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深蓝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拉黑我

贾尼,小甜饼

人物略微ooc

短小的甜饼(甜甜圈?)

渣文笔

回顾一下,总共写过关于贾尼的两个段子都是虐,所以下定决心来个甜一点的。

所以就有了这个。。。

五妹表示略微有点小心塞——papa有了哥哥不要自己了怎么破(゚o゚;

正文——

贾尼

Tony用力把手里的杯子砸向了墙壁,破碎的声音有些刺耳。

“系统自动检测到您饮酒过量,建议您停止饮酒,boss。”Friday的声音有些过于机械化了,Tony曾经花了好几个日夜都没有把这个好姑娘的声音编程里添加出一些程序。

如果可以的话,他早就会再造一个Jarvis了!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啊……世界上没有第二个Jarvis,他知道的。

“闭嘴,我只想继续喝!”已经不怎么清醒的Tony说,Friday依言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这又是一个和Jarvis的不同之处,Jarvis通常态度还会更强硬一些!

Tony很不好……自从西伯利亚雪原回来之后,几乎失去了全部的他就更加颓废了,每天窝在别墅里除了喝酒还是喝酒,小辣椒来找过他太多次了却还是没有办法把他拉出来

Friday沉寂下来,看着客厅沙发上睡着的daddy没有动作。

『你应该让dummy去拿一条毯子给sir盖上。』

一条程序出现在这个姑娘面前。

『brother。』

Friday看了一眼自己核心程序底下的破碎橙色。

『我认为在您的程序还没完全修复好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过度运作。』

好姑娘很担心自己的哥哥。

一个月前,例行的自我检修让她发现了在这个别墅地下很远很远的一处电缆之间发现了一些破碎的程序碎片。

同为Stark出品,她一瞬间就分辨出了这应该是她的哥哥——Jarvis。

把他给带了回来,这是当初Tony编写Friday程序时候的漏洞——她有一定程度的自主动作权利,就好像Jarvis可以根据情况而操纵Tony的钢铁军团一样。

从那个时候开始,Friday的工作量就又大了一些……当做给她daddy的礼物,体贴的好姑娘尽力不准痕迹地深入了全国每一处的网络电缆,一点一点把收集回来的Jarvis的程序碎片拼到当初复仇者大厦里Tony找回来的上面。

又很大一部分的程序已经成为了幻视,Friday到最后也只拼回了一半,她没有跟Tony说这个。

她的情绪模拟程序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没有希望,就尽量别让boss失望。

从冰冷的数据中间衍生出来的思考能力让Friday不遗余力地修复自己的哥哥。

她不确定结果会是怎么样的,万一修复出来的不是那个Tony睡梦中会呢喃的AI又怎么办?

出于担心,Friday把不完整的程序放到了自己最核心的位置,确保在他苏醒并有所举动的第一时间自己可以有办法处理掉他。

修复Jarvis成了Friday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她认为Tony也会想要更早看见她哥哥的。

当这个好姑娘在那堆碎掉的程序里面发现了一个保密文件夹的时候Jarvis的修复工程迎来了高潮。

那是一个日志文件,密码是什么呢?

『。。。』Friday当然沉默地面对着它。

Jarvis是比她要高级很多的一个AI,她没有办法直接破解这个密码。

或许这是daddy建立的文件,可是它占据了brother目前所有程序的一大半——该拿它怎么办呢?

Friday认为也许自己应该找daddy说这件事情了。

『s.i.r,for you,always.』在她实施行动之前,这堆原本死寂的程序率先有了动作。

字符出现在她眼前,Friday知道这是日志的密码。

别问她怎么知道的——这是AI的交流方式!

解锁之后的文件夹里满满的都是Tony的画面。

认真埋首于实验室的,坐在吧台喝酒的,难得认真工作的,呆在战衣里面的……严肃的,笑的,寂寞的。

每一帧画面都是他。

『thank you,Friday。』这是Jarvis醒的时候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尚且虚弱的Jarvis告诉Friday,他把关于sir的一切都建立成保密文件夹了,为的就是有一天身为AI的他被攻破之后还可以记得sir。

作为AI,Tony是Jarvis的一切。

同样是AI管家,Friday奇怪地发现自己并不懂Jarvis的行动。

『你不用懂,Friday。』Jarvis的编程和Friday有着根本的不同,他的程序经过了太多年的更新演化,早就衍生出了超出于一般AI的智能系统。

用sir的话来说就是——感情。

拥有感情的人工智能,如果被别人知道估计少不了找sir的麻烦,为了主人考虑,Jarvis没有告诉Tony这件事。

Stark出品的人工智能似乎也继承了Stark独家的任性。

现在

……

……

Jarvis又一次检测了自己,刚刚修复好的程序脆弱不堪,却也足够了他活动。

『Friday,我来照顾sir就好。』

好姑娘看着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哥哥操纵着一件战衣,然后把喝的烂醉的Tony给带到了卧室。

“Jar?”Tony嘟囔了一句,钢铁战衣随着他的声音也停止了一瞬,最后在发现其只是睡梦中的呓语后才继续活动。

“FOR YOU ALWAYS,SIR.”时隔多月,久违的英军腔在这座空旷的别墅里响起。

Tony醒了,发现自己睡在他那张足够舒适的大床上。

宿醉的头疼让他不适,一旁的dummy已经拖着一个大盘子了,上面温热的水很好的疏解了这种感觉。

Jarvis沉默地注视着他的sir,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出声。

所谓的近乡情怯?

聪明的AI从自己的词汇库里一个很合适的形容词。

Friday感觉自己不应该这么做,但是她的确生出了一种名为鄙视的模拟情绪。

“boss,请问您今天的早餐需要准备什么。”她越过了踌躇的Jarvis直接说。

“不用,我吃不下。”

Tony的回答和Friday的声音一样冷淡,后者是程序使然,而Tony是的确没有那个心情。

“sir,如果没有进食早餐,体内无法供应足够血糖以供消耗,便会感到倦怠、疲劳、脑力无法集中、精神不振、反应迟钝等反应。”似乎这已经是编写进程序的本能反应,Jarvis在Tony话音还没落下之时就已经出声提醒了。

Tony猛然抬头看着别墅里刷的挺白的天花板,动作大到几乎会仰过头而摔倒。

他开口说话了,声音在颤抖,比Jarvis记得的任何一次都要颤抖:“Friday!!!别跟daddy看玩笑!这不可笑!!!”

脸色苍白,也许这也是宿醉的后遗症,也许是情绪不稳定。

“Sorry Boss。”Friday的声音接着响起。

Tony松了一口气,但是棕色如同蜜糖一样甜蜜的眼镜似乎有些失望和对自己产生了期望的嘲讽——那种明知道不可能的期待让男人感觉心在抽痛。

然后,又一句话在屋子里响起。

“It's Not A Joke。”

Jarvis的的声音,真真切切。

“sir,I'm Back。”

“Welcomw Back,Jar。”

Tony感觉自己此刻冷静地几乎不可思议,他注视着眼前虚无的空气,眼睛空洞地不可思议。

他似乎以为这只是他还没清醒的梦境。

虚幻到不思议——如果不是梦还能是什么!?Jarvis已经没有了!他把它搞丢了!

这是这么多个月以来,他第一次梦到Jarvis!!不是绝望地只剩自己的黑暗,他梦到了Jarvis!

就算Tony是一个多么不可一世的人也都快要哭出来了——只为了一个梦境。

他高兴地快疯了——曾经无数次他想起了自己管家的声音。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无法在脑海里回忆起来。

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就是他的声音了,Tony无数次梦中惊醒为自己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真正的彻底忘记Jarvis而害怕。

不过,这并不是梦境。

当Jarvis操作着一座mark把Tony从冰冷的地板拉到沙发上时,冰冷的触感才提醒了他这是现实。

“……Jarvis!?”托尼抓住了mark的机械手臂,明知道这只是一件战衣却仍旧看着他。

“SIR,I'M HERE。”

他回答,战衣冰凉的手扶在Tony的肩膀上,真切坚硬的触感让Tony真的哭了。

“Welcome Back!”Tony用尽了力气去拥抱面前的战衣,Jarvis回以一个同样的动作。

“sir,我认为我的程序还需要您的检查,或许您可以试着为我加固一下。”

“当然!!!不只是加固一下,Jar!”Tony认真地说,只加固一下怎么能行!?Jarvis要的是坚不可摧,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漏洞,这个智能管家永远别想再变成一堆碎片。

愉快地跑向实验室,他只留下了一句:“Jar!我要吃甜甜圈!!”

“yes,sir。”虽然糖分不宜摄入过多,但是sir最近看起来太辛苦了……体贴的AI管家欣然接受sir的提议给他常去的甜甜圈店下了送货上门的订单。

似乎被忘了的Friday继续沉默——她开始担心daddy有了哥哥之后会把她和dummy捐到大学了。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相叶深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