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all雅/信号灯】Unknown — 1 —

【all雅/信号灯】Unknown — 1 —



预警:

NA/SA

信号灯


 

 

发丝被汗水打成一缕一缕地粘在额头上,迎着光的眼睛看起来几近透明,嘴角毫不在意地咧成最大的弧度。

 

“今天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光临,下次再见!”

 

他用力挥了挥手,下面的观众发出一声几乎要掀翻巨蛋顶的尖叫,台上的人带着酣畅的笑意随着升降台离开。

 

他享受着这个舞台,纵使如此,好好和工作人员打完招呼谢绝了庆功会的邀请回到休息室的时候笑意也消失了几分。

 

“好累——”呜咽着出口,脑袋往靠枕上一埋。

 

樱井翔穿着身合身的西装推门走进来,看着毫无形象倒在沙发上的大明星哼了一声:“二宫大明星,如果让饭们看见你这样子估计会幻灭吧?”

 

大概有三四秒的空白沉默。

 

二宫和也慢吞吞把靠枕抽开才让自己不会更加地沉迷于柔软的触感,他抬眸去看自家的经纪人,一身整齐西装的精英气质让人感到很不爽——尤其是自己这会儿满身是汗还没力气去冲个凉水澡的时候。

 

“有事?”

 

对于手下艺人这样子冷淡樱井翔也不以为意,他清了下嗓子对他说:“介于你上周把第六个助理气走之后,我又给你找了个,这次跟他签合同的是我,别想着自顾自的解约。”

 

“我又不是欺负助理的惯犯,小翔你应该问问他们是不是太没意志力了。”扯了个看着就很假的笑,二宫和也挑眉,“这次如果他走了的话,错肯定不在我,你知道的。”

 

樱井翔沉默。

 

你认真的?他很想这样反问二宫和也。

 

倒不是说二宫真的会欺负助理什么的,而是这位大明星的小恶魔人设真的不是人设,生活上难伺候极了,之前的助理大概是受不了那个让自己跑了十几家餐厅也买不到让大明星喜欢的汉堡肉的任性才会走的吧。

 

“新的助理人呢?”二宫坐起身问,他随手抓了两下头发让自身看起来精神了点。

 

樱井翔挑眉,他伸手打开了门把外面一直候着的人叫了进来:“相叶君,进来吧。”没动静,他看了眼,那位新来的助理一脸别扭地站在外面。

 

二宫和也在听到樱井翔叫人的时候就已经坐直了身体。

 

他看见经纪人先生干脆伸手直接把人拽了进来,新来的助理先生扯着嘴角打招呼道:“你好,我是你新的生活助理,相叶雅纪。”

 

穿着一身白衬衫和长裤,黑色的头发留得有些长了耷拉在脑袋上,不知是摔到过还是什么——一张帅气的脸上,嘴角有一块淤红。

 

看起来很年轻。

 

“几岁?”二宫问。

 

相叶回答:“二十三,刚刚大学毕业。”他左撇右撇,脚步往樱井那里挪了一点。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大明星所以紧张,樱井翔心里发笑,这个反应可比第三任助理当初尖叫要好的多了。

 

“小翔,你可以先回去了,我会和新助理桑好好相处的。”二宫笑着赶经纪人出门,樱井给他丢下了个不准把人气走的眼神就走了出去。

 

“给你一个小时熟悉一下,我先回去了——啊,对了相叶君,今天就麻烦你送回去了。”

 

小助理背对着他僵硬点了下头,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肉眼可见的,紧绷的肩膀更紧了。

 

伸手捂住嘴笑着,二宫和也挑眉看着站在那里的相叶雅纪:“二十三岁,嗯?”

 

“……嗯,二十三岁。”相叶倒退一步。

 

“不准备好好打个招呼吗?五年前还没成年的相叶同学?”二宫和也站起来,向他逼近一部,“还是换个称呼比较好,前男友桑?”

 

相叶雅纪一脸苍白的药丸,也许真的慌了,他连着退了好几步直到后背抵上了门板无路可退。二宫和也表情无辜:“这么紧张干嘛?该不会小翔和你签合同的时候,你不知道是我吧?”

 

看相叶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早就说过,就你这样真的哪天被拐去卖了我也不奇怪。”

 

“才不是!而且我和你没有交往!!!”相叶雅纪瞪着几乎凑到眼前的男人说,“就只是不小心稍微同居过两天而已!”

 

五年前的相叶还差两个月满十八岁,离家出走的时候被刚出道的二宫和也捡到。

 

为期一个星期的同居,他们接过吻。

 

原本那个时候的二宫和也以为那个少年是自己捡到的宝石,一个星期之后,他才想起来那颗宝石是长腿的,会跑的。

 

相叶雅纪皱眉打量了一下不算十分整齐的休息室:“二宫和也,我现在是你的助理,麻烦你让一下。”

 

“或者你可以选择这样直接回去。”

 

二十三岁的青年看起来欣长挺立,和记忆里面自称十九岁的流浪小可怜完全不是一个样子。二宫和也想也许自己是在做梦。

 

他得承认,没有过任何承诺的相叶雅纪确实和自己没有正式的男友关系,哪怕冠上‘元’也不是。

 

时隔五年的,算是奇迹般的再会。

 

“真是冷淡。”二宫和也咂了下嘴巴,把挂在架子上的外套穿上,“把包拿上带我回去。”

 

相叶雅纪拎起桌面上的包:“还有其他东西需要带吗,二宫先生?”

 

很冷淡,很好,如果忽略掉同手同脚的毛病的话,真的是很好的助理模板了。

 

“没了。”

 

把自己的钥匙扔给相叶雅纪,二宫吐出一串地址,相叶雅纪知道这个地方——是一处很高级的公寓。

 

五年前的时候还是普通租住的小公寓来着。

 

想着不合时宜的回忆,相叶雅纪发动了车子。

 

二宫和也坐在了后座闭上眼:“到了叫我,今天你可以先住我家,或者选择明天再收拾东西住过来——你知道的,生活助理。”

 

“不用了,樱井先生给我找了处挺近的住所。”

 

“啧。”

 

不知道在不爽什么,相叶雅纪抬头看了眼后视镜,大明星环着手臂闭眼在休息。

 

五年前他和二宫和也有过一个星期的恋人未满的时间,那个时候他和家里闹翻了,刚离家出走就被大雨淋了个头,在便利店里躲雨的时候和比他年长六岁的二宫和也相遇了。

 

一定要说的话,那是少女漫画的情节。

 

不辞而别他做得确实不对,不过想到二宫和也是个爱豆而且肯定会站上顶层之后,五年的时间里面相叶雅纪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后座的二宫和也大概是是找了,歪在座位上。

 

【仿佛把生命托付到了我的手上,所以才敢这样子睡着。那个时候我只知道一件事,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让我深爱了。】

 

认识的长辈这样说过,相叶雅纪现在想起来确实感觉到了些感动,但说到底,二宫只是太累了。

 

负责任地把二宫直接送到门口,大明星倚在门框上看五年不见旧人道:“这五年里面你想我吗?”

 

当初那份感情其实谈不上爱,经过时间的沉淀只有些遗憾而已。

 

“想啊,不过二宫先生真的和曾经说过的那样,是Super Star了,我很开心。”相叶雅纪认真地回答,“我为你感到高兴,每次在电视里面看到二宫先生的时候都是这样,真的不愧是二宫先生你呀。”

 

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这种语气很没辙,因为他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相叶雅纪不会说谎,他知道。

 

“天晚了,你先走吧——啊,对了,你的伤势怎么回事?”

 

“这个啊……”相叶伸手碰了下嘴角的伤,“失误而已,明天再见了,二宫先生。”

 

毫不留情地转身就走,二宫和也不由在想五年前相叶雅纪离开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干脆利落。

 

不过那也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也毫无用处。

 

“之后我们就是上下级的从属关系了?”

 

看相叶就要走远,二宫提起声音问。

 

“当然。”

 

回答在相叶走进刚好到的电梯时传出来。

 

五年前会黏糊糊撒娇的小少年不见了,不过也对,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二宫关上门,暗笑自己也是年纪大了会缅怀青春了。

 

晚上风大,相叶雅纪走在路边上还是感觉有些冷的,他龇牙咧嘴地吸着气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嘟——嘟——

 

汽车鸣笛声刚好在他身后响起,他掉头望过去立刻笑了:“樱井先生!”

 

樱井翔降下车窗:“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在等我呀,樱井先生?”也不客气,相叶雅纪窜上后驾驶。

 

樱井翔倾身帮他扣上安全带,退开的时候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捂着心口好好想想,你以为我为什么在这?”

 

相叶咧嘴:“好吧,小区有十二点门禁除非业主不能进,我记得的房东先生。”

 

“小朋友,还可以适应这个工作吗?二宫他其实人不坏的。”显然被之前助理的辞职率弄怕了,樱井翔问。

 

“可以,至少今天是可以的。”

 

相叶雅纪揉了把眼睛,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

 

樱井翔提醒他:“困了就睡,别揉眼睛。”

 

“……没关系,我可以撑回去的。”相叶雅纪笑着摇头,“房东先生好心借一个房间给我住,我可没那么厚脸皮还要霸着你的车。”

 

没有再搭话,相叶雅纪看着窗外的夜景在发呆。

 

进小区的时候樱井翔指着相叶对门卫说:“这是我家新来借住的小朋友,下次直接让他进来不用做访客登记了。”

 

手里拎着说着没事实际上半睡过去几乎要摔的青年进了自家房门。

 

把青年放在沙发上,樱井翔伸手拍拍他的脸:“小朋友起来了啊,你还要上药啊。”

 

“唔……不要……再睡两分钟、三十秒也行……”沾上柔软的沙发困意压根挡不住,相叶雅纪哼唧着不想起来。

 

樱井翔无奈,把西装外套脱下扔到一边,撸起袖子任命般地伺候着这个青年。

 

解开青年的衬衫脱下,里面还有一件背心。

 

好不容易哄半梦半醒的人抬手脱掉的之后,樱井翔看着他身上怵目惊心地伤痕半天没有言语。

 

无论看几遍都会感到心疼。

 

“雅纪,真的不要紧吗?”

 

他拿了化瘀青的药膏准备替他擦,相叶雅纪好半天才含糊地回了一句:“不疼的,我不怕的哦。”

 

再少女漫画不过的故事,几天前,樱井翔碰上了相叶雅纪。

 

那天天还算晴朗,但是青年却很狼狈。

 

“你是相叶家的大少爷?”

 

樱井翔捡到了满身是伤的相叶雅纪。

 

“……滚!”

 

像是被人狠狠伤害过的野猫,青年说。

 

【听说那个相叶家的大少爷喜欢男人,这事闹出来之后相叶家主要把他逐出门啊!】

 

樱井翔突然想起来之前在听说过的传闻,事实怎样他不清楚,只不过眼前这个青年实在狼狈糟糕到了让人心疼的地步。


黑发底下的眼睛明明悲伤却还是耀眼的。


他想,这是块宝石——被他发现了。

 

 

 

 

—TBC—

 



深蓝有话说:

新坑求评

难得且久违的信号灯~


评论(26)
热度(143)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