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深蓝

不喜欢我的请直接拉黑我

【二相 杀老师(人形)&仓田健太】STK 5

【二相  杀老师(人形)&仓田健太】STK

 

简介:世界第一的杀手为了男朋友大战STK。

 

暗杀教室&欢迎来我家



(5)

门口被装上了监视器,前后门的锁也都被换了。

 

榎本给健太大致解释了一下这个锁的功用,结果就是杀老师憋在一边玩手机而健太满脑子都被辅助锁给洗脑了。

 

“死神。”离开之时杀老师主动提议送榎本离开,榎本在离屋子很远的地方才再开口说话。“我想你应该不需要我提醒你仓田一家都是很普通的人吧?”

 

“榎本酱~你是在担心我还是担心健太他们啊!?”杀老师的胳膊搭上了榎本的肩膀,笑嘻嘻的,“没事的啦,我有分寸的。”

 

“……还有一件事,这次没收钱算你欠我的人情。”

 

“……榎本酱~~~~~看在咱们好歹算是这么多年的好搭档就别这么抠门了呗!”杀老师捂心口,哭。

 

榎本当做没有看见他一脸哀切的样子语调不变:“我先告辞了。”说罢就上车开走了,徒留杀老师一人被风刮了一脸的沙子。

 

我去,要不要这么狠心啊。榎本酱自从迷上当侦探破密室之后就没以前那么可爱了,心塞啊。

 

“健太,这下可以放心了哦。”回到屋子里他对健太说,很自然地伸手轻抚了一把健太的头发。“基本应该是没问题了的。接下来等那位STK桑再出手然后捉住就好。”

 

掌心揉蹭着健太柔软的头发,健太缩了一下肩膀却没拒绝这份亲昵——毕竟せんせい这也是帮了大忙了,只是摸摸头发也没有什么的啦。

 

嗡嗡。

 

手机响了,是邮件。

 

杀老师掏出手机瞥了一眼邮件的内容:伊莲娜·耶拉维奇入境。

 

呜呜呜~~~~(>_<)~~~~,为师的老朋友们都来了啊。不过也要你们能先找到为师才行啊。

 

Fufufufu~问题是你们找得到吗?

 

拉着健太倒在了沙发上,自己就像没骨头一样瘫在了他的怀里:“饿了——”

 

“我马上要去上班了……せんせい你要一道跟我去吗?我知道路上有一家很不错的店哦,很好吃的!”健太想了一下蟹江先生平时的样子作风,大概应该没问题的吧。

 

“要去!”他回答,茶色的漂亮眼睛看着健太。

 

ドキドキ

 

健太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やばい

 

……

 

机场。

 

因为有些同学下午可能有课有些还不是在东京,基本上是能赶来的人都赶到机场了。

 

赤羽业,潮田渚,茅野枫,矶贝悠马,速水凛香……几乎已经是大半个班级的学生都到了,一小团人聚集在机场还挺醒目的。

 

“嗨~”拖着行李箱的金发美人踏着黑色高跟鞋缓缓踏过地面,美人伸出涂了粉色指甲油的手朝少年少女们挥了两下。

 


“老师!好久不见!”想了两秒还是省略了带着调侃的称呼直接叫了老师,用最真诚的笑脸迎接着几年不见的杀手老师。

 

“well~现在我想我需要去豪华宾馆泡个热水澡做个SPA。”伊莲娜噙着艳丽的微笑说,“小朋友们,明天下午到以前那个旧校舍的后山来……要抓住那只章鱼可得好好部署一下啊~”

 

矶贝悠马颇有些绅士风度地拎过来伊莲娜的行李箱:“碧池老师,杀老师现在不是人形嘛!?”

 

女杀手轻哼了一声:“那也改不了他之前是个章鱼的事实!”

 

虽然说死神的本来面貌真的帅气到不得了她也忘不了那个黄色大章鱼在她杀手生涯里带来的屈辱——她还是第一次杀一个人这么多次没杀掉的啊!岂可修!

 

“啊啦啊啦~老师明明就是傲娇嘛!”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大实话惹得女杀手瞪过去只能看见一张张无辜极了的脸。

 

“……这么多年不知道伸手有没有长进,怼老师这一点倒是没有退步啊。”本来是想高冷嘲讽的,但是伊莲娜看着这群学生的表情却只是发出了一声轻笑。

 

什么啊,这群小鬼。

 

完全没长进啊!

 

……

 

健太说得那家店是一家简餐店,人气还蛮旺的,排了十几分钟的队才买到了他俩的早餐——两杯奶茶和两块芝士蛋三明治。

 

其实对食物并没有什么特别要求但是在章鱼时期却对美食表现出了百分之两百的感兴趣,杀老师一手三明治一手奶茶吃得起劲,他这会儿坐在健太的自行车后座上而健太自然是在努力踏着自行车咯。

 

就算给小孩子说他其实是世界第一的杀手也不会相信的吧?谁家杀手吃白食走路还要人带的啊?

 

无数被死神或者被杀老师给打败的杀手对于自己竟然败在这种人手下这个事实而感到万分的痛心。

 

“欸~~~这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杀老师看着这间办公室里的环境,“还真是……别致啊。”这乱中有序脏中又挺干净的环境是怎么形成的啊喂!?

 

明日香还没来,蟹江先生又在以一个扭曲姿势盘在榻榻米上睡着了。

 

“我也说不清我算是做什么职位的啦,这是家杂志社。”算是稀里糊涂在这里就职的,现在健太也不过就是第二天上班而已,对于做什么是真的有些一头雾水,“大概就是做摄像和撰写之类的工作吧。”

 

对于换工作这件事还完全没有实感的健太轻手轻脚地把包给放下来才准备吃自己那一份早餐:“因为STK的关系所以原来的公司也没办法继续做了呢……能在这里工作真的很幸运了呢!”往嘴里塞了一口三明治,还温热的奶茶抚慰着有些空虚的胃部,他满足地眯起眼睛。

 

杀老师拿了一张空的凳子到健太边上坐下来,手撑着下班安静地看着健太的侧脸。

 

很帅气的人。

 

嗯……大概只比自己差一点点。

 

身材也挺不错的,甚至还比自己高了个几厘米。

 

除了他只是普通人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什么缺点了。

 

“せんせい,你看着我干嘛很奇怪诶!”他压着嗓子问,声音小小的确保自己不会吵到还在睡着的蟹江先生。

 

杀手先生放下了撑着自己下巴的手臂,看着健太。

 

逆光的角度让他看健太的时候对方就好像镀了一层天使的白光,单纯干净。

 

“健太君……我可以亲你一下吗?”他问。

 

……

……

……

 

欸!?

 

大脑就差把那短短一句话从字的写法拆开来分析,对方的嘴唇就压过来了。

 

一触即分,杀老师从对方嘴唇上尝到了淡淡的奶茶的甜味。

 

不讨厌啊。

 

所以自己就是喜欢他了吧?

 

“せんせい?”

 

健太轻轻喊了他一声。杀老师的手指附上了健太的脸颊:“害羞了?”

 

嗯,有一点。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方充斥笑意的眼睛。

 

“不用害羞哦~毕竟是我主动的嘛!”杀老师又亲了一口健太的嘴角。

 

仓田健太,二十代的普通青年。

 

除了突然出现的STK之外基本没有什么特别困扰自己的事情。

 

前一天捡了一位漂亮过头的男人回来,然后发现自己似乎变成了那一边的人。

 

今天

 

他确定了

 

原来自己真的已经变成那边的人了。

 

“キス?”他捉住了杀手的衣袖,耳尖滚烫。

 


评论 ( 10 )
热度 ( 75 )

© 相叶深蓝 | Powered by LOFTER