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深蓝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拉黑我

【霜铁】接吻吧?

【霜铁】接吻吧

ooc预警

满满的bug……希望可以无视它QAQ
虽然短小,但是!!!!它是甜的!!!!

(之前50粉点梗【实际上是点cp】答应 @玄RA 的霜铁,队三后背景)

以下正文~

西伯利亚的雪原真的很冷,彻骨的寒冷。

不得不说cap最后那砸反应堆的一下是真狠,没有了动力源Tony甚至没有办法把战衣给退下来,耳边电流的滋滋声告诉他星期五暂时掉线了。

他也许快死了?

Tony甚为乐观地想。

死亡实在不是个好事情,他不知道死了之后自己会去到哪里,不知道死了之后stark工业会怎么办。

也许罗迪哈皮小辣椒会为自己哭泣?

他家睡衣宝宝说不定会愿意帮他抬棺?

谢天谢地他给了彼得对星期五的权限,给那个孩子新升级战衣还在实验室里,不担心他拿不到了!

他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呢?

Tony艰难的挺直了背呼吸,努力不让自己可能断掉的肋骨戳到脏器。

哦,对了!

他把自己实验室的所有权拜托星期五交给了博士,希望绿色大个子不会把它给砸坏。

遗书什么的,从Tony·stark当上钢铁侠之后就已经准备好了。

stark工业彻底属于小辣椒,他的实验则是全盘交给了bruce和睡衣宝宝了。

他也没什么遗憾了……可惜没有没能再朝cap脸上揍一拳。

“真够狼狈的啊,蝼蚁。”凉薄的英伦腔调在耳边响起,有些耳熟。

弥留之际的幻觉?Tony看见眼前的冰雪逐渐凝结,形成了一个高瘦的人型。

只花了不到一秒他就认出来了。

“我出现幻觉了?小麋鹿!?我记得你哥说你死了,可是拉着我们缅怀了好久!”即便是快死了,Tony也放弃不了嘴炮,尤其是对着这个混蛋斑比的面!

当初Loki侵略纽约,那一次的战损可不容小觑——这个绿眼睛的邪神真的太会搞事了!

他把自己从楼上丢出去的事情Tony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为什么Loki没死,说不定又是他作为神的一些小把戏吧?

Tony没力气去思考了。

Loki身上穿的还是他们阿斯加德的衣服,不得不说他的身材适合极了这种长袍。

他看起来适合极了在壁炉边上捧着一本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慢慢朗读。

邪神歪头打量着只能躺在地上的钢铁侠,他出声讽刺:“哦~眼熟的情况?”

“当时——诶,是叫复仇者大厦?我可是被那个绿色大块头给伤的不轻……可不比你这样差。”

“风水轮流转,不是吗?”Loki的嘴唇弯出了恶意的弧度。

Tony翻了个白眼没有接话。

“看在你算是中庭里难得有趣的存在……”Loki长吟一声。

从听说中庭这场内战再到他来到这里,Loki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这个中庭已经足够无趣的了,唯一有趣的蝼蚁如果死了,那么这个地方可就真的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他蹲下身子。

对于邪神的靠近有些不自在却无法移动身子的Tony只能仰着头:“小鹿斑比,你想杀人灭口?说真的,你再等几个小时就行了~”

“闭嘴,Tony·stark!”Loki语气不善,绿色眼睛和棕色眼睛相对,危险却没有恶意。

神祗的手握上了钢铁侠的战衣,在Tony不可置信地目光中像是撕纸片一样地将它扯开。

“哇哦——”Tony过了好半天才发出了一个表示惊叹的音节,“你知道你刚才撕了几十亿美金吗?”

“也许你认为几十亿美金等于钢铁侠的一条命?”Loki反问,他一只手扣住Tony的腰,将他从冰冷坚硬的地面上抬起来。

“额,我有好几套战衣,我也能造出更多的战衣!”所以当然不等于!Tony为自己辩驳,几十亿美金就想等于他的命!?说得就好像是Hulk是个书呆子一样好笑。

“是嘛——”Loki没有睬他的说,只是看着Tony受了伤的脸皱眉。

“……嗯!?”Tony感觉自己似乎有点晕眩,摇了摇头就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个地方了。

熟悉的吧台,熟悉的酒柜,熟悉的沙发——他回大厦了!?这速度!?

“收起你愚蠢的表情。”松开自己的手,Loki尽量轻的把这个看起来有些蠢的钢铁侠放到沙发上。

“……”还没回过神的Tony只是干巴巴地看着Loki。

真不希望刚才的移动把他的脑子撂在原地——

Loki摇头充分表示了自己此刻的无奈心情。

“你的虚拟管家呢?”他抬头看了一眼四周。

“你的主人需要医生。”Loki对空气说,他感觉自己这么做也挺蠢的。

“抱歉,先生,您没有相应的权限。”机械的女音提醒。

Tony这才反应过来。他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陷进了沙发:“你不会害我吧,小鹿斑比?”

他挑眉望着脸色不太好的邪神。

“你在提醒我现在杀了你?”Loki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直视着Tony的焦糖色大眼睛。

“well~”他耸肩,“Friday,给Loki开放最高权限,只要他别想着摧毁地球,其他随意。”

Tony冲Loki眨了一下眼睛:“接下来交给你了——”

话音未落,他就歪在沙发上陷入了昏迷。

神祗先生感觉头更疼了:“Friday是吗?”

“是的,MR. Loki。”

“把他的医生叫过来,还有……通知他的监护人——”

“如果您是说波滋小姐的话,好的,先生。”Friday回答。

“我建议您可以另外通知一下stark先生的朋友,Loki先生。”从面前的墙壁中飘出了一位紫红色的红薯先生,Loki认出了这是Tony之前那个电子管家的声音,他也认出了红薯先生身上属于心灵宝石的力量。

“钢铁之人的朋友?那个蓝色制服的男人刚才才把他扔在了雪地上,还打碎了他的‘心’。”Loki侧过头看着昏迷的Tony,绿色眼镜里满满的不屑一顾——对于stark在中庭的所作所为略有耳闻,像是奥创或者幻视。

他也没用做错什么不是吗?

Loki摇头……中庭蝼蚁的脑回路他不准备考究,只是表示了自己的不理解。

幻视没有再说话,他只是看着眼前的邪神。

“随你……”Loki认为自己也需要静一静,他为自己这么冲动因为一只蝼蚁就跑来中庭的行为感到恼火。

这种烦躁感在小辣椒来了并且因为看见Loki而准备直接报警中更是加强了几分。

好歹幻视出面帮忙解释了一下——没头没尾的解释至少让佩珀知道Loki救了这个从不知轻重的Tony一命。

“谢谢……”在知道Loki甚至有了大厦的最高权限之后,小辣椒的脸色变成了一种扭曲的尴尬和感谢。

邪神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醇厚的红酒:“女士,Tony有时实在需要管束……和那个金发大个子打了一架,还带回来了一个坏掉的盾牌。”

他从沙发后面把那个盾牌拎出来,极尽的嫌弃——蓝色眼睛,金发大胸,美国队长集齐了邪神讨厌一个人的所有要点。

Tony进手术室了……说起来,他把自己给作成那样,如果如果医生说他没事才是真的不太可能的。

小辣椒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这没走的Loki一同微笑着听医生宣布着这个不知轻重的富豪已经遭到极点的身体状态。

“当然,我会看好他的。”邪神一本正经地对医生说,笑眯眯的样子让还在昏睡着的Tony打了个哆嗦。

Bruce在地球不知道哪个疙瘩角落听说了内战事情后,立刻赶了回来——距离Tony西伯利亚回来的七天后。

博士别来头尽量不把视线放在Loki身上,要知道Hulk第一个那————么狠砸还没砸得死的也就他一个人。

额……Hulk说他手痒想出来了。

“内战我会站你这边的,如果当时我在的话。”好博士对Tony说,不容置疑地把Tony手里的咖啡给端走,并且塞了一个苹果过去。

Tony可怜巴巴地看向博士,考虑到绿色大个子的不稳定,作天作地的Tony这一次很明智地选择了不说话。

“有你这句话我就挺满足的~”Tony微笑,“我现在混的挺不错的!”他瞥了一眼房间角落的Loki,又收回目光。

“Mr.stark~~~~~~~~~~”睡衣宝宝活力十足地冲Tony喊叫,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活力把手里的甜甜圈盒子塞给了他。

Tony使劲揉乱了peter的头发:“好小子,做得不错!!”

似乎只是路过的Loki保持着他凉薄的微笑,从盒子里拿出两个甜甜圈放到盘子里,顺便把盒子交给小笨手让它放到冰箱里。

他放下手里的杯子,是撒了肉桂粉的拿铁:“限量的,Tony,医生明令禁止的。”

哦……该死的,他什么时候和我这么熟了!?

Tony试图给自己多争取一些什么:“嘿!小鹿斑比!!!!你现在可是在我的大厦里!凭什么管我!?”

Loki再一次看着Tony漂亮过头的眼镜:“凭我——”

他拖长了声音。

“有你给的最高级权限。”

好生气怎么办哦(⊙o⊙)!

Tony为自己一时受伤而脑袋糊涂的举动感到痛心——他的甜甜圈和黑咖啡长着翅膀飞走了Q◇Q

“蜘蛛男孩,以后别给他带这些,Tony的身体状况短时间内不可以摄入过多的‘垃圾食品’。”他瞅了一眼呆愣愣的peter,说。

“……好的,Loki先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前反派会和他的stark papa关系感到可以吵架了,peter还是很认真的记住了Loki的话。

Mr.stark看起来的确很不好……

黑眼圈和苍白的皮肤,就peter所知,前一天晚上因为协议的事情,Tony就和那些官员们纠缠到了快日出才注意。

……

Loki嫌弃地把‘屎大颗’快递给扔到Tony实验室的杂物堆里。

“cap的道歉信和一个老式手机?”Tony让dummy把它给拿过来然后拆开。

他叹了一口气……

他是我朋友。

我原来也是。

过了一个多月的对白他还记得清清楚楚,Tony看着那个作风老派的道德标杆写的信,感觉有些疲惫。

“你看起来像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小姑娘。”Loki出言讽刺。

“……呵呵。”Tony回了他两个单音节,伸手揉了揉酸涩异常的眼睛。

神祗走过去,温度低于常人的手放在了钢铁之子的肩膀上面:“Tony……”

他喊了他的名字。

“……小鹿斑比,借我靠一会儿,看在我没跟你收房租的份上,征用你的肩膀。”Tony低着头,Loki看不了他的眼睛——他流泪了,他知道。

协议的问题不好解决,Loki在大厦里似乎完全代替了曾经队长的存在。

Tony,咖啡喝太多了。

Tony,甜甜圈最多再给你吃一个。

Tony,实验再说,你需要休息,看在你明天还要开会的份上。

似乎……又有点不同?

和听习惯了的‘Tony no’不同,Loki规束Tony的方式没有队长的强硬,但是效果显著。

‘你试着看着那个小鹿斑比的绿眼睛一分钟以上看看!!’

Tony对比的回答让人摸不着头脑。

两个月,时间总是那么快。

队长他们可以回来了……Tony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处理完超级英雄和政府那些的糟心事。

Loki靠在吧台上看着身边坐立不安的男人:“Tony,需要一个鼓励的拥抱嘛?”

视线相撞,Tony选择放下手里用来给自己的壮胆的酒杯——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们。

钢铁侠摇头,直视着邪神的绿色眼睛:“接吻吧……一个拥抱解决不了问题,我挺慌的。”

“哦?”

Loki歪头,做出一副听不懂的表情。

“小鹿斑比,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不错吗?”

“你说了……”

“好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真的认同这一点。”

Tony拉住Loki身上他给准备的白衬衫,凑过去亲了他一口。

“你也一样,Tony。”他说。

Loki扶住Tony的脖子把他更按向自己,舌头伸过去在柔软的口腔内滑动。

你的眼睛很好看。

我喜欢它里面满满只有我的样子,它看起来太清澈了,我在其中无所遁形。

“Lokiiiiiiiiiiiiiii!?”复仇者一行人走进大厅就看着靠在吧台亲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Clint立刻惊叫。

“底迪迪迪迪!?”似乎来得有些晚的雷神声音可不比鹰眼小。

“欢迎回来,cap。”边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博士peter以及幻视率先开口。

他们不太想回忆这几个月以来这两个人有意无意地虐狗行为……Tony,你还记得你家小鹿斑比造成的纽约一战让你赔了多少钱嘛QAQ

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据某个瞎了但是耳力很好的不愿意透露姓名但是职业是守门人的神说——看在都认识一个金发大胸碧眼的人的份上,Loki对那个中庭人特别在意。

据说他们组成了一个‘金发大胸碧眼伤害者协会’——by,正在给JJJ打工的某红衣制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子。

又,某个红薯又或者是紫薯先生表示——Loki和Tony在一起其实有迹可循,根据他曾经属于Jarvis的资料显示,Tony是Loki唯一一个没法用权杖控制的人,唯一一个特别嘛~

实际上,Loki当时本来作用于鼓励的亲吻并没有让Tony当天好好的面对好不容易回家的复仇者们。

他到第二天才见的。

又据说……当天好几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复仇者们当夜找Friday投投诉,复仇者大厦的隔音不太好,他们完全无法睡着。

—FIN—

【无道理,无逻辑,无根据……经典的三无产品。】
【如果有小天使愿意的话,留个评论或者意见都行~~~】
【笔芯~】

评论 ( 9 )
热度 ( 86 )

© 相叶深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