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竹马/二相】99%的威士忌和1%的柠檬汁 1-END

【竹马/二相99%的威士忌和1%的柠檬汁  1-END

 

 

 

预警:


二宫和也  X  相叶雅纪

ABO,双A

 

 

 

 

我无法对他坦言深爱,就如同他似乎永远无法直视我的眼睛。

 

他说……

 

 

“我在你眼睛里看见了很有趣的东西。”那是记忆里面最后一次二宫和也用那样的语气和他说话,相叶雅纪不知道那个时候他看见了什么,又是什么让他转身离开。

 

后来相叶知道了。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对被对方称赞过好看的眼睛里面空茫一片。

 

那里原先是什么样子的?

 

相叶雅纪想了好久,突然想起来了——那里面原本都是二宫和也的身影。就是那装着二宫和也的眼睛被本人看了去所以才会离开吧。

 

因为,都是Alpha啊。

 

“感觉恶心吧,被同性喜欢……”所以才离开。

 

本来以为自己藏得很好结果还是被发现了,想想也对,他什么时候能瞒得过从小一起长大的对方?认识十几年,二宫和也了解相叶雅纪就好像相叶自身一般。

 

想一想,相叶雅纪发现她已经快一个多月没见二宫和也了,突然变得过分想他。

 

“也亏我们都是Alpha啊。”他哼笑了声,从酒柜了拿了瓶威士忌出来——这是二宫和也的味道,烈酒,充满侵略性的。

 

瓶口对着嘴直接灌下去,火辣辣地从喉管直接烧灼到胃。

 

分不清是被烈酒呛到了还是其他感觉,内脏似乎被一只手揪住握紧,纠结在了一起过分疼痛,但是也幸福。

 

威士忌的味道绕在身边,恍惚间就好像是二宫和也在抱着他。

 

暖,又疼。

 

一个人在家怎么发酒疯都不会有人知道,相叶又开了一瓶酒,脚步踉跄着跑到厨房那里特别设计的吧台上。

 

从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和两颗柠檬,又从橱柜里拿了自己好久不用的调酒用具。

 

按已经比例混合了酒和水,挤两滴柠檬汁,最后把这杯调酒随意倒进了水池。

 

空气中,夹杂在威士忌中酸涩到近乎于苦的柠檬味,混在一起让相叶雅纪感觉到胃部更加疼痛。

 

喝了一大口威士忌,相叶发出一声叹息。

 

真好——

 

还好二宫和也的味道这么简单,让他能够轻易找到东西来代替。

 

真好——

 

就算二宫和也不在,他也有办法撑过去。

 

也不是说受不了失恋这件事情,只不过事情的发展不在他的意料之内。相叶雅纪抱着酒瓶缩在沙发上几乎快要睡着了。

 

梦里面是一片无边际的威士忌海洋,相叶雅纪认为自己会溺毙其中。

 

二宫和也找上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了,敲了半天门没有回应,翻出了备用钥匙打开第一脚就提到了一个裂了缝的酒瓶。

 

屋子里面满满的威士忌味道浓到他都快以为自己的信息素不受控制了,客厅里一片狼藉,厨房吧台上倒了几只空瓶子。

 

找了一圈他才在沙发后面找到抱着酒瓶子梦呓的男人。

 

在地板上睡着,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苍白的,偏偏就脸颊上多了两抹红。

 

“Nino……”低头凑近一点就能听见他不断念着的是自己的名字,二宫卜双地咂了一下嘴巴,把这位从来不让他省心的竹马抱起来塞到沙发上。

 

“——相叶雅纪,一个月不见你倒是越来越白痴了。”他越想越不爽,张嘴咬了一口相叶的下唇,“上个月不是跟你说过我这个月要出国出差吗。”

 

他伸手解相叶的衣服:“一股酒味。”

 

“告白的勇气没有喝得烂醉倒是敢……”果然是个笨蛋。

 

折腾了半天吧喝得烂醉还没醒的竹马扔进浴缸,二宫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放热水准备给他洗澡。

 

相叶雅纪睡得很熟,等到二宫扯着快浴巾把他从浴缸里拖出来扶到床上之后才慢慢转行,睁开眼最先看见的是他自己。

 

被酒精搅得一塌糊涂的脑袋稍微清醒了点,他才发现那是二宫和也的眼睛,装满了自己身影的眼睛。

 

二宫第一时间把被吓得就要往后挪的相叶雅纪按住,他把脑袋埋在相叶的胸口吸了一大口:“外面酒味太大了,你是柠檬味的,借我吸一吸。”

 

诶?

 

相叶雅纪反应不过来,什么叫吸一吸?空气清醒剂?

 

再者。

 

空气清醒剂需要上嘴吗?

 

「我说要就要,困就再睡一会儿啊,交给我




—END—




深蓝有话说:

皮这一下很开心哒~

所以说,皮那一下超开心的!

评论,想要!~( ̄▽ ̄~)(~ ̄▽ ̄)~

~( ̄▽ ̄~)(~ ̄▽ ̄)~

(*^-^*)


评论(14)
热度(178)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