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SA】トレモロ 1-END

 【SA】トレモロ  1-END

 

注意:

家庭教师  X  高三生

年龄差


 

 

 

 

(1)

 

 

“樱井翔!!你要怎样才答应和我交往啊!”

 

相叶雅纪就差把手里的原子笔戳上男人的脸了,语气有些冲,但是比起说生气倒是更像抱怨一点。少年变声期刚过,就连生气的时候声音也是软绵绵的。

 

男人没理他,只是推了下眼睛把一份新到连折痕都没有考卷放到相叶雅纪的面前:“做完,分数有八十以上的话今天课程就结束了。”

 

结束!?

 

“你怎么……”相叶气急,“我都跟你告白这么多次没给个回应就算了,还这么冷淡?”

 

“樱井翔,我喜欢你这件事情是让你感觉恶心还是什么,用得着这样吗!”

 

也是该庆幸家里没人,不然相叶也没法子这样大声的责问。

 

樱井翔用手指点了点桌面上平铺的试卷:“相叶君,我对小孩子没有兴趣,再加上和我签合同的是你父母,我并不准备和雇主的孩子有超出师生之外的关系。”

 

樱井的声音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有点低但也宽厚,相叶雅纪喜欢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被他的嗓子给迷住的。

 

“接受还是拒绝你也给个答案好不好,樱井翔我喜欢你这么久了,真的等得难受了。”相叶说小也不小,十七岁的他是个漂亮极了的少年。说大也不大,他确实还差不少才成年。

 

“我不说拒绝是因为如果我说了你肯定还会追问原因吧?”樱井翔无奈,看着相叶三两下把卷子扒到面前鼓着腮帮子开始写的动作暗自发笑。

 

“这么了解我的话就答应呗?”

 

发现自己性向不同是相叶十五岁时候的事情,这并不会影响到他什么。一样的上学一样的写作业一样的打棒球,因为没有喜欢的人,所以就算发现自己对于女性没有兴趣之后他也没什么改变。

 

直到半年前父母给他找了为家庭教师,相叶雅纪才第一次为了恋爱的问题开始烦恼。

 

樱井翔是个典型很受欢迎的男性,相貌英俊个性温和,哪有人会不喜欢?十七岁的相叶雅纪对二十七岁的樱井翔一见钟情了——一开始仅仅只是因为他的脸对胃口罢了。

 

本来只是想着看看这位老师的脸解解馋,可是一切在相叶雅纪发现樱井翔性向也不是女的时候就偏离了他最初的意愿。

 

性向不同本来是最大的问题,一旦消失少年那一点点小心思就忍不住汹涌起来了。

 

没谈过恋爱的相叶雅纪一时也没想到其他的办法,只是再一次父母不在家的补习里面直接跟樱井翔告白了。樱井却好像没听到的样子,推了下眼镜就让他认真听讲。

 

这态度持续了快半年了,相叶雅纪并没有自己被冷淡对待的不爽而是发挥了他钻研棒球的精神,半年如一日地缠着樱井翔给个答案。

 

“我对小孩子没有兴趣,这话我说过很多遍了。”

 

樱井在翻阅一本最新的JUMP,语气轻飘飘的没有欺负。

 

“……我快要成年了。”相叶雅纪写字的力道加大几分,几乎就要划破了纸面。

 

“比我小十岁的人没资格说自己不是小孩,小朋友乖,做卷子啊。”樱井翔顺手揉了把他的头发,藏在反着光的眼睛下面——那对眼睛笑意满满。

 

啧,好气。

 

好像被真的当成小孩子对待了,相叶雅纪感觉一阵火大,发出几声带着恶意的哼哼之后他还是乖乖低头写着复杂的公式。

 

约莫大半个小时的安静之后,少年把卷子往樱井翔那边推了推。

 

他颓然地把头埋在胳膊里,嘴巴嘟地很高,看着可是十分的委屈。相叶趴在桌面上看樱井翔在批改卷子,窗户外边漏进来的阳光让樱井一半的侧脸都镀上了金边,眼睛也在光底下变得更加的晶亮澄澈。

 

“老师,你真漂亮啊……”他捂住嘴巴呼呼笑着,好像做了个极棒的恶作剧般。

 

莫名被夸了漂亮的樱井翔并不开心,他想也许可以给这个少年再多补补国文课,男人可不是用漂亮来形容的。如过一定要用漂亮的话,单看外表,纤细的相叶雅纪也更适合这个词才对。

 

“八十六分,还不错。”

 

把错题全都圈了出来,樱井翔嘱咐:“小朋友,这些题你要好好看看啊,下周过来上课我还要考的。”

 

说着他就要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相叶雅纪赶紧伸手捉住了他的一角:“樱井翔,留下来吃完饭吧,妈妈今天做说要做炖菜,超好吃的!”

 

“饭后甜点要有巧克力千层!”

 

下意识的挽留,相叶雅纪想和这个男人再多呆一会儿。

 

两个人待在一起,就算不说话两人之间的氛围也宁静地让人眷恋。相叶雅纪静静地看着他,努力让眼神看起来干净透明单纯并且可怜巴巴的,如果可以,适时地加上一句软绵的“喵”或者“汪”就更好了。

 

这个小孩大概是不知道这个上目线具体有多可爱。随便这样子看人是想要怎样?

 

这半年以来第无数次的,樱井翔因为这个小朋友感觉到头疼。

 

“我知道了……别拽我衣服,很贵的。”好半天,他才说得出这一句。

 

少年立刻收手,表情看起来开心极了。

 

你开心就好——重新拿起JUMP,樱井翔不再去看相叶雅纪可怜巴巴的眼神。

 

再抬头时他看见几乎贴到自己脸上的相叶雅纪,那少年龇着牙冲他说:“樱井翔,漫画比我好看?”

 

“你陪我聊聊天呗!”

 

樱井合起漫画:“确实好看……注意礼貌,别对老师直呼其名。”

 

确实挺好看的,眉清目秀,离得近了看也找不出不好的地方。樱井翔垂下眼帘,一伸手就把这个还在往这里靠的少年给拨开:“太近了。”

 

唔,什么味道呢?

 

有点像是柑橘系的清香,还带着点甜,这个小朋友用香水了?

 

“喂,樱井せんせい~你喜欢我这么叫你呀?”

 

总感觉这个小孩笑得挺不怀好意的,樱井翔眨眨眼,让自己恢复了冷静——虽然对方估计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走神。

 

“せんせい,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能答应和我在一起啊?”

 

相叶雅纪挪了下身子坐正,但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软乎乎的,像根羽毛一样搔着人的耳朵尖。

 

“等你变成大人再说。”

 

“大人大人大人……樱井翔!我真的不是小孩子啊!”相叶雅纪很奇怪为什么对方会认识已经十七岁的他还小,虽然没有成年,他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喜欢樱井翔,想吻他,想和他交往。这又不是大人的专利。

 

相叶雅纪这么想着,越想越觉得委屈——他讨厌樱井翔把自己当成小孩看的这一点。

 

然后他一头撞过去,嘴唇刚好的贴在樱井翔的脸颊上:“——唔?没味道诶。”他还以为会想小说里写的那样,会是甜味的。

 

诶?

 

樱井翔愣了。

 

这个小孩在干什么?亲我!?

 

脸颊上柔软的感觉几乎快要消散,可是刚才突然激烈的心跳还未平复。樱井翔的手不自觉握紧,指甲掐进了手心。

 

这个小朋友知不知道他刚才到底干了什么?

 

虽然只是脸颊,但那也是个吻。

 

稍微偏一点就可以碰到唇的吻。

 

“小朋友,谁跟你说吻是有味道的?”话刚出口樱井翔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声音回一下变得如此的哑,而眼前的少年却还没有察觉。

 

“小说和漫画,各种形容都看过。”相叶说,他的语气这会儿天真烂漫到让樱井翔感觉上火,“有说是糖味的,有说是花味的,可是你是没味道的诶樱井翔。”

 

十七岁的人了,少信那些漫画小说的不行吗。

 

这话说出来,实在过分撩人了。

 

樱井翔感觉有人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没办法呼吸,只能盯着这个少年弯着的嘴唇看。

 

“没味道不好吗?”

 

他把不知道该放哪的手塞进口袋,指尖却碰到了总会随身携带的巧克力。

 

“我还是喜欢甜味的啊……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没味道也挺好吃的。”相叶雅纪笑道,眉眼弯弯的模样实在是好看。

 

拿着巧克力的手实际上并没什么力气,掌心掐出来的月牙形指甲印字很深——而让樱井翔这样掐自己的自制力早在相叶雅纪说好吃的那一瞬间消失了。

 

这不能怪我,实在是这小朋友太撩的缘故。

 

才十七岁的小朋友,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呢?

 

樱井翔不解,把剥开的巧克力扔进嘴里:“我的话,是巧克力味的。”这么说着,樱井拉着相叶雅纪的手腕把他按进自己的怀里。

 

嘴唇贴上他的,舌尖轻易撬开对方的唇,伸过去轻轻舔了一下就让这少年软了手脚只能趴在他怀里。

 

融了小半的巧克力顺着唇舌过渡到了相叶雅纪的口中,可可的甜香与一点点几乎无法察觉的苦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过了好就他才想的起来挣扎,结果轻易被樱井翔给抱住无法动弹。

 

樱井把这个被自己给亲懵了的少年给抱紧,声音低哑:“小朋友,你还小……你不该招我的。”他亲了亲相叶雅纪的眼角,他的眼眶都红了,嘟着的嘴也是漂亮的粉红色。

 

“……你、你干嘛啊!!!!”少年后知后觉,伸手捂住嘴巴闷闷地问,茫然慌张的模样一点也看不出其实是他先动的嘴。

 

感到好笑,樱井又落了个吻在相叶的手背。

 

“小朋友,我和你之间的吻是巧克力味的,才不是没味道的哦。”

 

捂着嘴巴的相叶雅纪没有搭腔,只是露出发间的耳朵是通红的,没有过相关经验的少年虽说知道亲吻的方式各种各样,但也没有想过自己和樱井翔真的可以这样做。

 

简单来说就是,相叶雅纪有点怂了。

 

他低着头把脸埋在樱井翔的星空,过了好久才讪讪出声:“喂,樱井翔,我们可以交往了吗?”亲都亲了,如果还不能交往的话……相叶雅纪想自己也没办法做什么啊——啊,可恶,脸好烫。

 

从会跳脚炸毛的大兔子变成了软乎乎的垂耳兔,这个小孩也太可爱了吧!?

 

“尊称,我还是你老师啊。”

 

“为什么,不是情侣了吗?”

 

“未成年不准反驳,亲爱的相叶同学。”樱井把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架到相叶的脸上,度数不深,相叶带着也刚好——透过镜片,他清晰地看见樱井翔看着自己的眼神比刚才那块巧克力还要甜。

 

他鼓起脸嘟囔着些什么,樱井翔好奇。

 

“せんせい?这算是情趣吗……好奇怪……还是直接叫樱井翔比较顺。”小兔子碎碎念中,“还是叫小翔?翔翔?”

 

“咦咦咦——”

 

“都好奇怪……”

 

语气里面的嫌弃也是可爱得不得了。樱井翔把这只碎碎念的兔子摁回怀里,又一次亲上去。

 

巧克力的余味还在,甜的。

 

“小朋友,你整天脑袋瓜里想什么呐。”

 

 我也想知道我整天在想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导致我整个人都变得乱七八糟成天东想西想的。


错都在你,如果不是你出现在我眼前,我还是原来那个只知道打棒球的普通人而已。


一切都是你的错,反驳无效。


不过稍微抱怨一下也是可以的。


“相叶同学?”


相叶雅纪揪住了樱井翔的发尾,仰头亲了口樱井翔的嘴角——他笑了,眼睛都弯起来看着是十分满足。


也就只准你抱怨一下哦,谁叫我喜欢你呢?


“せんせい、好きだよ。”


“知っている、雅紀。”

 

 

—END—




深蓝有话说:

原名叫: 【SA】就算是老师有爱也是可以的吧!

槽点太多所以被我否决了。

最后还是跟着习惯走,文名字是我写的时候听得歌。

这首歌,绝体延命开口瞬间入坑,洋子的声音占一半歌词占一半,超棒的!



【小声bb】那个,就是,你们有没有,评论<( ̄ˇ ̄)/

评论(15)
热度(88)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