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慎fo

禁转载


all雅

fmkn







我吃什么cp关你p事啊

【all雅/信号灯】Unknown — 3 —

【all雅/信号灯】Unknown — 3 —

 

 

预警:

NA/SA

信号灯

 

 

 

从超市买完食材回来时刚好碰上了樱井翔,相叶雅纪看着他从自己手中接过了袋子。

 

“很体贴呀,樱井先生。”

 

相叶雅纪调侃。

 

“身上还有伤的人就别乱来。”他回答的倒也是坦然,樱井翔问:“介意中午饭桌上多一个人吗?”

 

从口袋里掏出先前二宫给的备份钥匙开门,相叶走进去就看见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的二宫和也同时抬头看过来:“二宫君,介意中午饭桌上多一个人吗?”

 

二宫翻了个丝毫不影响他自身帅气程度的白眼:“做饭的人最大,相叶雅纪,我快饿死了啊。”

 

“主人家不介意的话我介意有用?一顿饭而已,我还指望你给我发工资呐!”相叶雅纪比了个钱的手势,“我对老板态度很好的,毕竟钱很重要。很欢迎您肯赏脸来用餐。”

 

钱很重要,这话倒是像二宫会说的。俏皮话说得也很可爱,不过这一点应该是看人——如果不是相叶雅纪这么说,换个人樱井翔想自己肯定不吃这一套。

 

樱井瞥了眼继续缩在沙发上玩游戏的大明星,察觉到他视线,空出只手挥了一下——手机里传来一声惨叫,输了。

 

二宫家那个完全没有使用过几次的厨房是隔开的,相叶进去后就顺手关了门防止油烟气传到客厅。

 

从客厅的一个矮柜里抽出了瓶碳酸饮料:“估计要一会儿,聊聊?”樱井翔问。

 

“不是说晚上工作结束后?”

 

“这不是雅纪现在住我家嘛,晚上的话我还要带他回去——昨天把这事忘了。”

 

啧,火大。

 

虽然知道不是,但是听见这话二宫和也总感觉对方是在炫耀,虽然这事根本没什么好炫耀的。

 

如果要说的话,比樱井翔更好的曾经认识还在青春时期的自己才是值得炫耀的那个——但是,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显摆的地方。

 

“那就谈谈吧……那孩子身上是受伤了?”

 

比相叶大六岁,即便对方已经长成青年,二宫还是叫出了以前习惯的称呼。

 

“嗯是啊。”樱井翔暑期一根指头在嘴唇前面,“其实这事儿不是什么秘密,雅纪是那个相叶集团的长子,他身上的伤是向父母坦白性向之后被打出来的。”

 

“就算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但也毕竟是人家家务事,听过了就算了,懂?”

 

“在你眼里我还是个小孩需要叮嘱这么多?”

 

“……不,我只是想说你看起来可不是很冷静的样子。”

 

樱井指了指二宫和也的手:“捏得再紧也没办法改变事实,你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和也。”

 

二宫和也扭头:“我知道哦。”

 

我知道的呀,所以你还提醒我什么?

 

我感觉到愤怒也只不过是因为还在缅怀那位一周的小男友而已,现状已然如此没法改变,你想提醒什么?

 

“办公室恋情NG,大明星,这个做得到吗?”

 

“……尽量?”

 

意料之中的回答,樱井翔感觉更加无奈:“你还记得我是你的经纪人吧,这种发言真的没问题?”

 

对此二宫倒是嗤笑着调侃他:“钱我是已经赚了不少了,你一个樱井家的大公子陪着在下本人我——一个普通的爱豆在娱乐圈混,就算是恋爱问题也没关系吧?反正就算翻船也都有后路。”

 

和相叶一样,樱井的本家也是一家很大的公司。不同的是,樱井家继承人的位子在樱井翔刚成年那会就扬言要独立之后落在了他家次男的身上。

 

早几年把性向问题和家里说开了的他此时此刻完全就是没有后顾之忧的状态。

 

二宫和也讲究知足常乐,钱已经赚够了,房子和车也买了——说实话,立刻宣布隐退也没问题。

 

不过还有广告代言在身,那样子做对Fan们也太不负责任了。虽然可行但最起码还得有好久的缓冲时间才能够做到。

 

“和也,你现在不适合谈恋爱——这么多代言还在身上压着呢,时间最长那个也要带明年年底才合约到期。”

 

“钱的问题,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

 

厨房里已经隐隐传出了肉香味,樱井翔压低了声音对二宫和也说。

 

二宫笑道:“我以为我才是那个比较在意钱的人……放心吧小翔,小朋友他是我的助理,在别人眼里也是这样。”

 

“不会有事的。”再说了,那个小朋友现在也是不适合恋爱的样子啊。

 

身为当事人,二宫和也看得出来相叶雅纪看着自己的眼神可半分不带爱意。举止之间虽然亲近,但也就只是亲近。

 

想要重新发展成恋爱关系还早得很。

 

最起码也得先把五年前那个少年给找回来才行。

 

厨房的门被拉开一条缝隙,相叶探出头来:“你们有空吗,可以过来帮下忙吗?”

 

“我来。”樱井起身。

 

“不过说真的,一个大家公子给你当经纪人,另一个给你当助理。和也,你这才是真的了不起。”他调侃着这位大明星,大明星扭头送了个白眼给他。

 

厨房里面满满都是食物的香味,樱井翔挽起袖子问他:“需要我干什么?”

 

“主食我做了烩饭,铺在上面的葱叶请切一下。”相叶在认真地把肉糜捏成半个拳头的大小放在平底锅上用慢火煎烤,油脂发出了滋滋的声响,樱井翔感觉自己十分饿了。

 

只是切碎葱叶,这对于基本上不沾油烟的樱井翔来说也不难完成,他正忙着让刀刃穿过葱和菜板亲密接触的时候相叶雅纪在一边开口:“樱井先生和二宫君是在谈论我吧。”

 

“……啊啦,背后说人家话被发现了呢。”樱井没有否定,他侧身望着相叶雅纪挑眉,“所以你让我进来是为了让我不说?”

 

相叶笑着摇头,把最后一个捏成型的汉堡肉放进锅里然后就去水池边洗手。

 

“只是问一下,进来的如果是二宫君的话我也会问。”

 

“就算你们不聊,总有一天二宫君也会来直接问我——这并不是什么难猜测的事情啊。”相叶雅纪无奈,“你们不用避开我谈的,比较都已经亲身经历过,事后聊聊也不算什么。”

 

倒不如说这件事被人当面避开却背后聊开反而会更加不自在。

 

“这倒是我的不对,不过和也也是在意你。”樱井翔像他走进一步,“你们毕竟五年前就认识了。”

 

靠得不会太近吗?

 

相叶雅纪皱起眉头:“我总感觉你话里有话,这是错觉?”

 

“不,不是。”他道,“你的直觉很灵敏。我其实是想问你和和也复合的可能性大吗?”

 

“如果你是以老板的名义来问的话,我得说不大,或者说我必须得说不大。”相叶雅纪想了下,回答的态度变得认真起来,“如果只是认识的人或者朋友的名义,我只能说不知道。”

 

“稍微纠正一下你的用词,不是复合,我和Kazu并没有正式的在一起过。”把火调的小些,汉堡肉的表面出现了诱人的焦痕。

 

味道很香,感觉也更饿了。

 

樱井翔凑过去:“雅纪,那我再问个问题。”

 

“……猜到你想问什么的话,我是不是可以选择不听?”

 

男人笑了:“你很聪明,这是特别加分的魅力点。”

 

“可惜本人并不这么认为……”未尽的话语消失在抿起的唇间,相叶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脖子。接吻的时候他是睁着眼的,所以一直在和樱井翔对视。

 

他不喜欢闭眼,因为那不够真实。

 

这个吻很浅,但是又足够的细密绵长。等到男人放开自己之后相叶雅纪第一件事忙着把炉子给关掉。

 

“我以为你会先评价一下我的吻技,虽然我也不确定我有这种东西。”他抽了两个盘子给相叶装菜,语气满满地调笑意味。

 

相叶挑眉:“评价?感觉很好,谢谢,下次请不要这样了——你是想要这样的回答吗?”

 

“无情也是魅力点,我是说真的。”樱井追问,“追你,可以吗?”

 

“我想过了,认识你比他晚了五年——追你这件事情上面,我应该可以早一点的吧?我对你好感度很高,所以想追你。”樱井翔竖着手指数着自己的优点,“钱我有,家世我也有,没有承担家业的压力,长得也不差。不考虑考虑?”

 

“……”

 

虽然预料到了,但是一发直球过来相叶雅纪还是有点懵:“……也许?”

 

这算是办公室恋情?

 

“就算追求比我说的早,但是KISS?小翔,你刚好晚了几个小时。”

 

一双手扒住了门框,二宫和也从门缝里露出脸来:“我亲爱的助理先生和经纪人先生,是不是我不进来你们就准备让我一个人饿死在外面?”

 

反应过来的相叶雅纪顿时耳尖变得通红,赶紧把汉堡肉装好在盘子里又淋上酱汁:“啊,抱歉!”

 

不是,道歉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可以,你和另一个男人在我的厨房里接吻,就只有抱歉吗?

 

二宫和也很想翻今天第N个白眼,但还是控制住了。

 

他想,五年的时间还是没有把相叶雅纪这个永远找不着重点的毛病改过来。

 

唔……不过还是改了不少地方,至少五年前相叶雅纪的厨艺不算好,但是如今他却是用五年的时间做出了二宫和也最喜欢吃的食物。

 

汉堡肉是真的很美味。

 

“一直都有在做料理吗?”

 

浇了加入芝士的酱汁,汉堡肉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二宫和也咬着叉子问。

 

“不,只是一直有在做这几样菜品。”相叶回答,“我也就只会做这几样。”

 

说起来,就算是汉堡肉也是因为‘报答’二宫和也才在那一个星期里面学起来的。他没有对二宫和也说,其实那一个星期给自身带来的影响其实过分深厚。

 

在十八岁之间就算进厨房也只是找食物而非做食物的相叶雅纪,人生做的第一道料理就是汉堡肉。

 

勾起嘴角,二宫和也端起饭碗遮住嘴角过于明显的笑意。

 

他很高兴,由他带给相叶雅纪的影响原来能够持续到这么久,心和胃都超满足的。

 

 

 

 

—TBC—

 

 

 

深蓝有话说:

Unknown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已经很甜了哦(*◇★*) 

每次更新3k+,不准备夸夸这个蓝吗~

小红心和评论是更新的动力喵www


 
评论(11)
热度(141)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