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限定的相叶深蓝

不断开坑尝试中
如果有评论的话
会非常非常非常开心!


被朋友说过如果不是朋友的话绝对会被嫌弃啰嗦和任性的个性

懒癌晚期
但是日更勉强一下还是做到的!


相叶雅纪!!
中岛健人!!
大于一切!!







目前穷地在吃土
但是还是热衷买买买



杂食
慎fo
【别说我没提醒过啊】
严禁转载

【all雅】失忆症Ⅲ · 1

【all雅】失忆症Ⅲ  ·  1

 

叮当

第一下钟声敲响

叮当 

第二下钟声敲响

叮当

第三下钟声响了,现在你还记得我吗?

 

SA,润雅,二相,智雅

 

 

 第一章

 

做了一夜恶梦,相叶雅纪扒拉着几乎算是空无一物的冰箱最后无奈只能拿了那盒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去的速冻煎饺给自己做一顿油腻简陋的早餐。

 

他的胃口不是很好,这顿早餐吃得算是十分勉强。

 

回头看了眼可以用一片狼藉形容的客厅,他按了按太阳穴结果发现昨晚的记忆实在模糊地不得了。大抵不过是几瓶酒的事情,把自己喝到断片的感觉可真不好受。

 

用筷子戳破了煎得外皮油光闪烁却一点都都引不起食欲的饺子,相叶雅纪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了手机准备叫外卖。

 

按开锁屏,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日期出神。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

 

“就这么把自己的生日睡过去了啊……”翻了下手机记录看见了零星几封祝贺生日的邮件,格式统一地绝对是系统提醒的自动发送。

 

虽然知道自己没什么朋友,可是毕竟是生日,被这么遗忘还是让人有些心寒。

 

不是说有多受不得寂寞,毕竟一个人这么久了,可一年一次的生日啊,连父母都不曾电话过来。

 

昨天一整天都是外卖和影碟,晚上更是灌了自己好几瓶酒。胃部已经隐隐传来了不适的抽痛,也许过一段时间去医院体检就能被医生说肝喝出毛病来了。

 

“要命……”


相叶·因为是单身只能自己照顾自己·雅纪此刻第一要紧的事情就是叫一份相对温和的粥品外卖,第二要紧的事情就是把客厅滚得到处都是的酒瓶给收拾起来。

 

啊——

 

好烦。

 

懒得分类就那个大袋子全都装起来塞到厨房的角落,想着等什么时候记起来再收拾。相叶雅纪满意地点了下头就回房间想换件身上带着酒气的衣服。

 

衣柜里面塞得很满,在打开的瞬间相叶雅纪就愣住了。

 

他捏起挂在里面的一件迷彩风衣和另一件黑色军装风格的大衣:“我的?”说实话,完全没有买过的记忆。

 

扒拉了一下衣柜,相叶雅纪翻出了最起码占了一半分量的衣服——里面又是有至少一半不是自己的尺寸。

 

他的视线下移到了放内裤的抽屉,犹豫了几下还是没有打开。


外衣就算了,如果来下着都能找到不属于自己的,相叶雅纪想他可以干脆地报警算了。

 

“闹鬼啦?”

 

相叶雅纪可以拿自己做得最拿手的好菜麻婆豆腐来发誓,自己真的只断片了昨天一个晚上,而不是断片一整年——再说了,今天也确实不是明年的圣诞节。

 

所以……

 

这堆不输于自己的衣服到底是哪里来的?

 

他盘腿坐在床上发呆,再次确认了下自己确实没有其他断片情况也确实没有喝穿越之后,相叶雅纪拿了手机犹豫着想该不该报警或者是拨打物业电话要求调取监控。

 

不过说实话,其实应该先去神社拜拜比较好吧?

 

相叶雅纪感觉面对这么匪夷所思事情的自己也可以这么冷静果然是涨了一岁的功劳。虽然对自己长了一岁这种事情从成年开始就没什么实感,相叶还是愉快地为自己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最后无论是报警电话还是查最近神社在哪的动作都没能做下去——门铃适时地想起,他的外卖到了。

 

糯米粥加上甜枣干熬得浓稠可口,小菜是店家招牌的酱菜梅干和昆布的组合,香味交织成一团直直地往鼻子里钻。

 

只是闻着就感到饿极了的相叶望着粥却还是没有食欲。

 

用勺子舀了一点压着舌头往嘴巴里送,虽然感觉咽地有些艰难却也是吃了下去。粥暖暖地顺着喉咙下去慰贴了胃部的空虚,终于舒服了些的相叶雅纪又开始怀疑自己得了厌食症的概率是多大。

 

“一觉睡醒了怎么感觉哪哪儿都不太对啊。”他叹气道,压着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不适应继续吃着十一点才来的早餐。

 

真的好想吐啊,我应该吃些其他的东西。

 

嘴巴里叫着酸极了的梅干,相叶在想着自己此刻最想吃的还是些甜甜的东西——等下就去买蛋糕。

 

他这么决定着。

 

又翻出了个大袋子把多出来的那堆衣服收拾好扔进去,准备找个时间一起扔掉。

 

虽然里面有好几件是要花自己小半个月工资才买得起的名牌,但是毕竟是来路不明的衣服,扔了比较好。

 

“相叶雅纪!?你不能因为我们昨天不在家就直接扔衣服吧!!!”

 

这个声音是突然想在房间里的,相叶雅纪慢半拍的回头就看见空气之间漾开了波纹,中间裂开了一道口子并越来越大,直到一人多高。

 

苍白地像是久不见阳光的皮肤和扒着裂口边缘有着尖锐指甲的手,从洞口出现的是个男人,比起面容的俊美,相叶雅纪第一眼注意到的还是他金色的像是野兽的竖瞳。

 

“——啊!!”

 

尖叫同样是慢半拍的响起,挂在窗口的晴天娃娃下面坠着的铃铛也叮当叮当被震地响了起来。

 

相叶雅纪感觉自己心脏快停了,整个人也因为这人突然出现出声而吓得往后倒去,本以为后背肯定会和地面亲密接触并且剧痛,结果却是落进了一个并不温暖的怀抱里面。

 

“相叶雅纪,你这样我真的会以为你不愿意见到我啊。”

 

被那个突然出现的人抱住了,他从背后抱着相叶雅纪说。

 

相叶注意到这人没有呼吸,皮肤也是冰凉的。


像是……妖魔。


日本神话传说高天原有八百万神明,百鬼夜行里的各色鬼怪更是不少。从小长在这个环境里的他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完全忘记了自己从小最怕这些妖魔鬼怪的相叶掉头冲着这个人怒喊:“你到底是谁啊!突然出现在别人家里,这样很有趣嘛!?”


差点被吓死……


和妖怪比起来,人类可是要脆弱的多。


心脏这东西,还是保护地好一点比较好。

 

“啊?”

 

怀里暖乎乎的人类用极快的速度跑开了几步,像是遇见了威胁一瞬间警惕起来用后脚直蹦哒的兔子,男人愣住了:“谁?雅纪……你在问我吗?”

 

他的表情比这会儿的相叶还要无辜茫然,弄得相叶雅纪都以为自己说出来的是什么十分伤人的话了。

 

“雅纪,今天是圣诞节不是愚人节,这个不好笑。”

 

说着就想抓相叶的手腕,指尖刚碰上去就被相叶条件反射往后缩手给避开了——好凉!


诶?


男人怔愣着看向被避开的那只手,又抬头望了眼相叶。

 

好像真的伤到他心了?

 

相叶雅纪看着这个应该是妖魔的男人露出了个勉强的笑:“相叶雅纪,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他问。

 

记得?

 

本来就不认识谈什么记不记得?

 

再次确定除了昨晚喝多了之外并没有其他记忆有断片的相叶雅纪真的很想问问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他是真的没见过他呀。

 

“我是二宫和也啊,雅纪……”他张嘴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声音,“你肯定记得我的吧,别吓我。”

 

“……我们,真的见过?”

 

没有关严实的窗缝里吹进来一阵冰冷的风,晴天娃娃底下的铃铛直晃,发出的声音刺耳地像是嘲讽。

 

二宫和也看着眼前的人类用一种防卫的姿态站在几步远之外看着自己,并且问着‘你是谁’这种能够伤透他的问题。

 

他回答说:“我的名字叫二宫和也,种族是恶魔……是你的同居男友。”

 

“你不记得了?”

 

心脏在疼。

 

虽然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百年。

 

只是缺席第一个本应该和恋人一起度过的平安夜,结果一切都变了。

 

他的人类问——你是谁。

 

他应该怎么回答?

 

我应该是你不能忘掉的那个人啊——二宫和也伸手想碰他,可是人类还是避开了。

 

 

 

Nino的身体很凉也没有关系哦,我是热的。

 

Nino是恶魔不懂人类也没有关系,我懂的。

 

Nino明天要回去地狱一天也可以,我一个人没事的。

 

 

 

 

哪里是没事的样子啊!

 

真的没事的话……你倒是给我记起来啊!!!

 

 

 

 

—TBC—

 

 

深蓝又话说:

失忆症第三部上线!

第一部是四个人不记得,第二部是五个人都不记得,这次只有一个人不记得。

不会虐哒!

我对失忆症是真·爱得深沉。

第三部是缘更哦_(:зゝ∠)_

世界观的话,跟见鬼了类似

会出现见鬼了的里面很久不见的人物

没看过见鬼了的可以忽略www



评论(19)
热度(61)

© 高円寺深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