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深蓝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拉黑我

小蜘蛛的人生经验交流(二)

避雷:虫绿【加菲】,贱虫【荷兰】

小蜘蛛的人生经验交流(一)

 小蜘蛛的人生经验交流(二)

小蜘蛛的人生经验交流(三)

 小蜘蛛的人生经验交流(四)



peter又在梦里见到彼得了,这个月三次……似乎他们的见面时间是随机的,但是地点是一致的——一个精致的公寓。

把自己挂在天花板上,他看着沉默地玩着手机的‘自己’。

“只不过是和你喜欢的女孩分手而已!”他想要安慰,不过显然这个男孩没能说出口这句话。

彼得帕克很重感情……无论哪一个。

peter自己其实也挺难过的,听说最近复仇者联盟出了点事情,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似乎闹翻了,他有些在意自己的偶像。

在天花板上扭来扭去,彼得突然羡慕起这个时候‘自己’的开心自在。

peter十七岁,而他已经十九快二十了,仅仅是大了两岁他就似乎多了两倍的沧桑。

如果可以,希望peter尽量不要像自己一样,对于爱情弱小到不能保护。

拿了桌上的一个苹果扔到上面,没有抬头就听见了咔擦的清脆声音:“peter,你多喝一点牛奶怎么样?青少年,身高还可以再长!”

“亲爱的……我讨厌牛奶的味道!”peter反驳,他讨厌极了那股奇怪的味道!

他挺喜欢跟彼得撒娇的,毕竟是自己,彼得知道peter希望的想要的,就像peter知道这个时候彼得不需要多余的安慰一样。

眼前又是有一点模糊了,他们知道白天到了,他们该起床了。

“听我的,兄弟,你需要放松一下!!多去夜巡,分散一下注意力,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我认为。”peter继续出着主意。

“你也可以去找斯塔克先生,那可是我的偶像,你有一个好的理由去接近他——Iron man 也是需要帮助的。”彼得认为他也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想要做的事情,要知道,他也好想见到斯塔克先生啊QAQ

—————荷兰虫—————

彼得摊上大事了……

男孩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说实话,他宁愿今天没有出来巡逻。

不知道现在就地睡着去找‘自己’可不可以获得一点经验,可以告诉自己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毕竟他年长两岁啊!

本来,这只是很好很简单的日常夜巡,荡到一栋他放着书包等东西的大楼巷子里的时候,一个尖叫声差点没把他给吓死。

第一个反应就是抬头向上看过去,哦……有人跳楼了。

直直地戳在眼前的钢筋上——别问他为什么小巷子里面会有钢筋,他也不知道啊喂!!

他的蜘蛛感应的确可以救人,但是这栋楼实在不是很高,对方看起来又是个大男人,这个重力加速度直接让他来了个对穿。

明天我还不会警察抓起来吧QAQ

看起来也没办法抢救了,彼得哭丧着脸呆在原地,见过不少生生死死,这么血腥的让男孩有点犯恶心。

他也没管对方为什么一身红黑色紧身制服了——说不定这人是哪个英雄的脑残粉呢!?彼得自己家里还有钢铁侠纸糊盔甲一套呢!

“嘿,小蜘蛛!”

哪来的声音?

“有空难过,不如帮哥把身子给搬出来怎么样?”

哇哦……

“就这么戳着很难过的!”

彼得看着钢筋上戳着的人抬起手晃了两下,这种视觉效果就好像你去撸串,熟的鸡翅膀还扇了两下一样。

“……hello?小蜘蛛?”他又晃了两下,自己抓住了钢筋向外挪。

“……”淡定。

彼得如是说。

“啊啊啊啊啊啊!闹鬼啦!”

他很淡定,嗯,很淡定。

他有点慌……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一天,彼得好宝宝在夜巡的时候发现了一具伪尸体,让他发出了十七年人生以来最大声的尖叫。

还有……尸体先生缠上他了。

还穿着制服的彼得一把蛛丝过去,很轻松地就把他从钢筋上面拽下来。

“哥就知道小蜘蛛是个好人~”他说,“我叫deadpool,你好。”

“……你好。”也许他是个变种人?自愈能力挺强的那种?

彼得慢吞吞地在各种阴森巷子里走着,试图不去在意背后那个还哼着歌的男人。

“好吧……小蜘蛛是乖宝宝,还回家睡觉了!”

死侍先生用他特有的贱兮兮的语调说。

“那么,就之后再见?哥有些小蜘蛛感应!绝对会找到你的!”

他伸手拉了一下彼得的面罩,却没有把它扯掉:“这是小蜘蛛的秘密,我才不会看~”

“不过如果小蜘蛛是乖宝宝的话,下次看到我就尽量离我远一点哦!”

彼得看着这个同样罩着面罩的男人。

“因为deadpool不是好人呢!”

他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只留下蜘蛛侠一个人呆在原地——彼得遇到了一个怪人。

今天晚上可能会失眠,各种原因。

—————加菲虫—————

他很烦躁。

沉默地坐在咖啡店里喝着并不是很合口味的咖啡,看着电脑的苍白页面。

敲击回车键,把自己新拍的蜘蛛侠照片给那个讨人厌的编辑发过去。

纽约的害虫。

他厌恶这个称呼。

事实上,他已经为了这个城市做了很多,多到不应该他这个年纪就做的事情。

可是他却没办法引导舆论。

就算自己并不是非常在意。

和心爱的女孩分手,和梅婶有一点小矛盾,社会舆论给予的压力——这快要把他给压垮了。

如果可以,他想尽力保护尚且年轻的‘自己’,就算结局还是那样,他也可以再晚一点接触这种难过的事实。

墙上挂的电视信号不是很好,偶尔还会闪烁出刺眼的雪花。

新闻。

奥斯本的总裁去世了,新人总裁是他的独子——哈利奥斯本。

……哈利!?

不需要哪怕一秒的时间,彼得脑中立刻就响起了那个金发苍白瘦弱的小少爷。

精致到仿佛一碰就碎的哈利,他的朋友。

这些年来他和哈利从来没有一次见面或者一次通话,但是彼得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在报纸上看到他——娱乐版面。

或许我可以去看看他,就好像哈利陪我度过了父母离开的那段时间一样?

彼得想着。

对于哈利,他的印象一直都止在八年前,这个骄傲的小少爷没有告别直接离开美国的绝情。

哈利……

哈利……

他发现身为蜘蛛侠的自己手指竟然在颤抖。

棕色的眼睛有些酸涩。

哈利回来了。

但是他却没有告诉自己。

他的挚友,回来了……

彼得感觉自己的心在抽痛,有些本来早就应该被忘记的事情现在突然全部挣脱了桎梏浮现出来。

『harry,我们会是一直的朋友吗?』

『当然!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最好的朋友哦!』

『老师?为什么哈利今天没有来?』

『他出国了,没有告诉你吗?』

『哈利……你丢下我了吗?』

那个时候天真的自己日复一日在等着挚友的消息,天真的认为他总有一天会想起来自己,然后继续当着最好的朋友。

直到第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他,带着一位金发的女孩出现在娱乐头条上。

『哈利,你骗了我。』

『你丢下了我。』

那个人回来了,和记忆中一样,金发蓝眸天生的高贵优雅。

他还记得自己吗?

哈利?

你还记得彼得帕克吗?

【我在纠结究竟虫绿是be还是heQAQ】
【加菲涵涵都是心头肉啊,没办法抉择】
【RR和荷兰由于太萌了所以决定是HE了】
【所以……虫绿究竟怎么办呢】

评论 ( 12 )
热度 ( 20 )

© 相叶深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