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二相/竹马】黏糊糊糊糊糊糊 1-END

【二相/竹马】黏糊糊糊糊糊糊  1-END

 


预警:

二宫和也  X  相叶雅纪

死神(杀老师)  X  贵族

【没名字二人组的拉郎ww】




最近城堡深处经常会传出来一些奇怪的声音。

 

女仆对此缄口不言,管家对手下的佣人们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试图去城堡的深处,那是贵族大人一个人的领地。

 

这座城堡有百年的历史,深处是贵族的房间,以及不知是哪一代主人留下的隐秘的囚笼。

 

贵族穿着一身丝质的睡袍踏着毛绒拖鞋翘着腿望着铁栏里的黑影。

 

黑影佝偻着身子向前移动了两分,暴露在昏黄的灯光之下。

 

是个男人,黑发黑眼——笑着的男人。

 

他屈起手指轻柔敲击着铁栏,然后用指甲刮出了刺耳难听的声音。男人有些低哑却充满着奇异韵律的声音响在过于安静的房间里——也许该称之为‘牢房’?

 

“大人,您今天倒是好有兴致。”铁栏将他的脸分隔开,无法辨得全貌,“两个小时又二十四分又十二秒……啊,现在是十三秒了。”

 

“你一直在看我啊。”

 

指尖又在铁栏上刮了一下,贵族这才蹙起眉头望着这个被关在铁栏之内的男人:“死神先生,如果你再发出噪音的话我会让你连这里都呆不下去。”

 

贵族不喜这种声音便冷哼着向曾经的第一杀手下达命令。

 

被唤作死神的男人挑眉,从空隙尚且算大的铁栏缝隙之间向着贵族伸出了手臂:“你可不能这么对待我,毕竟当初捡我回来可是您的固执己见。”

 

指尖拉长了变成柔软纤长的黄色,绕过贵族的肩畔一下一下蹭过了他的脸颊和脖颈。

 

铁栏对他形同虚设,只要死神想,他就可以出来。

 

“放下你的触手别让我后悔把你捡回来。”贵族用两根手指夹住那根细细的触手,“我想吃章鱼烧了。”

 

“真是狠心的大人呢。”

 

触手慢慢收回来铁栏之内,死神靠着铁栏发出一阵黏糊糊的笑。

 

“……这种形态基本上都可以开除你的人类籍了,别对你的恩人这么没大没小的。”贵族贴近,“啊对了,本来你就不算是人类吧。”

 

“死神?”

 

死神用手指戳了戳锁孔,再度化成触手的指尖伸了进去试图开门:“感谢我曾经任务目标的仁慈。”

 

毫无欺负的棒读语气让贵族更为不喜的皱眉。

 

“那么,现在我可以继续没大没小了吗,我已经道过谢了。”死神问。他已经记不得被贵族旧了的那天的事情。

 

心脏都缺失了部分的自己硬生生被这位贵族从彼岸拽了回来,只是被救活了的他虽然变回了曾经的英俊,但是也无法很好保持人类和章鱼形态的变化。

 

这份不稳定让贵族将自己关在了这里,以防下人看见多说什么——虽然府邸里并没有嘴碎的下人。

 

“说。”

 

贵族看着死神推开铁栏的门,他琢磨着要不要重新建一个全封闭的房间,废物利用的这个铁牢完全没什么作用。

 

啧,不爽。

 

“大人,您在想什么事情?”死神接近贵族,手心暧昧摩挲着他的脖子,“囚禁我……很好玩?”

 

手指稍微收紧,呼吸也变得困难。

 

望着贵族一直未变的表情死神的手松开,新鲜的空气灌入鼻腔,贵族仰头望着站在那里的男人气势却不输半分。

 

“不然放你出去再把我另外半个房间毁掉?”

 

那只刚才还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转而搭在了肩膀上,死神拨弄着贵族的发尾发出懒散的哼声。

 

皮肤和皮肤相碰的触感变成了另一种滑溜溜的感觉,触手极其轻易地顺着丝绸睡衣的领口钻了进去。

 

贵族垂眸望着那根黄色的触手想吃章鱼烧的想法越发强烈——他当初真的不应该看在认识的份上救出这个形态完全可以被开除人类籍的男人。

 

纯粹是给自己找罪受。

 

脖子被咬住亲吻,贵族小声地倒抽了口气,避开那根触手狠狠捏了一把男人的手臂部分:“谁给你的权利这样碰我?”

 

滑腻腻的,一点也没有皮肤相接触来得舒服。

 

死神听得分明,这样子冷声问询底下已经藏了一小份的紧绷。

 

明明……很感兴趣呀。

 

死神把这位大人抱进去了铁栏里那张算不上多豪华但足够舒适的床上:“大人,您就这么狠心让您的恋人睡笼子一个月?”

 

他笑着问,黑色的眼睛带着调侃。

 

“虽然是不小心弄疼你了,总得来说,不应该是舒服的吗?”

 

看出来贵族不喜欢触手,死神重新用双手碰了碰他:“从我刚回来那天到现在,你一直都在生什么闷气?”

 

贵族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闭上眼睛。

 

他不想说话。

 

虽然舒适但只是单人床,死神把贵族紧紧抱在怀里一下一下亲着他的眉眼,他试图让这位过分冰凉的男人露出其他的表情。

 

其实死神知道贵族生气的原因。

 

第一次见面已经是很多年前了,矜持高傲的贵族还只是个少年,他倚在窗户边上和蹲在阳台栏杆上的杀手对视。

 

那还是在他成为人人知晓的死神之前的事情了——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没人知道那夜发生了什么。

 

一定要描述的话,只能说那是个十分美丽的夜晚。

 

再见面就是死神以为自己死定的时候,天知道这位贵族是怎么把身体残破到拼图大师也不一定能拼的起来的自己给拽回阳世间。

 

恍惚之间,他听见贵族说——不准死。

 

【我很中意你……你要成为我的家臣吗。】

 

少年贵族的话他至今铭记。

 

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

 

【如果你能长成我满意的样子。】

 

都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这样子对对方说道,一转眼都已经十多年了。

 

“大人,我还活得好好的。”

 

没如你所愿成为你的家臣,先失约的我确实能惹到你生气。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把握赶出房间整整一个月!!太狠心了吧?”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链接







 

—END—






深蓝有话说:

并不怎么R但是总归是R的链接!

这次不那么丧

只做了六行

很好找哒!

我爱杀老师  X  贵族的拉郎!

感觉这对适合写剧情!

然后还是被窝塞了点尬尬的肉进去

因为害怕刹不住车写太长

毕竟这个活动。。。经不起长篇折腾

二十四题已经写完四题啦!

⁄(⁄ ⁄•⁄ω⁄•⁄ ⁄)⁄

求评论汪!

评论(21)
热度(189)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