说话的,你又不主动到底是几个意思!?

 

相叶雅纪炸毛了。

 

冲着会位子的樱井翔背影呲牙,相叶只感觉一阵气闷。

 

伸手支着自己的的下巴看向窗外花瓣已经掉了大半的樱花树:“那个…笨蛋!”一对大大的兔子眼里还满满的是委屈,怎么看怎么可爱。

 

午休

 

天台

 

相叶雅纪和蓝

 

女孩瞅着眼前帅气的大男孩满眼难过:“相叶同学第一次送我的巧克力QAQ”一双手小心翼翼的捧住那个绿色的小纸袋。

 

“……没那么夸张吧,蓝酱。”相叶有点不好意思,他小声的说,“味道没有你做的好啊,蓝的巧克力真的很好吃哦。”

 

她脸红了,女孩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重新抬头:“那……相叶同学,你是想和我说什么?”

 

她的手捏住衣角,视线固定在相叶雅纪的下巴上没敢乱动。

 

今天相叶雅纪真的太好看了。

 

深蓝一直都知道相叶雅纪很好看,喜欢相叶雅纪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就是第一眼的惊艳——阳光底下好像镀金的头发,笑弯起来的眉眼,十五岁的少年清逸俊秀。

 

当时脑子一冲动就脱口而出一句‘同学我喜欢你,你叫什么名字’,事后的深蓝只想一巴掌抽死出糗出大发了的自己。

 

相叶那个时候不像其他人一样在笑她,而是双颊慢慢染上了粉红然后很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只是一句话深蓝就知道自己真的喜欢他了,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你甚至和他没有过其他接触心就擅自加速了。

 

这种单纯的喜欢已经持续两年多快要满三年了,在第三年白色情人节的前一天,她喜欢了这么久的男孩第一次给了她情人节的回礼,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终于来了嘛?

 

深蓝想到。

 

“蓝酱……我今天是想很正式的最你的感情做出回复。”少年说,风吹过了天台轻轻撩起两个人的头发。

 

呼——

 

女孩深深吐出了一口气。

 

“很抱歉,蓝酱。”

 

然后,她毫不意外的听见男孩的声音。

 

“……我知道了。”女孩低下头看着灰色的地面,她在很努力的平稳着自己的声音,“那相叶同学,你可以告诉我吗,你喜欢的人是谁?”

 

快要三年的时间,深蓝自认为自己大概算是很了解相叶雅纪的了,她想眼前这个少年大概是有了真正喜欢的人了所以在想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吧?

 

听到女孩的问句相叶有点不好意思的歪头:“嘛——”

 

“不好说吗?”蓝已经在心底勾出了一个大概的人影了。

 

“也不是不好说……”相叶雅纪有些吞吞吐吐的。

 

“是——”女孩试探的在问,“二宫同学吗?”

 

“是我同学樱井翔!”

 

……

 

……

 

双双沉默。

 

“诶!?蓝酱你在想些什么!!我和小和!?”相叶雅纪被吓到了,一对兔子眼瞪得很大,“不不不,这太可怕了啊!”

 

我在想什么?

 

深蓝反问自己

 

肯定是关于你喜欢的人是谁的事情啊!我这么多年就差像stk一样跟着你的结果就是发现相叶同学你除了二宫和也之外没有其他的朋友了诶!我当时还很傻的因为自己也是你的朋友了而开心傻笑了一个月。

 

如今,相叶同学!你竟然告诉我你喜欢的是那个樱井翔!?那个除了长得帅头脑好有礼貌家世也很好之外就没有其他优点的樱井翔!?

 

“……那大概是我误会了吧?”女孩有点勉强的扯出了个笑出来,“樱井同学,挺好的。”

 

哪里好!如果是二宫同学也就算了,毕竟他和相叶同学是竹马竹马!为什么是樱井翔呢,那个和相叶同学也不过是这个学期刚认识啊!

 

尽管心里有诸多的不理解和不爽,深蓝还是维持了自己最好看的微笑:“相叶同学,你和樱井同学肯定会幸福的!”她这是心甘情愿的祝福。

 

幸福什么的——

 

相叶脸又红了:“蓝酱肯定也可以找到非常帅气非常好的男朋友的!”

 

会找到男朋友我承认,但是呀,那个人肯定不是你了呀。

 

深蓝看见她喜欢了好久的男孩欢快的推开天台的门走了,随着门被风恍噹一下带上的巨响女孩的眼泪也与此同时划过了脸庞。

 

面上看起来平静,但是怎么可能真的平静啊!

 

那个男孩是她喜欢了将近三年的人!是她用了整个青春最精华的时段去喜欢的男孩!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有那么一瞬间深蓝感觉自己的头脑全都是空白的,什么也没有,只知道杵在那边傻傻的哭着。

 

“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失恋嘛?再说了,你还没恋呢!”正当女孩准备默默一个人蹲去角落去疗养情伤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不需要多分神去分辨女孩就脱口而出他的姓名:“二宫和也?”

 

裹着有点宽松的校服手里还捧着游戏机,二宫和也慢吞吞从天台侧面的阴影中挪出来:“这可不在我的意料之内——教室里面太吵我来上面打游戏的。”他是这么说的,顺手把游戏机给塞进口袋里。

 

“好了——”

 

二宫伸了个懒腰:“女孩子就别哭了,不好看。嘛~想开点,雅君连我都没喜欢更不可能喜欢你了,输给樱井翔也不亏哈。”

 

“……没有你这么安慰女孩子的啊!”蓝一下被气笑了,看着二宫和也懒洋洋的背影也失了想哭的心情了。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相叶同学竹马的份上,就你这个语气我绝对要打你的啊!

 

二宫摇头表示无所谓:“有用就行啊。”

 

如果不是我和你是同学还挺了解你的份上,我会以为你在撩我啊!

 

瞥见女孩的表情以二宫的头脑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想法,他翻了个丝毫不影响自己帅脸的白眼——这姑娘其实挺好,就是老是会想太多了。

 

离开了天台的相叶冲回了教室从桌肚里面又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纸袋然后又冲出了教室。

 

他是在树林里池塘边上找到樱井翔的,那位校草同学抱着膝盖坐在那边顶着湖面在发呆,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我失恋了我很可怜别来惹我’的气息。

 

什么吗,好可爱啊!

 

相叶捂住嘴憋笑,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然后把粉色包装的小袋袋放在他眼前晃了两下。

 

“诶!?”樱井仰头去看迎着太阳就好像自身都在发光的少年,“雅纪!?”

 

少年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樱井翔的胳膊弯里然后弯着腰笑呵呵的问:“樱井翔同学!”

 

樱井愣愣的开口:“到。”

 

“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相叶问,巧克力的味道透出袋子传到了樱井翔的鼻息之间,香甜可口。

 

阳光下面,两个少年的目光交错。

 

 

—END—

 


 
评论(7)
热度(152)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