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模特组/润雅】99.9%恋爱达成 — 中 —

【模特组/润雅】99.9%恋爱达成  —  —

 

预警:

ABO

Alpha X Omega

傻白甜

深山大翔  X  波多野卓己

 

 

 

一个人单身久了,早上起来看见桌面上摆着做好的早餐倒是另一种新奇的体验。

 

深山大翔在白衬衫外面套了件不怎么合身的围裙正把煎好的鸡蛋和培根往桌上端,波多野卓巳不知怎么就有些想笑。

 

他很久不曾在公寓里面见到如此有人情味的场景了,突然撞见心口瞬间便是软得一塌糊涂。

 

结婚还是挺不错的,有早餐吃。

 

“波多野君,甜党还是咸党?”深山拉开椅子让他坐下问,“我看了一下冰箱材料实在不多,就做了简单一点的早餐。”

 

“甜的。”

 

绵细的白糖洒在了煎蛋上面,一把叉子被塞进波多野卓巳的手里:“早上好,波多野君。”深山大翔坐在了他的对面,端着咖啡轻啜。

 

“早上好,深山君。”问好的语气无比自然,波多野卓巳这会儿完全没有家中多了一人的不自在。人啊,真的是适应性很强的生物——当然,如果空气里面属于对方的信息素能再淡一点就好了。

 

早餐很美味,即便是一早上起来没什么胃口的波多野也吃了精光。他拿着手机靠在沙发上望着穿上外套准备出门的男人:“要去工作了?”

 

“嗯,我可是得再努力认真点了。”深山大翔道,“毕竟和以前不一样,现在的我有个家庭要照顾了。”

 

这算是情话吗?

 

波多野卓巳不清楚,他放下手机走到玄关。帮这位律师整理好不平的衣领后,他说:“那么——请努力养家吧,旦那さん。”

 

细白的指尖抚平了衣服的折痕,波多野卓巳很好的适应了对方伴侣的这一个身份。

 

深山大翔感觉这一句‘旦那さん’着实暧昧,在那股不自在弄红脸之前他就赶紧扭头:“波多野君,靠太近了。”

 

“……啊抱歉,我这边失礼了。”

 

这个人还真是可爱。

 

“不,只是我有些不习惯罢了,旦那さん。”

 

两人对视一样默契地笑了。

 

稍微正了一下神色,深山大翔伸出手:“普通家庭之间这个时候会怎么做?”

 

“大概告别的吻?不过还是慢慢来吧。”波多野伸出手靠上了他的身体,“先从拥抱开始比较好,路上走好哦。”

 

Omega的可可甜香是最上品的味道,深山大翔不自觉屏住呼吸。

 

“虽然我感觉我的工资可能比你高不少。”本来还算良好的气氛静悄悄地散在了波多野一句轻轻嘀咕了,深山挑眉没有搭话。

 

身体不好请假在家的人还是好好休息的比较好吧。律师放开了医生,嘱咐了一句注意休息便转身去了事务所。

 

结婚啊,并不讨厌。

 

深山大翔往嘴巴里扔了一颗糖,恰巧是巧克力味的,和前一夜扰得自己无法入睡的那人是同一个味道。

 

“……我真的结婚了啊。”

 

一天过去了,他感觉还是有些不可思议。深山大翔结婚了,对象是一位清冷的Omega,他想自己肯定不会怼接下来的生活感到不耐——大概是因为那99.9%的基因匹配率吧,近乎百分百的契合,一见面他就知道自己命里的那个人肯定是对方了。

 

他看了眼自己的手。

 

就这么简单的结婚了,等之后是不是要补办一次婚礼?或者是买一对戒指?

 

“这个还真的得我来买。”

 

深山把嘴里的糖嘎吱嘎吱的咬碎吞下:“Omega会喜欢什么款式啊……”他想着,惯例地忽视了明石的打招呼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啊啊,今天的深山状态也是真好啊——”明石看着自己握空的手感叹。

 

“深山律师是不是有哪里不太一样?”几位律师助理凑在一堆看着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的深山大翔在讨论。

 

“哪里?”

 

“怎么说呢——气质?气场?有点不一样了啊。”

 

闻一闻空气里几乎可以用‘荡漾’来形容的信息素,对信息素味道不太敏感的Beta还好,那边同样是Alpha的立花律师都差点被刺激吐了。

 

都是Alpha干什么要互相伤害?知道和对方的味道不可能兼容就不能收敛一点?

 

立花彩乃捂着鼻子摊在桌面上一脸的生无可恋——Alpha最了解Alpha,但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了解深山大翔地!又不是发情期,这么荡漾是想干嘛?

 

这一天没有案子,之前的案件处理完之后的文书工作也有助理在做,难得的刚到下班时间深山大翔就背起包冲出了办公室。

 

“……小学生?”

 

“……去约会?”

 

“……喂喂喂,那可是深山大翔啊。”

 

像小学生一样任性并且一颗心投在寻找真相上注孤生的深山大翔啊,你们的猜测很不靠谱的——自认十分了解深山的明石达也内心疯狂吐槽。

 

对此,如果当事人知道的话估计只能说一句他还不够了解他。

 

深山大翔的确任性也的确没有兴趣恋爱,所以他不任性地和刚见过一面的人结婚了——这似乎没什么不对。

 

他走进了一家珠宝店。

 

波多野卓巳的指围在早上给他塞餐具时的一碰就早已经明了,那么细长的手指如果戴上戒指恐怕只会更好看吧。

 

跟着导购小姐看着一款又一款的戒指,深山大翔好不容易发现一款符合波多野气质的戒指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戒指自然是不便宜的他却没有犹豫地刷了卡。

 

这是套牢了他和波多野卓巳接下来生命的指环,多花点钱也是理所当然。

 

“工资没有波多野先生高,如果戒指我还不肯花钱买的话哪来脸说我娶到了为那么清冷漂亮的人啊。”说着深山就自己笑了起来。

 

他想起来家里那位医生的模样。

 

初次见面时波多野卓巳身上穿着最简单不过的衬衫长裤,听说刚做完一场大手术的波多野皮肤白到近乎透明,细瘦的手指拿着一支印章在婚姻届申请书上盖上自己的名字。

 

真是位冰凉的人。

 

那对黑眸看似澄澈却又深不见底,好看得惊人。

 

工作也得更加加油了,毕竟我可是他的旦那さん啊。

 

打开房门,深山大翔就看见医生在桌边坐着,桌面上已经摆上了还冒着热气的饭菜。

 

波多野卓巳笑道:“欢迎回家,旦那さん!”

 

眉眼之间满满的笑意,深山大翔在想——啊,我到家了。

 

这是他和波多野卓巳的家。

 

“我不怎么会做饭,这是外卖……不准嫌弃哦。”他把深山的包放到玄关的柜子上,迎着这位Alpha进了家门。

 

深山在他放下手的时候轻轻捉住了波多野的指尖:“医生这么好看的手不适合进厨房的。”

 

“这是情话?”波多野挑眉。

 

“这是实话。”他反驳。

 

波多野卓巳笑得好似更加的开心:“所以说实话就是最好的情话,倒也不假。”

 

深山大翔牵着他的手指摸索了一下指根,他把口袋里刚买的戒指套了下去:“果然很适合。”银色的指环上内嵌着一颗晶亮的钻石,看起来简单极了,也是最适合波多野卓巳的。

 

“两枚。”他向医生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虽然没有婚礼,但是至少我们有结婚戒指。”

 

“……很好看。”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让波多野卓巳又一次的确信自己结婚了并且伴侣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体贴细心。

 

这是结婚戒指啊。

 

久违的,像个刚到青春期的孩子捧着手上的戒指左看右看也不嫌腻。深山大翔感到好笑:“波多野君,晚餐要冷掉了啊……”

 

“我只是稍微有些兴奋了。”

 

这是实话,因为这位本来清冷的医生耳尖都变得红了。

 

“……啊,是吗。”他真好看。

 

结婚第二天,深山大翔认为自己真的很喜欢波多野卓巳了,很少会有这样子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总感觉欣喜莫名。

 

晚餐的味道不算是十分的好,稍微重新调味一下也能入口,伴着经过一天终于习惯了的对方的信息素也算是饱餐一顿。

 

洗碗的是深山大翔,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波多野君的手是握手术刀的,可不能伤到’,这倒是让波多野有一种自身是琉璃的错觉。

 

晚上还是分开睡的,波多野卓巳犹豫了好久还是给自己注射了一点抑制剂,透过门和墙的组阻隔那股薄荷味已经淡了不少却还是撩人得很,这让人有些无法难以平静。

 

之前还在烦桌上时他和深山大翔都接到了一封邮件,是关于他们婚姻关系回访的问题的,时间就定在下周的周六。

 

一般回访这事十分简单,无非是看两人是否真诚地对待婚姻而不是为了些目的而假结婚的。

 

波多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一般来看是否真心结婚的最简单方法就是查看是否有过标记。

 

结婚了,并戴上了戒指。

 

但是……标记?

 

波多野卓巳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心里承受能力去接受这件事情。

 

嗅着空气里清凉的薄荷酒的味道,波多野闭上眼睛——他在睡着之前猜测自己今夜的梦里大概会再一次梦到自己在饮酒,说不定身边还会有刚认识的那个Alpha相伴。

 

这么一想,如果是深山大翔的话,被标记也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如果只是暂时标记的话。

 

永久标记?

 

他还是有些怕的。

 

 

 

 


—TBC—




结婚之后安安稳稳在恋爱的律师和医生~

基于婚后的一见钟情




深山大翔:比小学生任性还对恋爱没兴趣的本律师直接结婚了,傻了吧~


波多野卓己:明明几乎百分百的般配,我怎么还这么害怕被标记呢emmm



【深蓝:还有0.01%的不适配呢(小声逼逼)】

【那个0.01%的不适配是我和波多野医生百分百的适配】



【悄咪咪暗示】

人家还想要评论!


o(*////▽////*)q




评论(23)
热度(149)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