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模特组/润雅】99.9%恋爱达成 — 下 —

【模特组/润雅】99.9%恋爱达成  —  —

 

预警:

ABO

Alpha X Omega

傻白甜

深山大翔  X  波多野卓己

R有 不多

 


 

当波多野卓巳向深山提出暂时标记的时候,对方似乎有些不解。

 

“只是暂时的?”

 

“永久的……我有点怕。”波多野卓巳也没有想着掩饰什么,“深山君,我是医生,我在手术台上面看多了受到伤害之后甚至要求切除腺体的Omega,实际上我是很害怕。”

 

“不是说我后悔结婚什么的,只是一步到位真的挺可怕的。”

 

“这样啊,没关系哦。”深山回答,“我们才刚认识……额,第三天?第三天谈临时标记也比其他人早上很多了。”

 

波多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还没见面就决定结婚也是比别人早不少了的,深山君,早餐吃什么?”

 

他问,坐在椅子上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三明治和奶咖。”

 

“我感觉我都胖了不少,肌肉线条快要没了。”波多野的声音还有些未睡醒的倦怠,“还有一个月才回去上班,我在那之前可能就要胖子了。”

 

深山摇头:“怎么会!你太瘦了要补一补。”他知道波多野动过手术身体亏损地厉害,第一次见面时他单薄到近乎透明的模样让人难以忘怀——能养得肉一点也挺好的。

 

“再懒下去我回去工作之后可就得不是了哦。”一块三明治被送到嘴边,就着深山的手咬了一大口,波多野卓巳眯起眼睛,“你对我太好了,深山君。”

 

“我对你好是应该的,旦那さん。”

 

都结婚了,对对方好一点难道不是应该的吗?深山大翔笑着问,波多野没有点头也没有反驳,他只是下意识地摸索了一下手指上新增的那枚戒指。

 

“真甜——”明明是酒味,结果却这么甜真的可以吗?

 

“这是夸奖?”

 

巧克力的味道因为靠近而更加清晰,深山大翔问他,声音低了一些。

 

靠的太近了——这么想着,波多野抬头去看对方的眼睛,深山的眸色有些淡,被认真盯着就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真的太近了,但是不讨厌。

 

“这是实话。”他回答,就和前一天深山大翔对他说的那样。

 

医生笑了:“深山君真的很会说情话呢。”

 

结婚的第四天,波多野卓巳感觉自己的伴侣确实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也许是气氛使然,他坐在那里没动只是稍微仰头,就吻到那律师先生的嘴唇:“唔?奶咖的味道。”

 

咂嘴稍微回味了了一下,波多野类似于调侃的话惊得这个愣在那不知道动弹的深山大翔红了脸:“……波多野君!”

 

只是嘴唇和嘴唇的触碰就能让他失态,那之后的事情呢?

 

本来并不是太期待的,但是此时此刻却很在意——是不是那个时候,这个人会出现更加可爱的反应?

 

也许是波多野眼里的兴味和调侃太过于明显,深山大翔视线在他的脸上晃了两圈最后略有些狼狈的移开。

 

“波多野君,你这样也是犯规的。”嘟囔着然后沉默两秒,深山低头吻了他的嘴唇。

 

和信息素的味道不同,这个吻主要尝到的是刚才那口三明治的味道。有些咸的是自己特调的酱汁味。

 

很美味。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不长却足以让医生也面红耳赤。

 

“扯平了。”律师先生说得颇为俏皮,让医生不知道此刻该是害羞还是恼怒。深山坐到另一边开始吃早餐,第一次经历如此深入亲吻的医生也低头小口啜着杯子里的饮料。

 

“……我感觉我比较吃亏一点。”

 

肉碰肉和深吻,怎么想都不能画上等于号。波多野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和一名律师争论这事情的念头。

 

因为是夫夫了,让着点也没事——今天的医生也很有持家风度。

 

临走的时候他们还是互相拥抱了一下,两人都想着也许再过几天他们就可以自然地将拥抱变成亲吻。

 

对于普通情侣来说也许进展有些快了,但是对于他们,确实顺气自然地刚好。

 

“波多野君,冰箱里我做了焦糖布蕾和奶昔,下午三点的下午茶可以吃那个哦。”

 

“嗯!”

 

我的旦那さん真的体贴/可爱。

 

结婚的第四天,他们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对方——过一辈子可能也不会厌烦的喜欢。

 

今天的深山大翔身上信息素依旧荡漾地不太正常,同事的其他几位律师继续着昨天没有完的话题——深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依旧讨论无果。

 

立花彩乃翻着手里关于刑事律师的专门书籍,视线不经意地略过深山大翔身上却瞬间愣住。

 

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过于特殊的首饰和位置让她没有办法不去多想。

 

猜测之中的事实在这一刻突然十分吓人——全办公室竟然是最不可能的那个人最先脱单!?这中间肯定有哪里不太对吧!

 

说不定真的只是装饰用的戒指呢?

 

勉强安慰下自己之后还没等去问当事人求证就来了新的案子,众人拿着打印好的资料互相对视一眼,照例的是深山背上包就要去找当事人询问事件经过。

 

“有干劲过头了吧,年轻真好啊。”

 

不知道是谁感慨了一句,获得了其他人的认同。

 

案件有不少的疑点,到了晚上快要十点的时候却还是没有进展,已经决定通宵的深山大翔看了眼时间才惊觉自己并没有和医生说一句自己可能会晚归。

 

啊,糟糕。

 

“不知道睡没睡啊。”琢磨着该不该打个电话回去,深山大翔望着手机界面迟疑着。

 

拇指在绿色的通话键上滑来滑去就是下不定决心按下去。扭头看了下其他的同事们,基本都披着件衣服陷入不怎么踏实的睡眠中了。

 

估计是睡了——

 

“还没睡哦,深山君。”

 

“……!!??”一声惊呼被噎在喉咙里,深山大翔瞪大了眼睛望着门口高瘦的人影,“波多野君?”

 

“嘘——你的同事们都睡着了啊。”

 

果然很可爱。

 

不知为何开始沉迷于伴侣吃惊变脸的波多野卓巳毫不掩饰脸上的笑意,他抬起手把食盒塞给深山大翔:“我看见家里面你名片上有公司地址所以擅自决定来送点晚餐,打扰到了吗?”

 

“不,并没有。”深山大翔拉着波多野的手离开了办公室,睡着的同事们并没有反应。

 

轻轻带上门,他带着伴侣到了另一边空着的茶水间里。

 

波多野带来的晚餐是很精致的寿司拼盘,分量远远不止一人。

 

“本来在想也许可以和深山君的同事打好关系的,所以买的比较多。”波多野拿着纸杯接了两杯的热水放到桌上,“工作辛苦了,深山君。”

 

“你也是——这么晚了,还是回去休息吧。”寿司的味道很好,深山拿了一个送到他的嘴边。

 

“才十点啊。”波多野笑了,“你可别小瞧一个医生的体力。虽然我现在是门诊医师,但是之前一连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也没少做过。”

 

嘴巴里的寿司味道不错,不过波多野还是偏爱对方做的吃食。喝了一口热茶弄暖了身子,他问:“工作遇上了难题吗?”

 

深山想了一下还是点头:“稍微,我在处理的案子有一些疑点,今晚可能不回去了。”他握住了波多野卓巳的手,冰凉的。

 

“波多野君早点回去吧,明天晚上我会尽量回家的。”

 

“工作要紧,反正我明天还是没事。”波多野也拿了个寿司去喂深山,“明早我给你带件换的衣服和早餐过来怎么样?”

 

深山张嘴,吃点的时候舌尖还稍微碰到了波多野的手指一下:“嗯……那就辛苦你了。”会不会太暧昧了?不过既然已经结婚了的话,这应该只是普通的亲近程度吧。

 

他吻了一下医生的嘴角,然后又抱了好一会儿才舍得放开手。

 

时针跨越了12,结婚的第五天深山大翔变得更喜欢波多野卓巳。

 

第二天一早几位律师醒来,捂着咕咕作响的肚子收获了一个空空的寿司食盒,他们目瞪口呆地望向悠哉整理着现有线索的深山大翔——这是人干事!?

 

过了快有一分钟,欣赏完了同事们可以用悲愤来形容的表情之后深山大翔从桌面底下拎出一个挺大的保温桶。

 

“早餐有谁要,蛋花粥哦。”在天刚亮没多久的时候波多野卓巳就把早餐给送了过来,是他亲手煮的粥。

 

第一次吃到合法伴侣做的食物,早在其他人起来之前深山就已经吃完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想要第一个吃到伴侣做的食物,这种想法并没什么不是么?

 

喝着粥的他们似乎都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这粥哪来的?

 

我家的Omega人美心善做饭也好吃,真不错。

 

稍微嘚瑟了一小下之后,深山大翔就收拾下包准备再去找找线索进行案件重现。

 

人变得开心有活力工作也变得更认真了,发现漏洞成功找到案件之后真相的深山大翔准时回到了家,他毫不意外地看见了在家里等着自己的波多野卓巳。

 

医生斜靠在沙发上翻阅着一本他看不到的医学杂志,语气颇为慵懒:“欢迎回家,深山君。”

 

“我回来了!”

 

语气不由自主变得雀跃,波多野挑眉:“有什么很好的事情发生么?”

 

他起身去迎深山大翔进门,也许是休息了一个月变得懒散了,只是早起了些现在就困得不行。

 

深山把手搭在波多野卓巳的肩膀上凑过去就亲了口他的额头:“工作有进展所以很开心。”嘴唇从他的额头下来,亲了亲眼帘又亲了口冰凉的鼻尖然后到嘴角。

 

“果然,因为波多野君的缘故所以工作也变得超级有动力了。”唇没有远离,甚至放肆地放出了信息素,让清凉刺激的薄荷酒味弥散到了房间的每一处。

 

嘶——

 

波多野卓巳都抽了口气,膝盖有些发软只能抬手抱住对方的腰:“所以呢?”开口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细小破碎。

 

“……想要些更多的奖励和鼓励。”

 

此时此刻深山大翔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得寸进尺,零散甜美的吻落在波多野的脸上,酒味熏得他几乎要醉了。

 

波多野卓巳眼里划过几丝潜藏的羞怯然后放松了有些紧绷的肌肉:“我们的进展果然太快了……”手轻轻拽住深山的领带,“回房间?”

 

— R —

 

结婚第五天,深山大翔和波多野卓巳成为了各个意义上的夫夫。

 

只是……

 

波多野张嘴一口咬在深山的胸口,磨了两下才松开:“你弄痛了我!”

 

“……但是下次的话,还可以。”

 

深山大翔感叹——他的伴侣是世界上一品的可爱。

 

 


—END—




深蓝有话说:

之后可能会有关于小律师和波多野医生结婚掉马的番外和关于民政局回访的番外

我是真没想到,说好的点梗都是1w字不到,结果我写了1w1,快夸夸我【蜜汁骄傲脸】



评论(25)
热度(140)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